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05章 行侠仗义不是这么滴
  “救命啊,救命啊……放开我,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熙攘的街道上传来一个女子带着怒意的哭声。

  人们循声趋之若鹜,很快,在一个炊饼摊旁边就围起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有人为了看热闹,兴匆匆地挤过去,差点把别人的摊子掀翻了。

  这些人一脸笑意的热切地朝场中看去,不时指指点点,跟旁边人满面兴奋地讨论着:

  “啧啧,这小生长的倒是挺俊俏的嘛,看不出穿的这么好,竟然会去偷东西呢。”

  “可不是么,你看,他还抓着人家的钱袋呢……”

  “不过我听说这周员外家真是有钱啊,上次嫁女,接连三天大宴席,所有人都排着队的吃。而且每一桌都是足足的份儿……”

  “就是就是,那个外地穷书生真是好命啊,不仅不用入赘,听说周员外不仅为他们买了宅子,将半个员外府都办过去了,还资助他考取功名……”

  人们说着说着就扯到天边儿了。

  玉容觉得一个那么维护自己女儿的人,再坏也是有个底线的。心中一动,便想去看个究竟。

  她只稍稍运行一下气劲,便用棉柔之力从人群中分出一条通道。

  便看到场中一个穿着锦缎长袍的中年男子紧紧抓着另一个小哥儿的手腕。

  锦袍男子神色狠厉地说道:“你几次三番找我寻事,今天终于把你抓了个现行,少那么多废话,跟我去衙门,让县太爷主持公道!”

  俊俏小哥儿说道:“我怎么寻事了?你家里的银钱堆积如山,却还在使劲儿压榨那些穷苦百姓。你看那些人都吃不起饭快饿死了,不就是从你那里拿点钱让他们买点东西吃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锦袍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抢劫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怒道:“再有钱那也是我的,你凭什么说拿就拿……”

  “天下为公,这天下就是老百姓的天下,我不过是帮他们拿本来就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我有什么错?!”

  玉容眉心微蹙,原本还以为是一出恃强凌弱的戏码,结果却是一个女扮男装的不谙世事人情世故的小女孩的小白剧。

  玉容虽然后来家道中落后来委身为奴,但是先前也经历过荣华富贵,所以不管是权贵之家还是贫穷落魄的生活,她都经历过。

  富贵,只要不是偷摸拐骗和行不义之事得来,那便是人家的本事,凭什么以一个“天下为公”说拿就拿了?

  还有,这个“小哥儿”虽然穿着男装,可是看她耳朵上明显的耳洞,以及身上隔几十米远都能闻到的高档脂粉味……恐怕现在脸上也是涂抹了胭脂水粉的,走路时屁股还一扭一扭的……好吧,即便这些这些围观的瓜众们都没看出来,可是她说话的声音尖细而清脆,怎么听都是一个女的啊。

  所以说,这个女孩子还真是白的可以,以为不戴耳环,随便穿一件男装,就是男人了?

  玉容其实并不想管这些,她宁愿去游走江湖,看哪里有恶兽恶霸出没危害相邻,平定之,还能让自己舒心一点。

  就在她要折身离开之际,突然感应到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灵力波动。

  她身体蓦地一愣,再次回头看向场中,只见那“小哥儿”,哦是女子,手腕上迸出一股灵力,将对方拽着自己的手猛地震开。

  一个普通凡人哪里承受的了这样的灵力冲撞?

  落在普通人眼里,就是那个锦袍男突然一下子就朝后倒飞了出去,然后摔在地上,吐出几口鲜血来。

  人群出“嗡——”的声音,“哎呀,这是老天爷也在帮这位行侠仗义的小哥儿啊”“就是就是,那些人家的银钱多的用都用不完,凭什么就不能分给大家伙用……”

  玉容冷眼扫了一圈这些众生相,尽管她也过了一段猪狗不如的乞丐生活,但是她从来没想过富人理所当然的应该把钱拿出来分给自己。

  她鼻子轻哼一声,下巴微扬,心中有自己的高傲和原则,懒得理会。

  不过既然说出这样话的人,注定一辈子就这样儿了。

  倒是那女子见自己用灵力震飞对方,还在说:“哼,真是的。你看吧,告诉你不要缠着我不放的,现在自己把自己伤着了吧。”

  她觉得自己明明就是一个修仙大能者,竟然被你一个低贱凡人如此拉拉扯扯,之所以迟迟没有使用灵力反击,就是因为我心底善良……瞧,你现在终于把我的耐心磨掉了,而且我还只是轻轻地用灵力将你弹开而已。

  女子满脸都写着你是“活该的”“自找的”。

  女子说罢,将手中的钱袋里的银子倒了出来,随手往人群中一撒,顿时铜钱银锞子洒落一地……

  人群顿时激动了起来,纷纷扑倒地上捡,有些见自己度没别人快,干脆用身体挡住用脚踩着霸占着,口中嚷嚷:“这是我的我的,我先占着的……”“你的,去你m的,在地上的谁捡到就是谁的”“就是,我用自己劳动从地上捡的那就是自己的”

  先前还一片和乐融融的指手画脚的瓜众之间因为捡钱的事而生激烈的冲突,吵架,打架,乱作一团。

  女子大概也没想到先前所有人都望着自己的殷切眼神,此刻竟然全趴在地上抓钱去了,而且还如此混乱。

  彼此打斗着,自然也顾不上她,还差点把她个推搡到了。

  女子急得手舞足蹈的叫着:“喂,你们不要抢了,不要再打了……他家里还有好多好多银子……”

  只见地上的锦袍男被这句话再次气的把一口老血都喷了出来。

  玉容感觉自己这次也真是开了眼界了,见过奇葩的,却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她完全不敢想象这样的“单纯”女子究竟是怎么长的这么大的?

  即便是养在闺养在深宫中的大家闺秀,也不可能白痴……哦不对是“单纯”到这种程度吧?

  以前因为身边总跟着一个“这也不能”“那也不行”的跟班,总让她觉得执巾掣肘之感。

  现在好了,没有人在旁边教唆她管着她了,终于可以随心随性而为,行侠仗义,真是大快人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