|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14章 ……故意的吧
  所以梓箐让炼天炉将里面的人全部放出来,平稳地放到旁边一片空地上……

  足有数百人。 .

  神识扫过,这些人除了大部分都是身怀武术的凡人外,竟还有几个修仙者。

  他们形容狼狈,料想刚才那炎魔龙在地心暴动的时候,他们在山腹中没少受罪,能捡条命算他们命大。

  此时尽皆面露惶恐之色,惶惶然,朝四周看去…

  好一会才神魂归体,恢复了意识。

  这些幸存者确认自己是真的还活着后,有抱头痛哭的,有相互询问安慰的,也有仰天大笑的……

  想着先前经历的一切,真如噩梦一般。

  可是他们的初衷不过是为炎龙山送祭品,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而已。

  可是就在他们正要将那祭品的女子送进深渊之口时,被一个陌生女子拦下,然后,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深渊之口深处就传来轰隆的声音,地面开始颤动起来……

  他们认为是自己没有及时将祭品送入深渊之口,从而惹怒了炎龙。

  在山口外等候的人感觉不妙,于是直接折返,边逃边喊……想警告下面城中的人,炎龙出世,赶快逃走。

  他的警告声正好被梓箐听到……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当然,这是梓箐自己捋出来的脉络,她此时也没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来弄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当务之急是把这炎魔龙的事情搞定。

  就在炼天炉将幸存者送出自己独立空间时,那炎魔龙处于完全的狂暴中,整座山峰已经被它的紫魔天火融化成红亮亮的翻滚着滔天巨浪的岩浆。

  心中倒吸一口冷气,现在可不是直接撤去炼天炉的时候啊。

  人群中传来嘈杂的声音,梓箐的视线落在一个青袍女子身上……

  呃,这世界真是小啊,没想到才刚出门就又遇上了。

  玉容也很是意外,前一刻还以为他们就要被炎魔龙一口吃了或者被紫魔天火烧死呢,下一秒就现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炎魔龙身上喷的魔火并没有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被一种强大的能量隔绝在一个空间里……然后,她就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还有周围熟悉的人。

  玉容回过神,看向梓箐,秀眉微蹙:“你怎么会在这儿?”

  本来以为自己再次看见这个女人会很愤怒,却现故作冷漠的声音中竟带着一丝丝连她自己都很意外的关切之意。

  刚才那么危险……

  梓箐随口应道:“路过而已。”

  的确只是路过,然后顺便出手。

  “丝雨,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薰兒从人群中疾步上前,天真的神情中惊喜和疑惑交杂。

  凑近梓箐,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道:“你你不是在上神之国吗?是不是那里的人欺负你了?”

  玉容一看到薰而凑过来,眉心微蹙,说不出的厌恶和烦躁。不过现在她们两人是主仆,关系肯定比自己这个外人亲密多了。

  本来刚才有一些话她是想跟梓箐说的,现在见此,也默默地转过身,去给其余幸存者做思想引导,或者用自己的灵力帮助平息躁动等等。

  且说梓箐见薰而这幅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呵,她现在才会想着自己那身无所长的侍女在上神之国会不会被欺负了?

  在原剧情中,她直接以自己要寻找所谓真爱的名义,不顾逃婚会不会给自己的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更没有考虑过如果侍女身份被戳穿会不会被神魂俱灭……这一切的一切她可曾想过?

  反倒是后来,她见到原主后,觉得原主霸占了她真爱的男人而感到无比委屈,于是引来男主对原主更加的漠视和羞辱……

  ……梓箐收回心思,谁叫这是女主舞台呢,站在别人的舞台上难道自己还想去当主角不成。

  梓箐现在只是想从这个舞台上抽身出来,她不会跟一个心思单纯的人去计较这些。

  所以,当务之急是将这对“劳燕分飞”的男主女主之间的“误会”解开,开诚布公,不就正好免去男主女主之间的猜忌误会了么。那么所有的矛盾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就在正要将她和羽旦此行目的告诉对方,

  “你要找的心……”上人就是你父王给你许配的丈夫,本来很简单的一句话,不用一息时间就能说明白的。

  可是梓箐才刚一开口,薰兒就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抢过她的话头,笑着说道:

  “哦,我知道了,那你肯定是想我了,所以才来特意找我的对不对?”

  梓箐想,这丫头刚才压根儿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所以完全没有听自己说话啊。

  梓箐坚持不懈,这次她是铁了心要把真相说出来的。于是顺着薰而的话,真诚地道:“不是我想你,而是有人想你,这次我便是陪他专门寻你来着。”

  薰兒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有人想我了?谁啊?”

  她记得只有自己的侍女在上神之国,那里自己一次都没去过,一个人都不认识,怎么会有人想自己呢?

  梓箐说道:“是……”

  “啊,天呐,丝雨,你你身上怎么也有灵力波动的?”薰兒的夸张的惊叫声再次打断梓箐的话。

  然后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围着梓箐转了两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打量几遍,“是真的欸,竟然已经有元婴期的修为了,跟我差不多了……”

  薰兒嘟着嘴,秀眉微微皱起,“咦,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是不能修仙的,怎么现在这么高的修为了?还有,你拜哪个上仙为师啊?修炼度这么快?丝雨,你有这么大的机缘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这些日子来白白为你担心。怕你一个人在上神之国受人欺负……”

  梓箐没有抢话和打断别人说话的习惯,可是却现薰兒一开口就有些收不住头。

  她不得不双手扳过对方肩膀与自己对视,神情郑重地说道:“薰兒,你先别这么着急,这些事情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但是现在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其实你让我为你替嫁的男子正是……”

  “孽畜,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