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48章 不知所谓
  妇人眼睛紧紧盯着梓箐。

  赤果果的目光将梓箐上上下下审视几遍,才不可置信地叫出这个让她不屑又无比痛恨的名字。

  “你竟然还没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妇人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双手如爪朝梓箐扑抓过来。

  毫无悬念的,那妇人还没到梓箐面前,就被拦了回去。

  准确的说是被一层气劲挡住,然后被她自己的冲力给反弹而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梓箐看了眼旁边神情凌然护在她身侧的韦康,呃,英雄救美?

  好违和的感觉啊,明明那个被挡飞出去的才是一个美人儿呀。

  其实即便韦康不出手,也不是谁都能近她的身。

  不过既然对方愿意向她表达善意,回以感激的笑意。

  且说妇人已然被这一系列陡变的情形弄的神经错乱。

  原本那个黄脸婆是她最瞧不起的,也是她现在最痛恨的,却没想到再次相见对方竟然活的比自己还潇洒。而那个一看就是高级执行官的英武帅气的男子,竟然会护着对方。

  心塞啊。

  “秀芳”

  梓箐下意识嘀咕一声。

  略微愣怔一下才回过神,哦,对了,这不就是自己在这个剧情世界里身份的名字吗?!

  无怪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实在是这些年她都处在极度的紧张繁忙和奋斗中,俨然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叫秀芳的名字。

  不过貌似在这里还没有人知道这幅身体的名字吧,因为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

  除了……原主的丈夫……还有那个小三儿于芊芊。

  可是,在梓箐的印象中,压根儿就没有眼前这个珠圆玉润的女人的记忆。

  梓箐下意识多看了那女人几眼……渐渐的,终于在对方脸上找到了那个苗条而妖娆的的小三儿影子——于芊芊。

  没想到几年不见,非但没有被吃掉,还被囫囵养的如此……看来过得也挺滋润的嘛。

  “秀芳,没想到你这贱人还没死。呵,看不出你这又老又丑的黄脸婆竟然还傍上了个小鲜肉”

  于芊芊从地上爬起来,说小鲜肉时意有所指的看向旁边的韦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啥德性。原本还以为你是真土真乡巴佬,现在看来却是个更令人厌恶的狐狸精……”

  呃,梓箐觉得有些奇怪,貌似刚才的韦康将她挡了回去,听摔在地上的声音就感觉肉疼的很。

  她为什么不去责骂埋怨刚才把她打飞出去的韦康呢?

  梓箐一幅很悲怜的样子,叹口气,说道:“于芊芊,没想到你在这个人为鱼肉的世界上,你竟然还能活的如此珠圆玉润,看来你的主人对你真是不错呢。不过既然你主人把你喂养的这么好,干嘛现在还非要主人去死呢?难道真如你自己说的,被那啥肉bag捅傻了?哦,对了,我记得当初下飞船的时候,你可是自己赶着上的要当那啥……繁殖母体……”

  梓箐双手抱在胸前,神情悠然,懒懒地说着。

  这种自己巴巴着送上门找虐的,那便全了她这一份苦心吧。正好消遣消遣。

  “够了,你给我住口——”

  于芊芊被梓箐话怼的身体抖,指着梓箐说不出话来。

  旁边执行官想结束这场闹剧,韦康轻轻挥手止住手下行动。他自己就是一个大能玩家,见梓箐此时神情自若,便知道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

  韦康没想到的是,这位让自己的主神大人都带着几分敬意的主神,进入这个任务世界的身份,竟然只是一个那么普通村妇,而且还是被限制了自由情况下,

  他明白,即便是主神,若是没有金手指的情况下,也并没有多大的优势。

  而她最后却站在了实力和权利的至高点!

  韦康看向梓箐的神情不由得更加郑重和谦卑。

  “你你……当初如果不是你这贱人,我我们现在还……”在城市里逍遥享受。于芊芊无比委屈和懊悔地说道,只是说着说着,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论调站不住脚跟。

  梓箐终于明白于芊芊怨毒的根源了。

  竟然是怨恨原主拼命救了他们一家人?怨恨原主将他们从城市里带出来,然后再让他们领悟了异能?!

  她也不想想,当初如果不是原主的话,他们早就被那些囫囵当作果冻吃掉了。

  至于异能,那也是他们自己削尖了脑袋自己硬要去领悟的。

  而且在飞船上的时候,他们不是都显得很得意很嚣张的吗?

  那个时候怎么不怨恨原主呢?!

  梓箐冷哼一声,“果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当初如果不是我把你们这几条贱命从救出来,现在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叫嚣吗!”

  “你你胡说,如果不是你,我我们在城市里也生活的好好的……”

  梓箐觉得这种女人就是不见黄河心不死的类型,手腕一翻,一颗水晶球落在掌上,意念一动,从水晶球上投出一束散光投射到前方天空。

  片刻,天空就出现一幅影像。

  正是原主原本所在的那个生命星球。

  图片一帧帧放映,勾起在场幸存者的唏嘘和低低啜泣声。

  几年过去,物非人亦非,回望竟是两世相隔了。

  梓箐特意将于芊芊和况卫所在城市被囫囵族占领后的情况做了一个特写。

  ……就在秀芳将况卫于芊芊一家人刚刚救出来,就有大批基地异能者杀来,要从囫囵族手中收回城市。

  双方展开了非常惨烈的厮杀,而更多的囫囵族却是做着鱼死破的打算。

  他们本来就是被豢养出来当别人的棋子和炮灰的,索性将身边的人类统统当成自己的食物和繁殖体。

  而况卫他们原本所在的那个小区后来变成了囫囵族的一个小型基地,里面人类无一幸免。即便活下来,也比这里的人悲惨百倍!

  ……于芊芊神经质地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都是因为你这个女人,当时刚刚下飞船的时候,况卫就是因为看到你往前跑,担心你,才追过来的。可是你呢,你明知道植物异能被分去当农场主,而繁殖体是去给别人当‘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