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06章 就是这么傲娇
  眼下,其他势力都在鼓吹他们基地的好处,大肆招揽幸存者前往,充分印证了人力即资源的说法。

  梓箐虽然在默默地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基地,但对外界的信息也是了如指掌,她知道这一切,但是她仍旧秉承一开始的理念:必须遵守基地的规则,才能前往她的基地。

  不仅是你想来就可以来,还得必须遵守规则才行。

  就是这么傲娇,但也绝不玩虚的。

  和先前一样,大多数人因为听到恒安基地是如何如何的好,去了就会受到庇护,有吃的,有住的,享受真正自由和谐的大同世界。

  而听梓箐还冷着脸宣讲荣耀基地竟然是要求法则至上的原则,毫不犹豫选择了恒安基地。

  梓箐不气也不恼,仍旧是将所见到的异族统统干掉。

  现在很多寄生兽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中,做的很好。

  其实他们都喜欢选择人类作为寄生对象不是没有缘由的。人类可以说是所有族类中最懂得享受生命,花样生活的。而其他异族,他们因为自身身体而有强大的生存能力,成也身体败也身体,所以他们根本没办法“享受”。而寄生在人类身体里,只要连通意念,就可以感受一切……

  所以这些囫囵族是真的想在人群中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而梓箐却将他们统统变成了自己的能晶和碎片,一个不留。

  虽然每个生命都有他自己的生存和故事,都在追求,但梓箐是绝不可能把自己那寡薄的仁慈用在异族身上的。

  最重要的是这种平静和谐完全是建立在寄生兽单单只是想要享受人类的生活,以及那微渺的怜悯之上的。也就是说,如果哪一天他心情不爽了,分分钟就能撕破伪装。

  强大的能力让他可以在普通的人类世界游刃有余……所以真正的平衡不是依靠“想当然”和“怜悯”就行的,还是各自回各自的世界比较好。入侵者,统统干掉。

  这是一座比梓箐基地所在城市更大的城市,和想象中的末世降临的颓败和死寂完全相反。

  城市里干净整洁,宽阔的公路上车辆湍流。

  如果不是梓箐的属性值面板上显示着一个个红点,她绝不相信这是一座已经被异族沦陷的城市。

  果如她料想那般,这些异族侵占人类,不仅仅是要获得这整个星球的资源,还要取代人类的生活,成为这里的主人!

  穿着人类的皮,在人类的家园里当主人。饰演着妻子,丈夫……的角色,享受着人类的灯红酒绿。

  梓箐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屠夫,一个刽子手,她要亲手将这一切平静和谐的表象打破。

  心底却毫无愧意。

  不过这次和以前所有战斗有些不一样。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披着人皮的寄生兽,而是还有很多普通人和寄生兽共同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当他们发现有异能者要杀身边的寄生兽时,甚至还护在前面。

  理由很简单,现在的妻子(丈夫)比以前能干多了,而且更懂得心疼体贴人。

  梓箐毫不犹豫地招出火儿:上——

  这些寄生兽还没露出他们本来面目,是因为他们正进入一个稳定和过渡时期,暂时用不着吃猎物。就像是养的鸡鸭,暂时不需要杀来吃,定然是要好好养着。

  登时,一大片火灵扑入整座城市,咻咻咻地穿过一个又一个寄生兽的身体。

  压倒性的实力,战斗才刚刚开始,就宣告结束。

  飞船上传来广播声:“请所有幸存者马上离开身边的寄生兽,请所有人离开身边的寄生兽,保持五米以上距离……”

  冷冰冰的机械声音响彻整座城市上空。

  大部分人惊恐逃离身边的“人”,立马就有一个全身蒙在黑色夜行衣的人将他们带到空旷地方。

  这些黑衣人当然都是小炉炼的高级傀儡。

  至于那些少部分还执意留在寄生兽身边,甚至想要去为对方止住伤口的人,梓箐就没让傀儡送上去讨人嫌了。

  救能救之人。他们一心求死,救了反而违了他们本意,惹来怨恨,何必呢。

  梓箐见下方的城市已经顷刻间被火儿和傀儡完全摆平,这才施施然的从飞船上下来。

  几个广场聚集了数万的幸存者,他们神情惶惑,有劫后余生的激动,也有感觉被打扰了他们“平静”生活的忿恨。不过他们都非常明智的选择了正确的阵营。

  梓箐刚走出两步,就看到两人挡在面前。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扶着一个男子,男子胸口洞出一个大洞,一看就是火儿的杰作。

  可以看到里面肉芽蠕动,可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洞口修复起来。

  女子急得哭起来,想要帮对方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治疗伤口,可是她却没注意到身后的人正缓缓伸出触手,打算将她身体里的能量吞噬。

  而梓箐的突然到来,让两人都是一惊。那个寄生兽脸色冷了冷,下意识将身体往女子身后挪了挪,挡住胸口的那个大洞。

  而女子看了眼梓箐,又看了看悬浮在梓箐身后半空中的飞船,立马明白过来。

  这一切肯定都是眼前这个死老太婆做的!先前就听说有个很厉害的异能老太婆,专猎杀寄生兽,可是她却很不解和很反对死老太婆这种一竿子打死一船人的做法。

  她承认,是,寄生兽是杀了很多人,可可是也不是所有寄生兽都是坏的。他们中也有好的,他们也只是想要一个更好生存环境,安静地生活而已,凭什么她就要剥夺他们生命的权利?!

  女子看见梓箐,神情顿时变得愤怒起来,厉声诘问梓箐:“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是,他是一个怪物,可是他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他保护我们在末世降临后生存下来的。他只是想要平静地生活,为什么你们不去杀那些真正的坏人,却要来伤害他——”

  “以前他只知道打我骂我,呵斥我,他们一家人都把我当佣人当工具,我从来就没体会过做女人被疼爱被呵护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