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10章 安全距离很重要(为happyhecatd盟主加更1)
  果真不愧为一个超级世界里的上神之国,这里的灵果品质上乘,一点不输与自己的农场空间,最重要的是品种还非常丰富,有一些甚至是她农场空间没有的。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现在可不是她装大家闺秀装矜持的时候,也不需要要给别人留下高大上的印象。

  因为即便自己如此费尽心机和周折从这里只拿一个水果出去,人家也不会立马对自己“刮目相看”。

  反之,若是自己将这里全部扫走,也不过是应了他先前装大款的承诺而已。

  嗯,还有原主那一份。

  原主虽然背着恶毒女配的名声,可事实上何尝不是他们一步步把人家推到那个位置上去的?!

  而且原主在逍遥宫中,因为是凡人体制,即便吃灵食只能浅尝辄止,否者那些不能消耗和吸收的能量就要变成脂肪堆积……唔,太可怕了。

  所以,这次算是把原主那一份也一并收回!

  梓箐意念一动,神识从一个个储物箱中扫过,里面的灵果便纷纷落入到她的农场中。

  管事见梓箐很快就从储放灵果的分区出来,并不以为意,昂着头,轻蔑地道:“太子妃可将东西都选好了?”

  稍微识趣点的肯定就会知道别人是在告诉自己“见好就收,不要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梓箐却只听进去了对方的字面意思,很是真诚地回道:“嗯,拿了点水果,再去看看丹药和灵石吧,这对修炼也很有帮助。”

  管事嘴唇嗫嚅两下,狠狠瞪了梓箐一眼,停顿片刻才带梓箐过去。

  灵丹,梓箐并不看重。因为不管在什么地方,灵丹的价格都是原本药材价格的数百倍甚至更高,如果将这些瓶瓶罐罐收走,恐怕再高傲大度也绷不住。

  更何况她有小炉在,炼制灵丹的成功率和品质都比这些高的多好的多。

  所以梓箐更希望在那些全株的灵药以及种子的灵药中寻找自己农场中没有的,将自己的农场的药物明细补全。

  运气还算不错,找到几十种,不过都需要在特殊环境下生长。

  这个好说,梓箐就直接从农场中划分出一片区域,然后略微改变其法则就行了。

  剩下的是灵石……

  上次梓箐为了抵御宇宙大劫,可以说将自己所有老本儿都掏出来了。

  包括先前积攒的财富以及从门族那里收刮来的,统统消耗个底朝天。

  所以现在看见灵石就眼睛冒光。

  再说了,她可不是个喜欢辜负别人“好意”的人。既然人家都说了“随你”拿,如果客气的话,不就是间接地看不起人家的财大气粗,间接地羞辱人家言不由衷的本意吗?

  所以,梓箐毫不客气,将所有极品和中级灵石统统扫进农场。

  算一算,乖乖……只是极品灵石就足有千万之多,还有中品灵石……简直比以前在整个剧情中的收获还多。

  梓箐再次感叹一下这个超级剧情世界,不过,胥竟然舍得将这么肥的流油的世界当作诱饵,看来的确下了一番本钱啊。

  她依然很快就从分区库房中出来,管事当然不会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能收走那么多东西。更想不到对方会有容下那么多东西的空间。

  然后带梓箐进入材料区。

  照旧,首先将制作古傀儡的材料统统扫走。然后让方和灵虚挑选……

  一番扫荡后,梓箐笑意盈盈地从库房中出来。

  此时距离她进去,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

  羽旦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出来了,一边问“可满意了?”一边传音询问管事“怎样?”

  梓箐连连应道:“还可以吧。”

  同时管事也通过传音将里面的情况细细告知……毕竟梓箐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对方有一个无限空间,根本想不到对方的神识和精神力所涵盖的范围比他们所有人都高。所以在顷刻间就能将神识锁定的物品转移进入自己的空间中……

  所以当羽旦想要用自己积攒许久的财富去筹建一支超级战队时,才发现库中空虚……才想起上次让那个女人进入自己的库房,懊悔不迭,大意了啊。这当然是后话。

  此时以羽旦的自信,他是万万不会想到这个普通的小女子能将自己的库房搬空;以他的高傲也不可能现在就进去查看。

  且说梓箐经过充足准备后,终于与羽旦两人成行,踏上一同寻找女主大人的旅程。

  羽旦要乔装改扮……嗯,主要是长的太玉树临风了,所以想要将自己身上的光华掩去一些。

  梓箐说道:“不用乔装,你只需要把头上的灵宝玉簪取下,将身上的天灵宝衣换了,腰间的极品宝玉摘下……基本上就和普通人差不多了。”

  羽旦脸顿时黑了下来,目光犀利如刀……梓箐轻描淡写地撇过头。完全没感觉到啊。

  不过羽旦最后还是将身上拉风的宝衣换了,仍旧是一件白色袍服……只是头顶的宝簪和腰间的宝玉并没有取下。

  他见梓箐眼睛在自己身上巡视,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解释道:“那个……这两件是防御法宝……”

  梓箐嘴角不经意瘪了一下……呵,以他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在凡人界横着走好吧。连身上防御力最强的宝衣都换了,却要把玉佩和簪子留下……完全就是为了附庸风雅,仍旧想要保留一点自己与众不同的气质吧。

  梓箐懒得再说,或许人家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呢。

  羽旦对梓箐道:“你也乔装改扮一下吧,就扮作我的侍女。”

  梓箐干脆利索地回绝:“不好。”

  再次被忤逆,羽旦眉头皱起。

  梓箐继续道:“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彼此都了解对方的底细和目的,就不用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了。于我而言,从当初为她替嫁开始,我就不再是她的仆从,现在既然你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只是一个为了保存你们之间关系不被揭穿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