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51章 强大到连名字都不敢提及的程度
  当况卫听说他的妻子还在,而新政会让他们重新组建一个家庭时,他立马就决定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这样自己后半生才有着落啊。

  所以当况卫看到于芊芊时,他忽略心底的失望(变胖了呀,没有以前曼妙身姿好看了),也忽略掉对方眼中对自己的惊异和神情中的鄙夷,一边叫着“芊芊我好想你,这些年你怎么样”一边叉着腿一扭一拐的迎了过去。

  不,不,即便是死她也不要跟这样一个糟男人生活一起的!

  于芊芊看着这个形容猥琐而糟陋的老头子朝自己扑过来,叉开的双腿就像是合不拢一样,莫名,让她觉得分外恶心。

  身体本能地朝后退去“不不,你你不要过来……”

  突然,她被身后什么东西挡在脚腿窝,身体在惯性下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然后摔在一张硬板床上。

  而那个张着腿走路的男人,此时竟是一下子就扑过来将她摁在了床上。

  “霸王硬上弓”“床咚”

  如果是一个俊朗帅气的霸道总裁,那这该是一件多么激情四射的场面啊。

  只可惜,压上于芊芊身体的只是一个被囫囵掏空了身体的糟老头子,越是离得近,于芊芊越是看清他脸上身上松弛的皮肤,深深的褶皱。

  可是从那双三角眼中透露出的眼神却比以前更凶厉。想来也是,经历了那般的事情后,若非没有更坚毅的心性,恐怕早就挺不下去了。

  于芊芊手腕被对方如铁钳的手抓仅仅拽住,用一只手死死摁在她脑袋上方,另一只爪子扣着她白嫩的脖子。

  况卫粗嘎的声音说道:“你用这么惊恐无助的小眼神看着我干什么?当年你不是主动勾引我吗?半夜还给我发**视频?你说你并不在乎我的年龄,也不是因为我的钱财,就是因为爱我才跟我的吗?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对我的真爱究竟有多真!”

  于芊芊是个烈性人,她感应到对方眼中的怨怒和杀意。也明白新政出台的规定早已将他们的命运绑在一起了。

  如果自己现在就被对方这样压着,以后的日子将会多么的悲剧。

  她可不是那个被他抹干吃尽的黄脸婆,她双腿猛地向上一蹬,膝盖正好撞在对方胯间,只觉一团软趴趴的肉与她膝盖来个亲密接触。

  况卫“嗷”的一声,身体弓成一只虾,双手捂住下体,从于芊芊身上栽倒旁边床上。

  于芊芊重获自由,立马翻身站起,随手操上一件东西,冷笑道:“对,我是说过这样的话,那是因为你已经在财富光环的照耀下,已经可以将你所有的缺点隐藏,我自然是爱你的。如果没有财富权势的光环,也没有宽厚温善的性格,更没有保护疼爱女人的心和能力,一无所有,一无可取的男人,那还不如去路边爱上一个乞丐,流浪汉!”

  “你也别以为随便用一句‘你曾经说爱我,说不在乎我一切’就能要挟我了,我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被左右的女人。你如果真想跟我继续下去的话,就最好老实点儿,若是再敢像刚才那般对我,即便是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于芊芊斩钉截铁地说道。

  况卫下面虽然废了,可是却对疼痛的感知力超乎从前。

  刚才被于芊芊顶了一下,更是让他痛彻心扉,此时脑袋里还嗡嗡的响。

  看着于芊芊那决然而凶厉的神情,他刚刚撑起的气焰不由得熄灭。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经历了那般折磨后,自然更渴望活下去了。

  况卫上前扑来抱着于芊芊的脚:“芊芊,我错了我错了……”

  于芊芊仰头看天…看苍白的天花板。泪水无声落下,她这一辈子算是毁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两人闹腾一通,确认了主次,生活还得继续。

  况卫心中怨恨和诅咒着于芊芊,可是介于自己目前的处境,又不得不依附对方生活。

  他不由得想到曾经被自己一脚蹬了还抹干吃尽的黄脸婆,他想,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对他。

  只可惜,如果能早知她有今天的辉煌,他肯定会好好珍惜她的!

  于芊芊心中有苦说不出,先前虽然是当那些“怪物”的宠物,但是每天他们都是把美食送到她嘴边,还有各种玩具娱乐逗她开心。

  而且那些怪物在那方面的能力也是超强,每次都让她欲仙欲死……

  其实想想,如果能那样继续生活下去的话也很不错的。

  可恨的是,竟然被人发现了他们的窝点。

  她突然感觉自己所有一切都赤果果地呈现众人眼前,如果,如果当时自己不主动跳出来“指证”和表示对那些怪物的深恶痛绝的话,人们肯定会以为她就是一个甘于堕落,心甘情愿当那些怪物的禁脔的贱货……

  现在,一切都不再了。

  即便是这最粗糙的难以下咽的食物,也必须去辛苦工作才能换回来。最郁闷的是还要让况卫那该死的糟老头子分去一半,想想就心塞的很。

  至于在“那方面”的需求,现在更是只能在她的回忆中去寻求慰籍了。

  日子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哀叹和怨怒中度过,消磨了青春,逐渐变得麻木。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况卫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家小子变得有钱,相比之下他比那些抛妻弃子的人更可恶的是,他完全就对家里的糟糠妻和父母子女不管不顾不闻不问,而自己却在外面从新妻室,小三情人。若是前者,至少作为糟糠妻,人家还能知道真相,或许还能洒脱地过自己的生活。

  可是他不,如果不是为了家里的地皮,他恐怕会在外面逍遥一辈子,而让秀芳在家中辛苦一辈子而不会知道真相。

  现在,在他心爱的小妻子前摇尾乞怜求吃的,一边吃,一边受对方的辱骂,也算是他自己专营来的。

  不管况卫和于芊芊心中如何作想,有一个女人的名字始终如针如刺一样横亘在他们心中,但是他们却从没在对方或者任何人面前再提起过那个名字。

  不是说他们不想去获得好处,而是因为对方的地位和实力已经强大到他们连名字都不敢提及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