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04章 以前那样不好吗?
  可可是,这不都应该是一个奴才应该做的本分吗?

  既然是本分,又何来“还清”一说?

  毕竟,当初是她自己亲口说要成为自己的侍女,要一生一世报答他的恩德的…

  羽旦再次确认了几次,密信上的字迹的确是她的记,而这密信也的确是通过他与自己死士联络的专有加密通道传来的……

  关于这个专属通道,也是在羽旦与自己死士之间联系的加密方式的基础上提升的,是他专门给玉容留的私有通道。 .

  暗喻,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比他最紧密的死士之间的联系还要更亲密,羽旦不由得想到当初当他将这个“专属通道”的联络密码告诉对方时,对方看着自己眼神中的儒慕和期待。

  以他的聪明和灵慧,又怎会看不出小姑娘对自己的心思?享受着这样的被儒慕和期待的感觉,不过他从没觉得对方是站在同一个层面上的人。

  ……所以,这封信绝对没有作伪!

  羽旦从来没想过,或者说在他的潜意识中,也从来不会想到,对自己那么虔诚和儒慕的女子,竟然现在跟自己主动说要离开自己?!

  更何况自己对她还有一层救命之恩呢,难道她要背弃当初说的“要用自己一生一世来报答你”的承诺?

  羽旦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将这层窗户纸捅破?

  难道,像以前那样不好吗?

  …………

  玉容经过三个月的沉淀和思索,终于提,“辞呈”一挥而就。也就是羽旦看到的这一封。

  从原剧情中她的行事风格就能知道,她是一个行事非常果决的人,所以此番一旦作下决定,便不再优柔寡断,直接轻装简行,离开云霄宫。

  离开之际,不由得回望看向层峰之上,云雾缭绕深处的那座宫殿,踯躅良久,才转过身,御剑而去。

  脱去自己给自己戴的奴仆的枷锁,褪掉思念而不得的苦,玉容感觉整个人变得无比轻松,从身到心都轻灵而鲜活了起来。

  看着这苍茫天地,也生出一丝丝壮阔情怀。

  如果说当时被那个女人以那般霸道强势且咄咄逼人的训斥时,她脑袋有些懵,可是此时,她现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动作,脸上眼中的每一个神情,都无比清晰地印刻在她脑海中。

  以自己的高傲和睚眦必报的性格,她原以为自己会很恨很恨那个女人……

  可是此时,她现自己怎么也提不起一丝丝恨意。如果没有那醍醐灌顶的当头棒喝,她是绝对领略不到这“天大地大任我遨游”的壮阔胸怀的。

  当然,也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好吧,她还是有自己的高傲和底线的。

  玉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和风光。

  再则,虽然身上的枷锁卸掉了,心中的结也解开了,可是这种截然不同的视界,她还需要时间去好好调整。

  最好的办法就是多走走多看看,增加历练,然后再寻个洞天福地,好好修炼……

  刚飞出没多久,就被一道神识锁定,然后很快对方就到了近前。

  玉容对这气息熟悉的不用看不用精神力感应,都知道是他。

  她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心中不由得再次泛起一丝丝涟漪:是……因为在乎吗?

  旋即将这份迤逦心思敛起,在乎?在乎又怎样?自己付出的是爱是真正想要共度一生的爱恋,不是一个在乎就能对等的。

  不觉中,她的心境竟已经从以前觉得“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满足”变成现在这般的独立和……强势。

  羽旦到了玉容面前,深深凝望,刚毅的眉峰轻蹙。看得出他的匆忙和急切,还有一丝丝……愤怒。

  玉容敛了敛心绪,恭敬道:“太子殿下——”

  羽旦紧紧盯着玉容绝美的面庞,以前从没觉得有什么非凡之处,此时竟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艳之感,他顿了顿,才挥手一扬,手中抓着一封用特殊炼器材料做成的信纸,强压了怒火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玉容道:“我想我应该在信中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了,既然偿还了所有的恩,只剩下情,而这份情既然你给不了,我想放自己自由。”

  羽旦心中有什么耿介着,顿了顿才道:“我……我们以前那样不是很好吗?还是说,因为我对你不够好?”

  玉容看着羽旦纠结而痛苦的样子,本以为自己会很心痛很想去抚平对方眉间褶皱的,却现自己竟平静的很。

  神情平静地说道:“好?你觉得那样的相处方式很好?可是,我只是你的侍女……因为是侍女,我的待遇自然是极好的。可是我先前说了,现在剩下的,只有情。你心中早已有了魂牵梦萦的女子,所以……”

  玉容紧紧看着对方紧抿的双唇,其实……内心还是有些些期待的吧。

  只是,她等了好久好久,对方都没有说出自己期望的话。就像以前那般。

  玉容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补充完整“所以,我选择离开,过一个自己的自由的生活,从此各不相扰。”

  说完,她便准备再次御起飞剑,却听羽旦终于开口说话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当初你说过要永远追随我,用一生一世报答我……我从没有把你当作侍女。我当真了,莫非你忘了?”

  玉容蓦地偏头,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你对我是有情的?”

  羽旦身体明显一震……

  玉容见他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道:“呵,看来你喜欢的只是我身为侍女对你无怨无悔的追随和付出,可是……我需要的却是对等的相互依附和爱恋。等你什么时候明白或者说觉得对我有这样的对等的感情后,再来找我吧。”

  言罢,转过身,飞剑倏地冲入云中。

  两滴晶莹的泪珠在脸颊上滑落。

  正好滴落在羽旦伸手想要抓握住什么的手背上,传来一丝丝冰凉之意。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离开短短三个月,为什么对自己最忠诚,也最得力的侍女要离自己而去?

  现在云霄宫就只有一个女人,一个被他刻意“冷落”的女人。莫非是因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