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41章 受宠若惊(为happyhecatd盟主的和氏璧加更)
  这次给囫囵族制造的“困扰”虽,至少也证明“熔化剂”对于囫囵族这种全身布满神经网络的异族还是很有效果滴。

  紧接着,梓箐就得知一个更震撼的消息——囫囵族的大军已经逼近这个剧情世界了……

  暗道好快!庆幸先前没有莽撞的把自己暴露出来。

  看来自己必须得加快进度了。

  梓箐:“方,你能推衍出囫囵族切入这个世界的具体时间吗?”

  方此时也正在运算,他一听梓箐的询问,就明白对方的真实意图,与自己的不谋而合。

  的确,现在是敌强我弱。对付囫囵族唯一有效的熔化剂也必须作用到他们身上才有用。

  可是一旦他们的身份被囫囵族现了,对方可能直接用上高能武器,将整个区域化为一个黑洞!

  所以此时只能隐藏,抽空打闷棍。

  方:“……因为涉及到这个世界至高掌控主神,所以其中有很多变数,不过我可以监测到异族进入的法则波动。”

  梓箐应了声“好”,便开始继续催熟正在成长的作物,静观其变。

  ……

  受命监视梓箐动静的斛,一直密切关注这个剧情世界的动静。

  让他倍感失望的是,几年过去,整个世界愣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就在他想要放弃,去报告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大波的赤红色球朝他的剧情世界冲了过来!

  赤红色?

  关键是这些球不是跨越位面而来,而是……凭空地,突兀地,在这个剧情世界旁边冒出来的!

  斛几乎是下意识的,立马将这个剧情世界的防御体系撑开。

  紧接着,让他无比震惊的是,他现那些赤红色球仍旧毫无阻碍地冲进了剧情世界!

  他惊讶的难以置信,怎怎么可能?

  这可是凝聚了他一生阵法造诣的旷世大阵,每一点滴都融入了无数心血和精华,怎么可能被打破?!

  或者自己布下的结界被破了,而自己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难道是那个梓箐作下的?

  不,这绝不可能。

  自己是以阵入道,绝不是一个才修炼了不到十个纪元的毛头孩能相提并论的。

  难道是……囫囵族?!

  这就更不可能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尽在掌控。而且他也为觉察到丝毫的法则波动。

  不过这些他都来不及去细细思考了,因为他现当那几个赤红色的球冲入剧情世界后,很快整个法则就开始剧烈波动。

  很显然,囫囵族正在全力修改他的法则,就要把他的世界颠覆了…

  眼看着这个级世界逐渐脱离他的主神空间,他心急如焚。

  这个级世界不仅是他们整个计划的重要部分,更是他的高级主神空间的中流砥柱。

  评定主神空间等级除了能量储备,剧情世界数量以外,还有一个核心要求,那就是必须有与之相匹配的剧情世界。

  比如初级主神空间,只需要有初级剧情世界就行。

  而中级主神空间则需要至少六个中等剧情世界。

  高级主神空间需要至少十二个高等或者高等以上的剧情世界。

  他刚好十二个高级以上的剧情世界,刚好跻身高级主神的行列。

  所以,若是失去这个级剧情世界的话,他不仅立马就会跌落境界,还是自己主神空间非常大的损失。

  所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向主神联盟起了求救信号,同时自己开启了应急预案,将所有法则完全放开,然后亲自以先前准备的备用身份,进入其中。

  ……

  “快,就是这个时候!”随着方急迫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梓箐迅捷地将先前收集的所有种子扫入农场空间。

  然后让炉将这些种子放入九层仙塔里面。

  因为九层仙塔里有可以调节时间功能,只是需要相应的能量供应。

  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梓箐毫不吝舍地扫入大批灵石,让仙塔尽可能产出更多的炼制熔化剂的材料。

  刚刚布置好这一切,管理她这个种植片区的囫囵族管理者,又驾着他的悬浮车来了。

  看样子有些急切,一来,就用仪器将梓箐上下左右扫描了一遍,而后,稍稍松了口气。

  大概是觉得梓箐这些年为他创造了很多财富,他自己获益不少,所以对梓箐显得格外的和蔼亲切。

  这次上面吩咐严查下面每个人类的情况,是有一种诡异病毒流传,一经现就隔离开来,隔离,就是抹杀的代名词。一想到将这个枯槁的人族老妇抹杀掉,他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所以当他用仪器将梓箐上下检查一遍,现一切正常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次,他没有通过任务通讯器交流,而是直接用人族的语言道:“现在形势紧迫,你千万不要出自己的范围……”

  竟是在嘱咐她?!关心她?

  梓箐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主人和饲养员“宠爱”的猫猫狗狗。莫名,心中有些不出的酸涩。

  梓箐下意识问道:“生什么事了吗?”

  主人,哦错,是饲养员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前段时间在我族内爆了异常严峻的瘟疫,经层层筛查,觉得有可能是人族身上携带的病毒引起的感染。所以,上级命令是,一旦现你们身上有任何异常,就会就地销毁。”

  着,他又拿出一个包裹,以及几块用灵髓制作的蛋糕给梓箐,“这段时间我可能都有些忙,不便过来看你,这些够你一年的分量……”竟然是在给她恩惠?!

  就像那些饲养员对待自己饲养的宠物一样,给宠物洗澡,刷牙,梳毛,聊天,完全把对方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存在。注意,是“当成”。

  只是……即便梓箐现在就是那条被饲养的“狗”,即便饲养员对自己与对其他“狗”不一样,她也没办法忽视了对方身上正披着自己同类的皮的现实!

  更不可能因为这所谓的“知遇之恩”以及“恩惠”而成为他的“忠犬”!

  就像人类世界里无数为主人献身的忠诚的宠物,不,她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