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66章 主神联盟的反应
  克拉神情凝重下达命令:“……这件事情要绝对的保密,不能向外界透露分毫,特别是另外几个分区的大掌事。”

  众门相视一眼,明白其中深浅,都神情凝重地点头应诺。

  门族占领的宇宙位面非常广阔,分为上下前后左右以及中央,共七个区域。

  当然不是他一个克拉能完全统领的,他只属于其中一个区域的大掌事。

  主管边境防御和扩张。

  在这片浩瀚的宇宙空间里,也算是权力滔天了。

  因为每个区域大掌事本身的权利以及足够大,而且范围太过广阔,所以这七个区域彼此间分工十分明确,并不会出现彼此争权夺利的场面。

  但是,也仅限于他们彼此间没有恶性竞争而产生的战斗。

  如果分区的大掌事实在无所作为,或者给整个门族带来重大损失,那肯定是要被中央撤回权力,重新委任。

  重新委任,意味着就有一套全新的执政班子,列席诸位都得被退换掉。

  所以他们与大掌事之间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且说克拉下令将信息封锁,并作好一系列的部署。

  会后,他单独召见了迪,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全力研究这诡异的符文。

  另一边,他开始联系另外几个区域的大掌事,以期能借来一些成年期的生命战舰。以及其中的利益交割等等。

  此番略过不表。

  且说另一边,弛岩将门族的信息带回主神联盟。

  胥看完弛岩录制的影像,以他无数个纪元的阅历,哪里看不出对方的虚与委蛇?

  不过让他感到很奇怪的是,对方竟然全盘答应了他们的提议。

  门族的反应不仅敷衍,还带着一丝丝迫切。

  胥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对了弛岩,刚才你说九离和梓箐两人破坏了他们的星际狩猎?”

  弛岩应道:“是的,当时我说让他们帮我们平定内乱和牵制虫族,帮我们度过这次纪元大战的难关。那领当时就勃然大怒,说我们破坏了他们的好事,然后便放映了九离和梓箐当时在位面中的影像。于是我便顺口说这两人也是我们希望他们能帮忙牵制的反对势力。那领便说‘即便你们不提,我们也要重点关照。’”

  胥情绪莫名激动,拍案而起,“此话当真,他们真破坏了门族的星际狩猎计划?”

  要知道机械族是何等的强大,当初给对方信息也只是想让他们牵制机械族,从而阻扰九离这一方的势力,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想一口吞下!

  “嗯,应该是。”弛岩有些摸不准胥的意图。

  “这么说他们失败了?那,那机械族呢?”胥无法淡定了。这种层面的战斗,就连他提及,都带着颤音。

  于是弛岩将先前门族给他放映的资料复制到会场中央,道:“我再次追问,他们便对此时闭口不谈。具体情况如何,也不得而知。”

  说到这里,弛岩顿了顿,“不过我查看了先前的星域地图,现新检测的原本机械族所在位面变成一片混沌,甚至是周围区域都完全湮灭。应该是……不存在了吧。”所以,再次证实了这段影像资料的真实性。

  “湮灭?不可能,连门族都无法一口啃下的骨头,岂会那么轻松湮灭?!还有,如果九离和梓箐出手了,又岂会眼睁睁看着机械族在自己眼前湮灭?莫非……”胥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中心世界?

  难道说梓箐的中心世界已经强大到能够融合整个位面的程度?

  看来自己先前还是低估她的实力了。

  弛岩见胥陷入沉思,等了好一会不见回应,忍不住开口问道:“盟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胥回过神,应道:“……还是,按照计划行事吧。”那几个硬茬实在令人头疼,如果不是他们在那里对着干,早就完成了主神世界的资源整合,然后全力对付纪元之战以及虫族。

  不过,如果他们真如弛岩说的那般,强大,或许……

  亚原本信奉中立和自由,上次被梓箐当众羞辱一番后,此时也成为胥的座上宾。

  亚见弛岩及其他主神返回自己的主神空间进行布局,他从虚空中走出,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

  胥问:“亚兄为何笑?”

  亚应道:“你不觉得这次门族的反应有些奇怪吗?”

  “此话怎讲?”的确是有些意外,答应的太顺利了。可是,又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不过,不管门族究竟抱着怎样的态度,胥仍旧觉得自己先前的部署并无任何纰漏。

  亚说道:“门族是宇宙族类排行榜上前十的种族,澳门赌博网站:他们是何等的高傲。就像上次,便明明是他们有求于我们而作下的布局,可仍是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主神活的那些纪元也不是白过的,哪里看不出上次“偶然”遇到的与人最接近的高级智慧族群,正是对方故意安排让他们遇到,故意丢出一根橄榄枝让他们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恰好联盟急需一股强大的外力来搅浑主神世界这潭水,所以究竟是谁利用谁也无所谓了,只要能满足自己的要求就行。

  胥不明白对方究竟要说什么,追问:“亚兄有话直说便是。”

  亚:“很显然,这次门族虽然一如既往的悭吝和霸道,但是你有没有看出少了一点什么?”

  胥眉心轻蹙,正要作。

  亚朗声笑开:“哈哈,你没觉得他们神情中多了几分郑重吗?”

  郑重?

  经亚提及,胥再次将先前弛岩的影像重新在脑海中过了几遍。还真是这样的呢。

  胥神情变得郑重起来,看着亚,“亚兄的意思是?”

  亚收敛笑意,眼中露出冰寒的杀意,“说明九离和梓箐两人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影响,而这个影响,让他们甚至对整个人族的看法都改观,所以,看到人族的使者才会在神情中不经意流露出郑重之情。”

  胥仍旧有些不相信,“我知道九离的确有些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