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08章 “香饽饽”幸存者
  当她鼓足勇气说出第一个字时,感觉后面的话就变得顺畅多了。

  原来主动承认别人的情,承认自己的荒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梓箐见这丫头果真是吃一堑长一智,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心里还是很宽慰的,至少证明刚才那一颗灵丹没有浪费啊。

  心情愉悦,随口应道:“不用谢,只是凑巧而已。”

  心怡眼睛一亮,下意识反问了一声“凑巧?”

  此时梓箐已经回转身开始继续对这座城市进行深层次的彻底清理了。

  心怡看着梓箐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旋即笑了。

  而“凑巧”这两个字也成了她的标签。然后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僵滞的身体,跟在梓箐身后。

  现在变成了两个老太婆。

  因为这里的囫囵族已经和人类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大部分对寄生兽因为恐惧而产生仇恨敌意外,还有极少部分像先前的女子一样,因为寄生兽给他们带来了与以前阴沉压抑的近乎悲惨截然不同的生活,而对那具皮囊下究竟是人还是寄生兽并不在意。

  他们只希望现在的生活可以一直那样幸福下去就行。

  心怡看见这些人和当初的自己一样泯顽不灵,怒其不争,便以身说法。

  说自己以前也是一个青春貌美的人,就是被寄生兽吞噬成这样的……

  有道是没有切肤之痛,没有人会信心怡这一套说法。即便信,他们也相信身边“人”不会那样对自己的。

  心怡又气又急,反观梓箐却依旧一副淡漠的神情。

  心怡想着那些人就要成为寄生兽的补品,急得跺脚,问道:“婆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梓箐却是云淡风轻地笑笑:“还能怎样?人家不想让我们救,难道还要赶着上的去救他们然后被他们怨恨吗?”反正梓箐是绝对不会去勉强他们的啦。

  “可,可是……”心怡可是了一阵也没给自己找到合适借口。

  和先前一样,火儿直接夺去这些寄生兽的能晶,无一例外,他们都毫不犹豫地将身边人当作了补品。

  梓箐原本想着自己农场空间有无数的药园,现在又有小炉在,炼器炼丹一个理,想要多少灵丹有多少灵丹,大不了给这些人吃一颗,说不定还能像心怡一样觉醒潜能呢。

  不过看到他们竟然仍旧对自己一脸怨恨的样子,埋怨她们“为什么多管闲事?”“你不伤害他,他又怎么会伤害自己?”之类的话。

  梓箐也是彻底无语了。

  心怡看着那些被吸成人干,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心有戚戚。制不住捂嘴哭起来。

  却见梓箐只是挥挥手,那几个如同红水晶一样的小虫子便将那些正挥舞着触手攻击她们的寄生兽烧成了灰烬。

  而后听梓箐粗嘎的声音叹道:“哎,不凑巧啊。”

  心怡能理解梓箐的做法,但是却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最后分道扬镳。

  相识一场,梓箐送她防御符以及让两个小火儿护着。若是她真的是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往寄生兽最多最危险的地方去,连这些都不能护着她了,那么梓箐也没辙了。

  为了基地的重建,梓箐将小炉也喊了出来,一边走,让他将所有物质全部分解出来。

  于是当她将整座城市梳理完时,小炉也基本上完成了新基地的初建。

  小炉跟在梓箐身边久了,他知道箐想建立基地,想给幸存者避难所,可是为什么还要让那些幸存者跟其他的异能者到别的基地去?

  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将他们留下来。

  于是在一边施展神通建城一边问梓箐,“反正这些人,你只要供他们吃喝住宿,就肯定会跟着你走的,又何必当先就把基地法则搬出来?”

  梓箐习惯性地揉揉小炉的脑袋。

  许久不见,再加上小家伙又修炼的十分疯狂,所以现在看上去又长高了些,有如十五六岁的少年,都有梓箐现在这么高了。

  见梓箐的爪子伸过来,小炉很有先见之明地躲开,“诶诶,别揉我的头。即便除掉我睡了几万年,我的年龄也比你大多了……”

  可梓箐的爪子像是有魔性一样,仍旧准确地落在他头上,还大言不惭地应道:“那又怎样,现在我可是你的婆婆呢,来,叫一个婆婆听听。”

  小炉的阅历和心思可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青涩稚嫩,只是一个很细微的动作,他就明白,箐领悟的法则远在自己之上,箐的实力也远胜于他!

  梓箐嘿嘿地笑,落在小炉眼中觉得一阵森寒。

  梓箐说道:“看在你是我家小炉的份上我才说的啊,你瞧,实际上除了那些真正被寄生兽当作猎物,被吃掉的炮灰以外,其实这些幸存者现在就像是一个香饽饽。”

  “香饽饽?”

  “是啊。毕竟这个世界资源有限,人口有限。那些寄生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进化和寄宿,如果他们想要在这个剧情世界里生活下去,他们就必须保留一定的人口,成为他们候补口粮以及繁殖工具。他们才能有源源不断的食物和宿主。所以这幸存下来的一部分相对而言也是比较安全的。”

  “还有那些人类幸存者基地,他们一个比一个的口号响亮诱人。为什么,还不是想要争取这些幸存者到他们那里去么!”

  小炉摸摸脑袋,点头应道:“对啊,我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所有人都在争取幸存者,你为什么还要拱手让他们去别的基地呢?”

  梓箐笑意盈盈,可是脸上褶子太多,看起来就像怒放的菊花。

  “喏,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虽然末世降临,人类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可是事实上真正的灾难是那些早已成为寄生兽补品的人,而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对他们的生活工作从本质上来讲,并没有受到多么大的伤害。”

  小炉摸摸头,疑惑道:“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物伤其类吗?那些囫囵族吃了他们的亲人朋友,然后变成他们的样子继续生活在自己身边,他们难道心中不恐惧不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