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46章 狐假虎威
  有奖举报制度实在太有效了。

  在囫囵曾经豢养品中,总有人会为了那一点奖励以及种族和尊严,将曾经庇护他们的囫囵举报出卖。

  是以,在一轮轮的举报后,无数藏在地窖里的囫囵被搜了出来,

  这些囫囵本是因为舍不得豢养的人类,舍不得自己的家园而不愿意离开。

  或许曾经也吃过人族,也穿过人族的皮囊,但是就像人类世界最最普通的人类一样,那就是他们最普通最平常不过的生活,然后家里养了一些宠物猫猫狗狗。

  或许他们在对待自己的食物无所谓怜悯仁慈之心,可是他们对待自己的宠物却是非常用心的。

  而现在,他们被自己豢养的“猫猫狗狗”出卖了。

  他们看着将他们举报出来的人类,兴奋地领取奖励物资,而那些物资其实并不比自己给的更好。比如他们可以给他们用灵髓做的美食,而人族却不可能这么“奢侈”。

  他们神情哀伤而绝望。

  他们不愿意离开的下场只有一个——抹杀。

  直接送进搅碎机里。

  且说斛见梓箐这么快就完成了剩下的阵法,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形势迫人,也容不得他现在去细细算计其中进退得失。

  他想到对方貌似有专门对付囫囵族的灵虫,于是再次委梓箐以重任——以“安全顾问”的身份进入武装搜查队中。

  梓箐这次也是,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早点把这里的事情搞定,好回到自己的主神空间进行下一步的部署了。

  梓箐因为有火儿,可以精确地将藏在地下几公里深的囫囵族给“挖”出来,用来当作这次地毯式搜索的排查兵最合适不过了。

  揪出一个又一个藏匿的囫囵,大多是穿的合成皮肤,或者是直接以死人作为皮囊的。

  这种没有生命的皮肤就只是一个装盛他们身体的皮囊,没有延展,他们也不能进行控制和进化。一旦使用触手,就会把皮囊撑爆,并不可修复。

  所以这种绝大多数都限制了他们的“自由”,有些甚至是他们最原始的形态。他们是真正没有伤害人类的绝少部分。

  这些囫囵族甚至是收养了很多的人类,将自己所有得到的物资都用来给人类买食物等等。

  其实先前没有将这些囫囵搜出来,也是因为人类对他们的庇护,彼此都不想分开。

  当梓箐在火儿的指示下,揪出那些囫囵族的时候,曾经被他们庇护的人们跪着哭着求情:“求求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不要伤害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我早就,早就……”

  梓箐自恃心硬如铁,可是此时也下不了手,向身旁的执行官征询意见:“能否也给他们一个机会?”

  执行官韦康是斛从自己主神空间挑选的大能玩家,也经历了数十个纪元,经验和心性不比梓箐差。

  斛派他来担任执行官可见对他的器重,看似让他协助梓箐,实则何尝不是安插一双眼睛来盯着梓箐呢。不过梓箐不在乎。

  韦康并没有因为梓箐言语中的平和谦虚而自傲,而是神情郑重地反问:“尊者的意思……”

  梓箐说:“你看,其实这些囫囵对人族并没有多大伤害,可否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是跟随被遣送的部队离开,还是……”

  韦康干脆利索应道:“属下明白。”转身立马对身边随从吩咐:“照尊者意思扩散下去,所有没有戕害人族的囫囵,都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离开,或是死!”

  人们听懂了意思,如果强行将曾经庇护自己的囫囵留下,那才是真正的害了对方。只能哭着送别。

  即便对方实在不愿意离开,他们也竭力恳求。

  梓箐看着这一出出感人至深的场景,完全超出种族的感情,却比好多人类之间的情更真更纯。

  “去死,去死,快,快把他,他们都送进搅碎机里,杀了他们……”

  就在梓箐无比感慨之时,一个尖利而嘶哑的女声传入耳际。

  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毒和诅咒与周围的感动形成鲜明对比突兀

  她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先前执政阶层就推行了一系列的有奖举报活动,绝大多数得罪了自己宠物的的囫囵都被人类举报了出来。

  所以现在剩下的一部分应该都是真正与人类融为一家的囫囵。

  此时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充满怨毒和仇恨的声音呢?

  梓箐看了眼韦康,后者也一脸茫然状。

  梓箐道:“过去看看?”

  韦康欣然跟随。

  转过一道城墙,外面站着全副武装的戒严人员。

  除了一直跟着梓箐这一组“先锋”队的成员,其他很少人见过这位幕后真正的大能。

  所以他们自动将走在最高执掌官前面的村妇忽略,齐齐向韦康行礼。正想着要不要把挡在长官前面的女人屏退,而韦康便已经挥手让这些人退下了。

  他知道,只要有这位主神在,就没有任何威胁存在。

  这是一座类似独栋别苑的建筑,梓箐记得自己上午才带着火儿将这里清扫一通。

  查到囫囵藏匿地点后就让其余执行者去处理了,毕竟她的时间宝贵的很,不可能去把这些囫囵从“洞里”揪出来,然后把那些幸存者救出来一一安抚和安排。

  没想到这都半天时间过去了,这里的事情都还没解决掉,这效率也太……

  梓箐一边想着,已经走入别院中的坝子里。

  抬眼扫视一圈,便将场中情形尽收眼底。

  除了一群执行者外,场中央还凌乱站着几个男女,在他们对面是四个已经全副禁锢加身的囫囵。

  而在院坝的另一角摆放着一座类似于强化版的“电话亭”,没错,那就是囫囵族的终极杀器——绞肉机。

  梓箐到时,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

  并下意识躬身表示敬意。

  哦错,是因为韦康。

  人们眼中的她是在狐假虎威,只是她自己浑然不觉而已。

  而在真正懂内里真相的眼里,澳门赌博网站:谁是虎谁是狐,心中都清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