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97章 凑巧而已
  小炉将能晶分作两份,一份丢到梓箐农场中的仓库里,另一半则留在炼天炉内的空间。

  梓箐见这小家伙简直是太实诚了,其实她心里有句话,你厉害了还不是我厉害了,反正都是我的,统统都是我的!

  ……

  小洁:“你……没有走?”

  男:“……”眉心微蹙,脸有痛色,看着对方的神情有些复杂。

  是,他是选择留下来,可是……他最后是后悔的。

  另一边,经历了生死的大起大落的幸存者一脸懵逼。

  在他们浑噩而麻木的神情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深深伤害了一个异能者的心。

  也是,还能指望他们什么呢?人性吗?感恩吗?。

  梓箐一看这两个异能者就是有故事的,不过她却没心情也没那个闲工夫去参合。

  收了炼天炉和火儿后,她便将自己新画的基地路线图在农场中加工后,准备交给两人。

  可是她已经走到两人旁边不足十步远了,而他们仍是浑然不觉的样子,只目光神情地相互凝望着。

  完全被忽略了呀,好尴尬。

  梓箐也觉得自己不好去打扰他们,可是……自己的确没那么多时间跟他们在这里搞神情对望啊,于是干咳了一声,“咳咳,呃,那个……”

  王民其实早就感应到有大能者在旁,不过他看到小洁眼中的渴望和询问的神情,不想违心地应下,更不想在这个时候回避对方的期盼眼神,于是就这样僵持下来。

  这时听到梓箐的声音,才低下眼,偏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刚才……就是这位……呃,婆婆,救我们的吧,在下王民感激不尽!”

  王民很显然对这个救命恩人的样子有些……意外,所以语气顿了下来,才有些勉强地说出“感激”二字。

  梓箐却不以为意,见有人终于理自己了,于是说道:“不用感激不尽,凑巧而已。我在这附近建立了一座基地,如果有兴趣的话欢迎加入。喏,这是地图和基地规则。”

  随着说话声,梓箐手腕一翻,一份卷轴样的地图便直直飞向王民。

  王民下意识伸手接过。

  梓箐接着说道:“不过,最重要的是基地规则。如果你们自讨无法遵守规则,那还是别去了。因为一旦违反,不管是谁,我都会把他丢出去的。”

  两人经过如此跌宕剧情后,又听到基地和规则,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王民下意识应道:“多谢婆婆美意,不过……我们”

  小洁扫了一眼地图上的规则,回过头,毫不客气地,义正言辞地拒绝道:“我们原本是打算去恒安基地的,没想到在这里耽搁了。至于幸存者基地,为的不就是给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一个安稳所在吗?婆婆虽是救了我们,但是……看贵基地的规则,无异于将人当作物品一样的管制。没有自由,漠视生命,这样又与成为怪物的禁脔又有何异?!”

  “小洁……”王民听着对方语气不善,连忙出声制止。

  小洁不理,接着说道:“我们对于基地的规则观念不同,所以,谢谢!”

  梓箐轻哦了一声,“那好,告辞!”

  也不含糊,直接折身离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便是这样的人。

  所以别人已经说明白他们的理念和自己一样,那么自然没有再勉强别人的必要了。

  “婆婆请留步……”

  一个仓促的男声传来。

  梓箐顿住,回头问,“有事?”

  王民伸着的手僵在半空,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卡住,下意识瞄了眼脸色铁青的小洁,转口说:“……多谢婆婆仗义相助,他日有机会一定叨扰贵基地,还望婆婆收容。”

  梓箐咧嘴一笑,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嘴巴,“哈哈,好说好说。”

  梓箐牵着兰兰走出一段距离,兰兰问:“婆婆,刚才明明是你救了那位姐姐,她为什么还对你那么凶啊?”

  梓箐听到兰兰的话,神情有刹那的恍惚……

  是啊,为什么救了别人,反倒会落下怨恨呢?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段记忆,那个被她从那些邪恶的人手里救出的女子,却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对她进行最最恶毒的诅咒……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正如她先前说的那样,只是凑巧而已。梓箐如是想到。

  千万不要用期望被别人感激的心去面对被自己救的人,这样,就无所谓别人怎样看待自己了。

  梓箐低下头,慈爱地看着兰兰,说道:“我们只是凑巧经过这里,凑巧也要杀那些寄生兽,凑巧他们正好没有被寄生兽杀了而已。就这么简单。”

  兰兰偏了偏头,不是很明白,却将“凑巧”二字记下了。

  是了,那一切只是凑巧而已。

  梓箐伸手一挥,一个法术落在两人身上,敛去气息。

  而后两人朝着兰兰所指的,她们原来家所在的方向急行而去。

  火儿经过几次战斗后,已经喜欢上这种焚烧一切的快意,自请到前面开路。

  一会是一只,一会儿则变化出一群红水晶的小精灵,在前方飞舞着,扑闪着透明的翅膀钻进每个角落。

  将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寄生人或者本体状态的囫囵族统统引了出来,直击他们的能晶要害,再让炼天炉将其炼了。

  一路所向披靡,能晶和碎片齐齐落入梓箐的口袋,收获杠杠的。

  天意。

  当梓箐两人赶到那座小区时,正好遇上这些寄生人准备将储备在这里的“猎物”拿出来享用。

  他们将所有幸存者赶到小区中央的大喷泉旁边,足有数百人之多!

  寄生人正在慢慢享用他们的盛宴,不断将聚集中央的幸存者卷过去,被一点点吞噬。

  场面没有尖叫哭嚎和咒怨,竟是出奇的静默,只有寄生人进食的咕噜声。

  梓箐两人赶到,正好看到一个寄生人伸出长长的触手,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卷到自己面前,从嘴里伸出一根肉柱,就要往女子口里探去……

  不是**神马滴,而是囫囵族特有的进食方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