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54章 唇枪舌战
  梓箐一字一顿地说道:“休在我面前说什么同族异族的论调,给我扣上一个勾结异族的枷锁,让我就范?我梓箐不吃这一套。”

  视线在众人面上睃一圈,“莫非在你们眼里,利用异族达成自己冠冕堂皇的资源整合的目的,就觉得自己不是在‘勾结’异族,就显得自己就有多么高尚了吗?”

  “你——”宸袍服鼓荡,手指指向梓箐,隐怒一触即发。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众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唯一不同的是斛和临安眼中有了羞惭之色,而另外三人……

  “我怎样!”梓箐毫不示弱地反问。

  斛和临安见势不好连忙打圆场,“大家稍安勿躁,我们现在本来就是在寻求解决之法。宸和煦焉他们都是带着诚意而来……”

  梓箐挥手止住两人和稀泥的没有任何营养的话,继续自己刚才的话说道:“这次我是看在斛的面子上,过来喝茶的,没想到竟是给我下的套子……”

  临安连忙说道:“梓箐,他们并没有想要利用你当跳板的意思,我们只是在想怎样解决即将到来的纪元之战,现在异族压境,到时在爆发剧情碎片的乱流,恐怕人族的主神世界休矣。我们在寻求可以合作的同盟,不是利用更不是…勾结。”

  梓箐道:“抱歉,跟这种自以为是,并且时刻算计着别人的,我梓箐没兴趣闲聊,浪废时间。”

  宸一拍桌子,怒道:“别以为掌着有九离在背后为你撑腰,你就真当自己是个葱了,告诉你……”

  梓箐冷声应道:“告诉我怎样?莫非不看在九哥的面子上你就敢或者你就能对我怎样了吗?”

  “你……”

  一直没说话的亚突然开口:“……当初还为爱儿死的不值,现在看来也不算冤枉。”

  梓箐视线落在亚身上,后者正好朝她看来,“才短短几个纪元不见,没想到当初一个小小玩家竟然就成了一方主神。果真应了那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梓箐搭口回道:“士别几日阁下风光不减。”

  “哼,牙尖嘴利。不过今天来了,怎么也要好好聊聊……”亚暗含怒意,话刚开口,身边的宸和煦焉便开始动作了。

  梓箐霎时拍下一个阵盘,顿时将自己隐入一片混沌中。

  与此同时,就在那片混沌上陡然落下数道禁锢光圈。可是都完全被混沌吞噬。

  斛和临安此时才回过神来,没想到自己竟是被利用了!

  连忙打出法术,将两边分隔开。

  斛怒视着亚三人,“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亚,你说要重新建立一个同一阵线,为什么……”

  亚见两人同时出手都没能将那个女人拿下,可见对方早就有所警备,而且反应速度也太快了。此时再加上斛和临安从中作梗,要把这女人拿下就有些困难了。

  “呵,为什么?她杀了我的女人,她男人将我从一个至高神搞成现在一个普通高级神,你觉得我的心到底要多宽广才能不计前嫌?梓箐,你转告九离,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尝到和我一样的痛苦!”

  亚须发皆张,袍服鼓荡。

  “叫我转告?你还没这个资格。看来九哥给你的教训还不足够,下次便没有忏悔的机会了!”

  “还有,我九哥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躲这个字,你更是不配!”

  梓箐毫不示弱反击。难怪她一来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方又从旁点拨两句。果真,自己几句话就撕开他们的真实面目。

  “不过据我所知,貌似在你那个爱的要死要活的爱儿死了不久,你就又有几位爱人了,也一样给她们修建了宫殿,创出秘境,带她们到各个世界里享受极致的荣宠。可见你的爱还真是广泛的很呢。不过想来也是,你那悠长的生命,那些女子怎可能完全占有你的一生呢?所以她们那如烟花般灿烂而短暂的生命只是用来装扮你的生活而已。”

  “你想要对付我尽管放马过来,不管是位面战场还是剧情世界,随你挑,我梓箐奉陪到底便是!”

  一则自然是想从自己这里套出灵虚的信息,二则便是想拿下自己,以此来要挟九离,然后将他们抹干吃尽!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可别往你那九哥怀里钻。不过也无所谓,只要你肯认输,只要你肯承认当年不懂事,承认是你错了,我就大人大量原谅你,甚至一切过往不……”亚无比高傲地说道。

  他可不相信才十个纪元修炼得来的主神,能有什么了不起。若非有大能的扶持,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在他眼里,梓箐可不就是那个一直在九离羽翼下的玩偶么?

  什么自我奋斗成长,都是p话,到时定要让对方在那片世界,给爱儿跪着忏悔!

  “别——”梓箐不等亚说完就干脆利索打断对方的话,“别,还是一茬归一茬。该咎的咎,该较的较。当年若非你女人将我欲置于死地,我又何来的反击;若非你女人在完全明白九哥的心意仍旧苦苦纠缠,我又怎会辣手摧花?莫非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个活该被你女人杀了的人?莫非你觉得我连维护我自己的爱情的权利都没有,就应该包容别的女人去纠缠和伤害自己心爱的男子?”

  “住口——”亚神情暴怒,白发唰地飞扬起来。“我不许你侮辱爱儿,你你凭什么跟爱儿相比?你在爱儿面前什么都不是!”

  梓箐冷笑:“对,你说对了。在你眼里,只有自己重视和珍爱的才是高贵的,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都是低贱和理所应当成为你们的炮灰和垫脚石的。既然如此,你们在我心中也如你们看我这般。所以即便是再来一次,我也照杀不误!”

  “你你——”亚早已忘了自己的意志被忤逆是什么感觉了,指着梓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有本事就不要像乌龟一样缩在那个龟壳里,我们现在就来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