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53章 资本,我也有
  走进包厢,梓箐便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场瞬间笼罩在自己身上。

  抬眼一看,丫的……竟然坐着五个光环灼灼逼人的主神!

  微微顿了顿,甩开衣袖,所有的威压顿时消失。

  敬畏,源于在乎和尊重。

  这些人一来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看这些人的神情都是淡泊和高深莫测之态,但是谁知道他们此刻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呢?

  把自己抹干吃尽?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不成?

  所以在梓箐眼中,这些人也不过如此。

  你高深莫测,你高冷,随你便是。

  我心中不在乎,便无所谓尊重,自然就没有敬畏之心。

  那么他们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威压便无所附着,也变得无所谓。

  梓箐面上从容依旧,一幅云淡风轻之态,内里却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戒备。

  座上有两个“熟人”,一个斛,还有一个是跟梓箐在上一个剧情世界打过交道的主神临安。

  两人见梓箐到来,连忙起身相迎。

  也不怪他们在梓箐走进门才站起身,而是因为梓箐刚才是完全压下自己的气息,收于自己的农场空间中。

  如此,别人不会提前感知到自己的气息,而自己也能随时一个念头缩进农场中……呃,不是缩,是战略撤退。

  几人视线落在梓箐身上,见对方神情平和,不卑不亢。

  据他们所指,他们以前从未在任何主神之间的交流会上见过梓箐。

  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就是一个还没见过大世面的初级小神,不可能见了他们这些高级主神们,却没有丝毫动容,甚至连一点谦卑之心都没有。

  心中有了隐怒和不屑。

  斛和临安开始给梓箐做介绍:煦焉,宸和亚。

  亚?

  梓箐视线落在角落里叫亚的身上。

  呵,这个世界真是小啊,没想的再次相见竟会是在这样的场合。

  梓箐不由得想到当年那一场大战,那大概是她第一次接触到那般高级存在。但是她却从不后悔自己作下的每个决定。

  她清楚的记得当初他为了那个对九哥纠缠不休的女人,而将自己至于混沌境域,与九哥为敌!

  最后变成了对自己的痛恨,因为自己杀了他深爱的女人。

  以他那般偏执的心性,梓箐是绝不相信他会真的可以摒弃前嫌,与自己同室品茗。

  当然,或许他已经不记得了也说不定呢,毕竟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而微不足道。

  斛保住了自己的主神等级,而且是他发起和聚集的,所以这次自然也由他来牵头。

  梓箐看大家落座主次,知道今天的主持者是斛,所以,这笔账……先记着吧,还是大事要紧。

  梓箐一一与这些主神见礼,然后坦然落座。

  斛和临安找来这么多主神共聚一室,想必并非只是想跟自己喝茶然后说感谢这么简单。

  只是一个照面,彼此的真实实力高低立显。

  一番寒暄后,宸看着梓箐,问道:“听说阁下修炼不到十个纪元,便跻身主神之列。前次在中立位面与临安争夺,更是得了一个超级剧情世界,而晋升为中级主神。今天看来,真是英气勃发,代出人才。不知道你对当前异族压境有什么高见?”

  宸四平八稳地端坐一方,神情冷厉而倨傲,言语中看似对梓箐的恭维,可是任谁也听出里面的轻蔑和刺。

  梓箐淡淡应道:“看来你对我倒是挺了解的嘛。既然那么了解那定然也知道我这人有个毛病,高见,那自然是要与高人谈……”

  梓箐话还没说完,煦焉接过她的话继续说道:“……现在的联盟名存实亡,与当初的信仰背道而驰。眼下异族压境,所以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对抗异族入侵才是。”

  “我觉得胥推行的连横合纵或许可以再扩大范围,只要有共同志向的都可以作为我们同盟。”

  煦焉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油面小生,眉目如画。

  当然,梓箐明白这肯定是对方通过属性点加成而来,可见对方是一个极度注重自己外表的人。

  这样的人能登上高级主神的位置,定有其独道手段和心性,不可小觑。

  宸被梓箐呛了一下,感觉自己堂堂高级主神被藐视,正要发作。

  旁边一直静默不语的亚,状若无意地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

  宸身体微不可察顿了一下,缓了缓神情,看向煦焉,一幅深以为然的样子,点点头,说道:“煦兄有道理,只是那些在排行榜上的异族都十分高傲,并不屑与人族结盟。”

  梓箐刚才虽然毫不示弱地呛了对方,但是一直都十分警惕,察言观色,看这架势,听这口气,就知道他们的用意了。

  原来是想将自己当作与灵虚联系的跳板啊。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见梓箐依旧如刚进来时沉静地坐在角落。只要没有直面对她说话,叫着她的名字,她都一幅置身事外的样子。

  这些连横合纵的大道理已经重着叠着说了一大堆,就连他们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实在耐不住,视线不由得落到梓箐身上。

  临安说道:“对了,梓箐,我听说你曾经便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成就了机械族的崛起,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联系没有?若是有,或许现在能成为我们盟友……”

  “咳咳……”斛朝临安递了个眼色,神情有些尴尬。他也觉出这次聚会味道有些变了。

  只是大家现在面上还一团和煦,他身为这次东道主并不好撕破。

  梓箐视线平淡地从几人热切的脸上扫过,淡淡应道:“没有。想必在座各位也是对我做了一些功课,那就不难知道过去几个纪元我都在任务中。他为了保护我的处境所以没有跟我联系。不过如果你们只是打算以我为跳板联系上机械族,澳门赌博网站:甚至是有其他打算,我劝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

  梓箐话还没说完,宸傲慢的神情中露出不屑,“非我族类,其心……”

  “其心什么?”梓箐视线犀利地唰地直直看向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