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49章 “绑架”
  “一个植物系异能是可以找一到两个帮手,你完全可以带着我们逃离这样的‘种人’生活。 当时我们完全可以跟着你一起的,可是你呢,你理都不理我们。”

  “你明知道,你明知道……”

  “所以是你害我们变成这样子的,你这个貌似憨厚实则阴险恶毒的女人,为什么不是你来承受这一切,你为什么不去死!”

  梓箐心思一动,“植物异能还可以为自己找一两个帮手?”这个信息她在原剧情中并没收集到呢。

  可见当自己选择另一条与原剧情截然不同的路,现实就会将这条路进行“完善”。

  不过即便如此又怎样呢?就算自己明知道这一切又如何?难道自己知道可以带他们走,就应当带他们走了吗?

  自己用异能拼死拼活地种植,供着他们?让他们天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吗?

  凭什么?

  梓箐微扬了下巴,轻蔑道:“带着你们?凭什么?就以你这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的性子,若是我当时真把你们带在身边,我在那里当牛做马的劳作,你们正好在那里给我花式秀恩爱。连这一出都想到了,你可真是聪明呵。”

  但凡不懂得设身处地,把所有人都当作傻子的人,看似精明透顶,实则蠢的不要不要的。

  “呵呵,看来我还真是高看你了。秀芳,没想到现在你还在为当初况卫选择我而耿耿于怀啊。我们面对可是吃人的,把人类当作食物的怪物,难道同为人类,你都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你……”

  “够了——”梓箐怒喝,“你不要随便一个‘同为人类就应该有怜悯之心’就觉得,在面对异族的时候,即便是一个杀人犯也应该去救。你难道不知道,在人类世界里,有很多人宁愿去养一只狗也不想养孩子吗?因为狗更忠诚对他们的陪伴更多……当然,对于你这种,不管别人怎么养都养不家的白羊狼就另当别。”

  梓箐突然想到,如果是换成原主的话,如果她在原剧情中就知道这一点的话,以秀芳那样的性子,或许还真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一番唇枪舌战下来,梓箐感觉郁积在原主心底深处的那一丝丝怨忿已然完全消弭无形。

  其实以原主的宽厚和包容之心,这点点的情绪并不能影响到她自己的心情和生活。

  就像秀芳在以前的生活那般,即便被丈夫那样的背叛和戏耍,她最后仍旧是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看在“他是孩子的父亲”的份上,而拼尽全力去救。

  对待于芊芊也是,即便她是插足自己婚姻的三儿,仍旧二话不把她救了出来。后来还被她和她的子女颐指气使地当佣人使唤,仍旧没有爆。

  所以她在对自己人生逆袭的要求上,也并没有让委托者帮她如何“打脸”背叛婚姻的贱男,折辱插足自己幸福生活夺走自己男人的三。

  当然,对于梓箐本人而言,她的重心当然不会着重于去这对渣男贱女面前找存在感。

  只是,好巧。就在她都快把这一茬子事情忘了的时候,人家竟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想不好好泄心中愤懑都不行啊。

  梓箐可没有原主那般的宽厚包容和忍让之心,报复与不报复只取决于自己有没有去报复的实力,精力,和时间……嗯,还得看心情如何。

  如果这一切条件都具备,为什么不让自己过的更恣意一点呢。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正如方给梓箐的剧透一样,当初,一众异能者从飞船上下来,囫囵就对这些人进行了初步筛选和分类。

  像于芊芊和况卫这类“帅哥美女”,一般都是被当作宠物和“皮囊”提供者,在囫囵的交易市场里进行拍卖的。

  至于对方买回去是当作宠物还是被当作皮囊,那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可是况卫和于芊芊两人却选择了当繁殖父体和繁殖母体。

  原来当种人并不是像养鸡一样,将一两只雄性与一群雌性关在一起,然后让他们“自由交配”。而是完全采用……“手动”方式。

  所以,这样一来连最后那点“人生乐趣”也木有了。

  于芊芊当了三年的母体,几乎是在不间断的怀孕和生产中度过……后来她终于看到一个和饲养员不同的囫囵前来,于是她便使出浑身解数,做出妩媚姿态勾引。

  事实证明任何物种都跟性和享乐分不开,更何况那么渴望拥有人的皮囊的囫囵,自然被于芊芊的媚态勾引。

  然后那囫囵便花钱将她买了下来,并成为那个囫囵豢养的泄欲工具中的一员。

  大概是因为她表现尤为出色,而备受“照顾”的原因,所以这几年吃的都是含灵气的食物,可是她的异能又不能修炼,所以能量全都变成肉肉堆在身上,真是一点也没有浪废呀。

  于芊芊想要让这几个囫囵去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觉得那一段历史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耻辱。

  她只是没想到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的执行官竟然会在处死那几只怪物的事情上犹豫。

  而犹豫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最瞧不起的,曾经被她踩在脚底的那个乡巴佬!

  于是所有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出来,将所有一切都归到梓箐身上。

  ……

  看完水晶球中的影像,所有人身体都禁不住轻颤起来。

  仇恨,让他们对眼前几个囫囵唯一的……感恩之情也完全抹灭掉。

  的确,在当初一片所有人都被当作食物的前提下,是他们将她们买回去,当宠物一般豢养起来,给了他们生存下去的机会。

  可是……细究起来,自己堂堂人类,本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物种,凭什么要成为别人的宠物才能生活下去?

  这简直就是对人格的侮辱嘛。

  所有人都开始用仇恨的快要喷火的眼睛瞪着那几个囫囵。

  他们因为穿着人的皮囊,依旧“平静的近乎木讷”的面孔看不出丝毫情感情绪的表达。

  他们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那几个幸存者,最后默默地转过身,朝旁边那台“电话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