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15章 不相为谋
  干枯的手指轻轻摩挲一下卷轴……

  这材质好特殊……

  旋即,梓箐神情露出一丝恍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没错,这信函的卷轴采用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材质,只有在主神的空间商城才有出售!而且价格十分昂贵,这么一张幅面至少值上千碎片。

  因为它可以穿越位面而不破损,所以是那些主神之间交流信息,怕通过主神空间的信息平台发送被别人拦截之类,于是就用这种卷轴写信,然后定位传送。

  所以对方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委婉”的告诉她,他是一个主神,而且还是一个位阶很高的主神。

  所以,对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委婉”地告诉她,“我是主神,还是一个很厉害滴主神”。

  可是那又怎样呢?!

  梓箐一开始就通过囫囵族突降这个剧情世界而产生了怀疑,背后肯定有大能者在操纵着一切。

  后来又在异能者体内发现芯族,就更加印证了梓箐的猜想!

  能有这个能力的,肯定是一位主神。而能作下这样的局的,说不定是多位主神联合而为!

  然后从她的眼线陆陆续续收集上来的信息汇总分析,这个恒安基地却是在“末世”刚刚降临就在运筹和成立的。

  就像是一夜之间就拔地而起!能有如此“先见之明”,以及如此大手段和底气的,除了主神还能有谁?!

  一众主神来做这样一个局,然后让其中一个主神来当救世主。

  梓箐用脚趾头都想得出对方谋的正是这个剧情世界!

  既然你谋这个剧情世界,为什么我就不能谋了?

  对方先是派出战队来“投石问路”,大概是因为自己一向低调,觉得那样的战队必定能将基地连根拔除吧。

  只可惜让他失望了。

  于是这才用更“诚恳”的方式求和。

  因为真正忌惮对方的实力才去求和?

  梓箐不得不说这人的心还真是宽啊,他难道就不想想如果是对方这样先打他一番,知道打不过,干不掉对方,才给他求和,他同意么?!

  梓箐拿着这份求和卷轴的顷刻间,心中就将前后所有的信息理顺了,并有了定夺。

  手腕轻轻一挥,卷轴便轻扬地在面前展开来。

  先前在嘴角浮起的冷笑还没消去,此刻不由自主地放大,不由得笑出声来。

  信函上是这样写的:“……囫囵族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为了人类大计天下兴亡,我们不要再为了一点的利益得失而彼此抗衡,反成全了囫囵族的壮大,让亲者痛仇者快。我们应当联起手来……”

  后面又阐述了许多论述,归根结底就一句话,要“同仇敌忾”,让梓箐尽快与他站在同一战线上……

  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呵,真以为用一句“人类大计天下兴亡”的字眼就能将她绑在“救世主”的撵上?不从了他的“联盟”计划,就是让人类分裂和灭亡的罪人?

  真是可笑。

  梓箐同样将这封“垃圾信息”扫入回收站。

  不过礼尚往来,梓箐仍旧礼貌地回了信。

  请恕我不能将基地拱手与阁下,实在愧对阁下厚望啊……我百感顿首,惶恐阁下再予期望……

  梓箐只用一只传音鸽就把信息丢出去了。

  而后便再次投入到自己基地的建设中,扩大自己的疆域。

  且说临安接到梓箐的信息后,气的差点七窍生烟。

  真是小民思想,他在信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整个大宇宙局势对人类世界很不乐观。

  异族压境,如果主神们再不联起手来,就,就会……

  只有将这些游散的力量集中起来,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所以他现在干的是大事,大事!

  如果她是主神,是一个哪怕有一点点良知和胸怀魄力的主神,就应该明白孰轻孰重,就应该在此时全心全意的辅佐他!

  临安见对方丢来一封毫无“觉悟”的信就没丝毫回音,心中又是失望又是气愤。

  可是真要派出异能者战队攻打,不过是给对方送去找虐而已。

  如果是自己亲自去的话……貌似他还从没见过对方,更不知晓对方实力和底细。贸贸然前往,若是对方真是这般没有大格局的主神,还真是很危险呢。

  而这段时间,因为基地内的幸存者一直都是采用群居的形式住在窝棚里。本来嘛,临安原本想的就是最多一年半载就能拿下这个剧情世界。当他给这些人灌输了他的规则和思想后,他就直接将这些人再遣回他们自己的居所。

  哪成想会拖到这么久。

  所以这个“棚户区”已经变得乌烟瘴气了,尽管他每天都要求人们听广播的教化,可是打架斗殴各种各样的冲突每天都在呈几何增长!

  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将整个基地再次扩张,如此,除了要重新建立阵基,加大能量的投入外,还必须耗费时间和精力去建城。

  给那些浅薄而愚钝的凡人修建让他们满意的高楼大厦!然后供吃供喝地养着!

  不是每一个主神都是“农场主”,很遗憾的是,他也不是农场主,所以并没有梓箐的农场世界做坚实后盾。

  他只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随身空间而已。

  既然是随身空间,不管再大,空间也是有限;不管里面的物资储备如何丰富,也是有限,有限,就有用完的时候。

  更何况他一开始便是给这些幸存者一个无比高的期望值,供吃供喝供住。

  现在已经对这种大“大棚”生活产生不满情绪,如果再让这些人“凭劳动”吃饭,恐怕顷刻间就会发生暴动。

  那么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废了。

  正踯躅中,一缕幽香传入鼻翼,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她来了。

  腰间传来轻柔细腻的触感,一双玉臂环上他精壮的腰际,大概是因为格外的忧心,竟然将原本该有的悸动都掩盖了过去。

  临安完全是下意识的,轻柔却坚定的将柔弱无辜的柔胰从腰间摘下,侧过身,在对方绝美容颜的脑袋靠过来时朝旁边让了让,宠溺的说道:“米米,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你去悠悠秘境中玩吧,有什么想要的直接从我空间里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