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08章 经验总结出来的铁律
  貌似在这样的冷清中还沉淀了一份与往日不同的宁静、平和之气。

  就像是他曾经在父亲闭关的洞天福地外所感受到的气息一样。

  莫名,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从心底蔓延开来。

  刚走到寝殿外面,就感应到宫殿内的所有禁制全部开启,而且其中还参杂了一些陌生的禁制。

  他发现即便以自己主人的身份,只稍一触碰,仍旧会被里面的人知晓。

  他并没有贸然触及,而是就这样在禁制外停下,看向明媚光线下的宫殿深处,若有所思。

  如果此时用神识扫过的话,就会发现刚才有一个暗影人从他身边离开。

  ……梓箐对修炼之道驾轻就熟,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就从原本的仙术一层一路飙升到五层。

  五层到六层是一道坎,而且她这段时间疯狂修炼,想必聚灵阵将周围灵气抽的差不多了。

  在还没有被有心人发现这里不同之前,她最好拿捏好度。

  强压下想要一直修炼下去的冲动,收功,调匀气息和经脉运行。

  一番梳洗后整个人神清气爽,更多的是实力带给她的成就感和底气,有底气,要背都能挺的更直了。

  掐指一算,现在距离玉容找她过去三个多月,而且在她闭关修炼期间,玉容一次也没来找她。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先前的当头棒喝奏效了,她现在已经去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二是失败,正在如同原剧情中那般,玉容因为嫉妒因为不甘心而疯狂地去给女主大人设置各种障碍,然后一步步的亲手将女主大人退向人生赢家的巅峰。

  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都轮不到梓箐去操心。

  她自己都还没有在这个视界完全站稳脚跟呢,嗯,实力是硬伤。

  那些下人们貌似也完全忽略了她这个“主子”的存在一样,整个太子行宫里清静的很,而这也正是梓箐想要的。

  跟那些奴才去争较一时长短,不管是自己赢了还是狠狠把那些人修理一顿,都是在浪费自己宝贵生命值。

  当梓箐撤掉寝殿外的禁制时,伴随着突兀的拍掌声,一个凉凉的声音传来:“真是看不出我的太子妃还是个修炼天才,这才短短三个月时间便到了虚神之境……莫非当初告诉我她的地址只是想故意将我引开?”

  羽旦隐含怒意,当时他在她说的地方没遇到薰兒时,甚至想要顷刻间毁掉她的冲动。

  可是当他回来就接到跟了自己几十年的最贴心的侍女要离自己而去,或许也跟这个女人也联系时,让他不由得按捺下心中的躁动,而耐着性子在外面等着对方出关。

  此番,当他真正看到对方坦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却又有一种莫名的紧迫,就像是对方……真的是太子妃,是一个让他不容轻视不容随意揉捏的大人物!

  明明就是一个凡人界王国小公主身边的一个贴身侍女,是因为替嫁才阴差阳错成为了上神之国的替嫁太子妃,一个冒牌货,却流露出让人不容轻视亵渎的从容气质!

  梓箐看到约旦突然出现在面前,心中只是微微诧异一下便恢复平常。因为布置了数道阵法,即便是阵法大家也不可能在毫不惊动她的情况下闯入,所以她非常放心地修炼。只放出了一丝丝神识境界,而不会将神识覆盖周围所有地方。

  看样子羽旦不仅没有触动禁制,而且还在外面敛息等待了一些时间。

  梓箐不由得想到,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身为云霄宫主人,那么高傲和冷漠的人,宁愿在禁制外面等自己一个小小侍女的修炼?

  梓箐听对方说话带刺的语气,就猜到自己上次给他的关于薰兒的地方,他肯定去扑了个空。

  她先前只是告诉羽旦,在原剧情中的这个时间段女主应该出现的地方。

  现在自己这只“蝴蝶”已经扇动强劲的翅膀,改变了一部分剧情,自然剧情君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所以羽旦此番扑了个空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一瞬间,梓箐脑袋里就捋顺思路,顺口应道:“如果不是你自己那么渴望想要让我陷入茕茕孑立之境,如果不是你那么急着要去找,就算我怎么故意,又能奈你何?”

  羽旦身体蓦地一凌,愤怒让他气息变得暴戾,有一触即发之势,不过旋即又将这股躁动按捺下去。

  他可是堂堂上神之国的太子呢,以后不仅坐拥天下,还有可能进阶成为真正的神仙。是外人眼中高冷孤傲的,怎会随便就被一个侍女给激怒了?

  羽旦冷哼一声,声音凉凉地道:“哼,你以为你修炼这么快你就能成为真正的太子妃了吗?在我心中你们这些心中充满了糟粕念头的人,连薰兒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完全是情急之中的脱口而出,本来想用这样的话让这个女人死心,不过貌似他估计错误。因为梓箐压根儿就对这太子妃的位置以及对他,都不感兴趣啊。

  所以,羽旦并没有看到这个女人预期中的愤愤不平,然后诘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努力都比不上她?”“我究竟哪里不如她了?”

  梓箐轻飘飘地道:“如你所愿,我并没有想要成为那啥真正的太子妃。对于我而言,你除了你背后的身世和头顶的光环外,就剩下一幅皮囊,而这幅皮囊在我眼里也不过尔尔……”

  她是活了十来个纪元的老怪物了,主神空间里什么样的绝色男子没见过?至于他的光环,还不如自己努力挣两个光环戴在头上更稳当呢。……

  梓箐通过无数任务总结出来一条铁律:

  如果一个女人因为男人的光环而费尽心机的想要去“沾光”的话,那么无形中就把自己变成别人的一个附属品,以及将自己的人生主动权交到对方手里。而后,自己人生的主题就变成了怎样获得男子的欢心和爱怜,以及怎样去运筹将其她想要和自己一样来“沾光”的“虚荣女人”挡在外面,周转在各种与天斗与地斗与女人斗的旋涡中,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