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93章 他还只是个“孩子”
  再则——

  梓箐下意识朝那个女人指的“孩子”看去,乖乖,不管是从身形还有神情,俨然就是一个成年人,还寡廉鲜耻的说不到十八岁?!

  将这近乎二十年的时间都划为“成长期”,也只有人类才这么奢侈了。

  而且这“孩子”身上的戾气和狭窄的精神领域,注定他就是个被宠坏了的,极度自私阴狠且心胸狭隘之人,比好多成年人都有果而无不及。

  想必先前在城里没有少仗着自己是“孩子”而干杀人放火的勾当吧。

  而且追根究底,先前基地的暴乱中,貌似也是这个“孩子”去抢基地中一个小男孩的食物,小男孩不给,他就将小男孩摁在地上打。

  从执勤者传来的画面中,这家伙出手之狠。不是说随便打两下了事,而是神情凶厉,下了死命的往死里打。

  若不是因为这“孩子”的力量有限,以及小男孩的父亲冲出来护着,恐怕已经被他生生打死了。

  然后梓箐放在基地里的傀儡执勤者前去警告,于是“孩子”的母亲就疯魔似的冲出来将他护着。

  说的便是“他只是饿了,他还只是个孩子……”这句话。

  基地执勤者面无表情地将规则说了一遍“……不管是谁,都必须遵守规则,……否则一律抹杀!”

  小男孩的父亲要求他们道歉,可是这“孩子”竟是浑然不顾地抓着食物往嘴里送,俨然不把周围一切放在眼里。他的饥饿食欲完全凌驾在法则,制度,社会之上。

  于是那些跟妇人一起的人,觉得自己初来乍到就被别人降着,以后在基地里岂不是要被别人踩着?于是他们也加入打斗的行列。

  因为自己饿了,所以抢了别人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就发生了上百人的暴动。想以人数众多而让执勤者忌惮。

  当然,也有想要给自己奠定在基地里的地位,分帮立派,当龙头老大个的意思。

  所以,那场暴乱,究其根源都是这个“孩子”的导火索。

  这样的人救来又有何用?!

  她是承诺过不会亲手杀了这些人……所以她只是在旁边看着而已。

  这些囫囵族都是被梓箐打的只剩残血后丢在这里的,没错,她就是故意的,存心的。

  梓箐亲眼看到了这些囫囵族强大的融合性,几乎达到了能量的完全利用。

  两只初级状态的囫囵族在将这几十人全部吞噬后,直接进化到了第三层。

  也就是比先前方大海还要厉害几分,同时多了一项新技能:音波攻击。

  梓箐对付起来也手到擒来,当了她的实验品,为异族的图标点亮做了贡献。

  梓箐将水晶球录制的现场拿回基地,让那些人好好“学习学习”。如果这样都还不能让他们熄掉那些在规则之外的因子,她也没办法了。

  好在经过这次波动后,梓箐的基地总算是真正平静且安定下来了。

  梓箐用自己的双手将外围的城墙和阵法完全建成,可以说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融入了她的辛劳汗水。

  然后让人们重新将里面的建筑物推倒重建。

  虽说以梓箐现在的手段,以及农场空间里的智能机器人和傀儡,莫说是修几栋房子,就算是建一座城,也要不了多久。

  可是她有自己的计算。

  因为基地的范围有限,不可能进行种植养殖等等,里面的存货消耗光了后,都是梓箐从农场空间拿粮食出来将这些人养起来的。

  所以对于这些幸存者而言,他们除了吃喝拉撒睡,基本上就没事可干。

  基地里幸存者越来越多,意味着有大把大把的剩余劳动力,如果让他们在那里无所事事,肯定要不了多久又会生出啥幺蛾子,索性让他们每天都有事情做,这样才没空去瞎想。

  该劳动的劳动,想欺软怕恶强取豪夺神马滴,梓箐都懒得亲自动手,只需要丢出去就行,自然有寄生人来清理这些垃圾。

  好在经过上次暴乱以及梓箐拍摄的水晶球视频的“深刻”教育后,杀鸡儆猴,没有人敢再去触及那一层底线了。基地进入前所未有的秩序“时代”。

  再则,人越来越多,原来那种纯粹为了消遣享乐的建筑群已经不实用了。重新修建成三层楼的住宿区,才能容下更多的人,也更方便管理。

  基地的事交给执行者处理,同时也让他们去培养一些有担当有魄力的管理者出来。

  此事揭过不表。

  现在距离梓箐当初进入任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

  周围已经很少有被带领的“逃亡小分队”了,说明城中已经被囫囵族完全纳入了正轨的统治中。

  而自己的基地现在也建成,还有执行者坐镇,足以应付四阶一下的囫囵族的围攻。

  所以梓箐把目光落在离自己基地的城里。

  她要拔掉离这个最大的威胁!

  临行,梓箐想到先前沐英和兰兰母女。

  她们这段时间在基地的表现还不错。沐英完全担当起了一个称职的后勤主管的角色,很不错。

  而兰兰,她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炼。

  这一点倒和自己很像呢,梓箐心中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让她觉得即便在这个充满杀戮的冰冷世界里,也不孤单。

  思及此,她决定去看看兰兰,修炼的怎样。

  梓箐敛了生息,进入房间。沐音站在门外,一脸焦急担忧地看着房中女儿。

  已经一个星期了,自从上次梓箐将功法和修炼方法传给她们后。她试着静坐了几次,都不得其门而入。

  索性作罢,可是兰兰却像入魔了一样,每天都在静坐,静坐……除了隔一两天饿了,才不得不出来吃点东西。

  她很是担忧,丈夫在城里为了她们定是凶多吉少,现在女儿就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女儿长得很像她爸爸,所以每次看到女儿都让她内心充满了温情和力量。

  如果女儿有个啥……她觉得她真的会垮掉的。

  虽说这啥修炼功法是当初老婆婆一片好心帮助她们,但是此刻在关乎自己最最切身利益上,仍旧有了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