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06章 原来是女主大人
  没错,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原剧情中的女主大人。.

  当初父王制定婚姻时,因为心中念着对她有救命之恩便一见倾心的男子,于是便让自己的贴身侍女丝雨顶替自己嫁了。

  而自己乔装改扮溜出皇宫,名曰是为了找自己心上人,可是这天下之大,而且当初对方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信息,所以她此刻纯粹就是在那里漫无目的的闲逛。

  就像今天这样,仗着自己修仙,有法术和灵力傍身,顺便干点“行侠仗义”的事情。

  以前原主在女主身边时,不仅要充当对方的军事和智囊,而且还要给女主被黑锅。

  上次女主撞破的拐卖童女的案件,也是因为女主直接跳出去指着对方,嚷嚷“你们还有没有良心道德”“我要报官,将你们绳之以法”之类的话,偏偏她此时还不用法术对付这些穷凶极恶之人,却只用那三脚猫的俗世武功……于是乎分分钟,两人就被抓了起来。

  就算是一个傻子,见两个小姑娘如此戳破自己的罪孽,恐怕也会恼羞成怒直接来个杀人灭口吧。

  不过因为她是女主大人啊,所以这些人并没有将她们直接杀死。然后便各种的通过折磨原主而要挟女主的戏码。

  ……此时,躁动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天下为公”,于是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声势浩荡。

  薰兒一幅“为民请命”的样子,伸手虚按,“大家放心,这些为富不仁的不义之财本来就属于大家的,等会我就去拿来,让大家都有钱去买衣服穿买粮食吃有房子住……”

  此话一出,顿时整个场面变得无比亢奋和热切起来。

  还瘫在地上的锦袍男想爬过去抱着对方,却被硬生生气晕了过去。

  玉容眼看着这些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将远近的人全都吸引过来了。

  照此下去,这里恐怕就有一场浩荡的动乱。

  人们只想着去将富人的钱抢来,不事生产,那么他们又到哪里去买东西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为富就会不仁”,相反,正因为有,才会有慷慨的资本。而那些穷的却连慷慨的资本都没有,才会由内而外散出悭吝恣睢的品质。

  就像刚才,在没有任何利益诱惑之下,对别人的痛苦喜闻乐见,聊的津津有味,可是当那女子将银子抛撒在地上时,分分钟变成势不两立的仇人……如果是真正富有或者有真正的骨气的人自然不会是里面哄抢中的一员。

  玉容见场面越来越不受控制,原本只是一场劫富济贫的好戏,却不料变成一场暴乱的开始。

  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实在看不下去了。

  既然自己在这儿了,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生。再说,地上那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就因为自己是富甲一方的员外,然后就活该被抢?又是何其无辜?!

  玉容知道自己现在不管说什么,这些瓜众们的脑袋里只有怎么把富人家的财宝据为己有,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的。

  索性,伸手一挥,一包强效迷药散入空气中。

  片刻,人们便软软地倒了一地。

  薰兒看着这些围着自己热切嚷嚷的人怎么全都倒下了,还有些惊异,抬眼一扫……竟然还站着一个。

  她见对方穿着那种飘逸的纱裙,一看就是比自己以前在皇宫穿的那些材质还要高级许多……所以刚才肯定是她在搞鬼!

  薰兒对玉容怒目而视,指着玉容鼻子叫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对他们?”

  玉容冷哼一声:“很难想象你这样的蠢还能活这么大,你都知道问别人‘凭什么’,为什么不问问自己又凭什么去掠夺别人的财富?因为自己是女的?因为自己长的好看?”

  薰兒见自己身份被识破,一跺脚一扭肩膀,“你,你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玉容感觉如果自己再跟对方聊下去,分分钟就把自己智商给拉低了。

  懒得跟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奇葩继续较下去,冷声道:“白痴,如果不想自己被这些醒来的人把你生吞活剥了,或者说你真的想成为他们造反的头领的话,最好现在马上立刻乖乖的滚蛋。”

  “你,你竟然骂我?”薰兒哭起来。

  玉容懒得理会,正欲离开,一声惊雷般的吼声从云层中传来:“究竟是谁敢欺负我家徒儿……”

  只是这一声,玉容就感觉到对方浑厚的真元波动和高深的修为,在凡人界绝对算得上翘楚……不过在上神天国之中,只能算普通货色。

  好吧,即便如此,她也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

  玉容顷刻间就为自己身上撑起能量罩,唰地,一条神龙筋炼制的如意鞭落入手中,严阵以待。

  须臾,一阵劲风刮过,一个酱色袍服的须皆白的男子从云层中冲出,唰地落到薰兒和玉容之间。

  薰兒一下子惊喜地扑了过去:“师傅,师傅,你总算来了。她,她欺负我。”

  云尧子轻声安抚薰兒,“薰兒乖,有为师在,没人敢欺负你。”

  轰地一声,玉容感觉自己脑袋里有一头洪荒猛兽在蠢蠢欲动。

  什么,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尧子和……薰兒?

  云尧子是这个凡人界中以普通的双灵根修炼到天人之境的人,可以说半只脚踏入仙界了。而且据说他善占卜天道,奈何性格乖张……现在看来果真如此,竟然收了这样一个徒弟。

  玉容视线落在那个单纯的不要不要的女子身上,口中下意识道:“薰兒?你就是那个薰兒?”

  薰兒见有人来给自己撑腰,脖子一梗,“哼,薰兒就是我,难道还有谁叫这个名字的吗?”

  这样子或许她自以为很萌很纯,但是落在玉容眼中,明明一个二三十岁的人了,还做出这样的动作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原谅她真的不懂欣赏。

  她不由得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所以,自己跟着他上百年,出生入死,却还不如他与这个天真小丫头初一相见的感情?

  这个念头让她心中莫名的忧伤,失望……还有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