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11章 底气(为happyhecatd盟主加更2)
  “成为主子的替嫁女,地位卑微,不被待见,大概没有人会去想一个低贱侍女的感受吧。处在这样尴尬境地并非我所愿,可形势迫人,我认了。”

  “你对我只有的轻蔑与漠视,以及赤果果的理直气壮的利用,莫非还期望别人对你能倾心相待?现在既然已经出了逍遥宫,我们之间那层虚假的夫妻名义也不需要去遮掩了,所以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再装的很热络亲近的样子。”

  羽旦鼻子冷哼一声,很想说“谁想跟你热络亲近了?”

  只听梓箐继续说道:“如果是扮作侍女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在人面前少不得还要有一些亲近的动作和言语,不如做个萍水相逢的江湖侠客结伴而行算了。”

  “到时,当你找到你的薰兒后,便可以直接领回去成为真正的太子妃,而我也不需要再来个什么身份转换。”

  虽然梓箐声音轻缓,语气平和,但是意思却表达的很明了很干脆,甚至有些犀利:那就是绝不想跟面前这个男人再有丝毫关系了,即便是装侍女装主仆,都不行!

  这样的拒绝让羽旦无从反驳。

  可不是么,他本来就是不喜欢不待见,瞧不起这个女人的。若不是顾及掩盖薰兒逃婚的事实,以及从她这里得到薰兒行踪信息,他早就……

  不过现在当对方主动提出要与自己保持距离时,虽然很是不屑,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貌似这样的高冷拒绝应该由他提出才是。

  脑海中不由得冒出一些奇怪的念头:难道是自己的魅力值不够?凭什么连一个小小侍女都敢嫌弃自己?

  羽旦脱口而出:“莫非你是觉得我还没资格当你的主子不成?”

  梓箐很想回一句“你的确没这个资格”,不过神情很平静地应道:“上神之国,就是凡人眼中的天国,随便一个人就能在人间呼风唤雨,更何况殿下乃上神之子。能成为殿下的仆从也是普通人不知多少世才能修来的福分,所以,我并不觉得自己现在有这个福分去承受……”

  可不是么,凡是跟男主沾上边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要么是对其忠心不二的死士,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为男主当刀子;要么就是对男主有觊觎之心的心怀叵测的恶毒女人。

  梓箐说的是事实,但是羽旦对这样明目张胆的恭维之词并不感冒,挥手,隐含怒意道:“够了。既然你不想当我的侍女就罢了。”

  一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梓箐就放心了。

  现在必须当机立断,与这个男人保持安全距离。

  毕竟在原剧情中,所有的矛盾的起因和焦点都是因为丝雨和玉容跟女主大人抢这个男人而引起的。

  以梓箐对原剧情中女主大人的理解,应该就是那种在绝对完美的环境中长大,心无尘埃,所以心性才会那般单纯和天真,对爱情才会那般执着。

  梓箐虽然有点吐槽女主的成长路都是那些女配们给她铺垫的,但是就女主个人而言,她是真的纯真,若不然她也不会毅然决然地放弃那般完美的婚姻,而选择浪迹天涯去寻找她的真爱。

  所以,如果自己表现的太亲近了,即便没跟她抢男人,她也会觉得自己的侍女在跟自己抢男人……也会让她敏感而脆弱的小心灵受到伤害的。

  所以,为了不要让自己再重蹈原主覆辙,以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将彼此的界限划分清楚才是。

  梓箐用吃代替修炼,随时手上拿着灵果啃着,一路走一路吃。

  一点也不耽搁行程,在享受美食的同时还能修炼,简直是没有更美的事情了。

  于是羽旦耳边不时传来或“咔嚓”或“吸溜”的声音,尽管梓箐动作已经够轻柔够淑女的了,奈何修真者的五感都十分敏锐,再加上心情莫名烦躁,这样的动静在他识海中无限放大。

  最后忍无可忍,终于挂不住自己一贯的高冷范儿,朝梓箐吼道:“你能不能不要一直吃一直吃了,有点女孩子的样子好不好?”

  所以为了别人眼中的“女孩子的样子”自己就应该去迎合别人的喜好吗?

  梓箐愣了愣,停下吃东西的动作,很是认真地问:“你是在命令我,还是……在给我建议?”

  “什么?”羽旦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怎么感觉自己的思维跟这个女子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一样?

  梓箐很耐心地解释:“虽然先前我并不同意我是你的侍女,但是不管从身份地位还有……实力,你都占据绝对优势,所以,如果刚才你说的话是以命令的方式的话,我会识时务地照做就是。可是如果只是建议,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来要求我……还是以这么恶劣的不耐烦的态度,我想我是不会在乎的。”

  随着距离上神天国越来越远,自己的实力增长,还有整个农场空间作为依仗,梓箐感觉自己也越来越有说话的底气了。

  先前在上神天国,梓箐怕自己进入农场会引起法则波动,从而引起大能者的注意。

  可是现在离开那个范围,若是真有危险来临,她随时可以利用农场空间做到瞬移,玩儿都能玩死他。

  因此,有了完全的自保之力的情况下,梓箐说话自然就没有先前那么的客气了。

  羽旦很是认真地看着梓箐,“知道么,你真的很与众不同。难道你真以为是因为你帮着薰兒掩盖身份才留你一条命的吗?难道你真的以为没有你我就不能随便找一个人来代替吗?”

  呵,所以自己还要谢谢他的不杀之恩?

  如果是以前,梓箐会觉得对方在绝对强势时不杀自己是一种恩德,但是现在,当她自己也能站在实力巅峰时,却并不觉得自己不杀别人就是对别人的恩德,而是——她根本不需要用别人的人生来成全和彰显自己的人生和成就。

  梓箐也很认真地说道:“我不在乎你们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和利益,而再去找别人来陪你们演这场戏,但是现在,我的命不是你说留或者不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