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201章 末世背后……
  这边父女重逢,上演无比煽情的画面,而梓箐却像冰块一样,非但没有被这样的场景所感动,反到以最邪恶的心思去揣度别人的叵测居心。

  兰兰虽然很懂事,有着比同龄人更成熟更坚韧的意志,可是说到底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

  当初又是父亲以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她们母女逃生,此时再见,自然是充满了愧疚和欣喜。

  而礼弗一表现的也和普通父亲别无二致。

  此时揭过不表,且说梓箐再接再厉,在火儿和炼天炉的帮助下,对整座城市进行了全面的清理。

  在强大实力碾轧下,事情出奇的顺利。

  梓箐从里面解救了数万的幸存者。

  这些一部分是被囫囵族当作夺舍道具,另一部分则打算当作食物和繁殖工具,以便给他们源源不断生产食物。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他们更看重眼前的安全,而不会去寄希望于挂在天边的承诺。所以,除了极少部分觉得梓箐基地规则太过“严苛”“不近人情”,而坚持选择去更“人性化”“更自由”的恒安基地外,绝大多数都选择去梓箐的基地。

  梓箐原来的基地根本不足以容纳下这么多人,所以她打算在这座城市废墟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基地。

  里面高楼林立,桥梁纵横,若是普通手段,最多也就做一些简单的修补。

  但是梓箐有小炉在,当然就不会选择“将就”了。

  自从上次梓箐让小炉对那些废弃汽车进行废物利用,梓箐就知道,这家伙远远没发挥出他的真实实力。

  梓箐毫不客气地将整座城市的废墟清理和重建工作完全交给了小炉。

  丢给他一份建成后的新基地的效果图,粗略一看,就是一个庞大的阵图。

  梓箐已经意识到,这次异族入侵恐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这些寄生兽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很厉害,可是他们却有着自身的致命弱点,面对有一点神通的人,就有很多种办法去对付他们。

  梓箐不相信这偌大的剧情世界里没有那些真正的大能者,可是到现在,她却只听到基地的名字,却并没有看到有基地的人到这里来救普通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普通人又是怎么知道有那样一个基地的?

  整座城市都被囫囵族沦陷,囫囵族又不是傻子,既然要奴役所有人,定然会切断所有的通讯和交通。

  那么基地的信息又是怎么越过囫囵族传达到普通人耳朵里的?

  不怪梓箐把这些事情想的太复杂,而是她经历的太多,很难让她不会去细究。

  闲话休繁,梓箐想到就做。

  先将那数万幸存者全部清出城市范围,梓箐从农场空间中拿出数百个大帐篷,一字排开,将所有人暂时安顿下来。

  然后又招了数十个傀儡主持秩序和分发食物饮水等等。

  且说小炉接手基地重建工作,果真就拉开架势,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

  神器出手,绝对不同凡响。

  炼天炉在小炉的控制下,飞到原来的城市废墟上空,然后将绕城高架桥之内的区域全部纳入它的熔炼中。

  直接将里面所有一切炼成熔融状态,然后以法力将其平整成一片平地。

  然后根据梓箐“效果图”上的要求,一堵堵的墙壁从地面升起,一根根分别装容电线和水的巨大管道在地下自动延伸向每个角落……

  建城,原来也可以这样。

  至于剩下的家具棉被衣物等等,就只有依仗梓箐的农场空间了。

  数千年的积累,即便满足一座城的需求,也不过是动用了里面冰山一角。

  当然,这并非是免费获得,必须付出劳动才行。

  梓箐有过废墟重建的经验,此番就直接将自己的经验传给傀儡去一一施行就是,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完善阵法。

  小炉是完全按照她给的图纸造城,但是那只是整个大阵的基本,还有很多需要完善。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且说这天梓箐正在设置阵法,感应到识海中一个信息传来——

  是她先前给兰兰的一个传音符。告诉她,若是有事,就捏碎符纸……

  这一个多月来,这是第一次兰兰捏碎符纸。

  梓箐心中一动,莫非那个礼弗一出事了?

  当初她虽然给他身体的大穴经脉都落了禁制,只要对方的实力比她低,就不可能挣脱封印。

  而且一旦对方想要强行运功,就会受到万虫噬心之苦。

  梓箐这个念头一过,身体却已经施展了几次瞬移,倏忽间就来到兰兰旁边。

  “兰兰,怎么回事?”

  兰兰无措地指着前面,只见礼弗一和沐英正扭做一团。

  礼弗一一会抓着沐英,神情凶厉地张口要咬,一会又面色痛苦挣扎地将沐英推开。

  而沐英呢,则哭着说,“只要能让你不这么难过,你咬我吧……”

  这……

  梓箐是个直性子,正要上前将这“纠缠”不清的两人分开,却听到一声低低的叹息。

  正是一直沉寂的冥发出来的。梓箐以为这厮睡死了呢。

  听到对方的叹息,立马顿住,连忙问:“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冥就像是睡久了,声音懒懒的,没回答梓箐的问题,自顾说道:“没想到一个普通人的意志竟然也这么强,问世间情为何物,莫非真有这么奇妙?”

  梓箐不明白这厮为何突然来这么一句酸溜溜的,管他呢,先把这两人分开再说。

  梓箐念头一起,伸手一分,使用了隔空摄物神通,直接将两人拉开。

  礼弗一猛地偏过头,朝梓箐狞笑一下,旋即又是换上无比痛苦和挣扎的样子,“快,快杀了我,我控制不……”

  转瞬,又变成藏狂阴骛的神情:“杀吧,杀了我,你以前积累的功德就会消失,到时没有功德的庇佑,你就不过一普通主神……哈哈”

  梓箐心神一动,冥冥中自有因果。

  原来以为自己是神,就是那个执掌了万物生灵的“因果”,现在才发现,因果是凌驾在所有一切之上的,包括自己,也在冥冥中。

  一个古怪的念头不由自主地浮上脑海。

  还没等她完全将所有一切“因果”捋清,却见冥终于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