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91章 秩序,很重要(为happyhecatd盟主和氏璧+更)
  至于这些幸存者到了基地,也不是光坐在那儿就有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

  总不能以为自己是“一条命”,别人就应该理所应当的无条件给他吃喝吧。

  而且当他们一进入基地的时候,梓箐留在那里的傀儡就会将所有规则讲清楚,甚至在每个天井中最醒目的地方将规则张贴出来。

  但是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想要搞“特殊”。

  仗着自己有“特权”,要去触及这层底线。

  比如“我是老人,所以你们都要敬着我供着我”“我是孩子所以理应宠着我惯着我”亦或者“我身强体壮,我就是基地的中流砥柱,所以……”

  两天下来,梓箐从各路上救下的幸存者达到千人,大多都是青壮年男女,但是也有极少数的老人和孩子。

  能够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还存活下来的,那必定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家势,而自身有有着非同一般的手段。

  进入庇护所,要想让自己继续获得滋润,势必要为自己扯起一方势力围在自己周围。最有效的莫过于直接“倚老卖老”。

  一些人虽然被梓箐救下,却不买账,一幅“我又没叫你救我”的欠扁样子。

  神情带着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和控诉,觉得所有人都欠了他一样。

  进入庇护所,一看里面各种条件设施都很简陋,成员也不多,于是以为自己可以怎样怎样。

  看见有吃的用的,根本都不鸟事维护秩序的傀儡和执勤者,直接冲上去抢。

  抢过来就钻到一边角落里疯狂吃起来。而后还把剩下的东西也全部抱在自己怀里,直杠杠地冲进房间,据为己有……

  就好像“我饿,所以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都可以被包容和原谅”一样。

  一些物品原本属于先前进入的人,一些属于公共财物,于是整个基地一下子因为这进入的几十个人,立马变得乱糟糟的一团。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我的”“我的……”

  彼此你抓我抢,甚至大打出手。

  将整个基地闹的乌烟瘴气。

  梓箐此时还在外面完成最后的阵法,以抵御那些前来侵犯的囫囵族,以及顺便将附近游散的幸存者救起。

  此时接到傀儡传来的基地内部的影像,眉心不由自主的拧了起来。

  丫的,果真是贱性,看来真是不能给他们太“自由”了。

  这基地才刚刚建起来呢,竟然顷刻间就要被这些人从内部给毁了!

  难道将她定下的那些规则当摆设吗?

  其实规则很简单:平等,不准以任何方式侵占他人人身财产!

  仅此而已。

  就是要让里面的人彼此相安无事就行,难道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吗?!

  仅仅因为你饿了所以你就可以胡来?就可以去理所当然地抢别人的东西,然后说“我只是饿的慌”就可以把所有一切原谅?

  顺便还要求别人给予你同情怜悯?若是不同情一下反倒说别人没同情心,没怜悯之心?

  梓箐想说,自己经历过绝大多数的经历都非常人所能忍受,若不然原主自己但凡有手段有逆袭的能力,又怎会找上玩家?!

  梓箐却从不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别人应该对自己怎样怎样。于是,她有了现在这样的程度!

  这个基地是她的心血,她在外面猎杀怪物,救幸存者,修建围墙,设立阵法时,这些人在干什么?

  所以他们根本没资格跟自己在这里谈条件,不想带,不想遵守自己定下的规则秩序,就给我滚!

  惹毛了都给我拎出去!

  梓箐也的确是这样做了,所有人,一缕按照基地的规则进行处理,没有丝毫含糊的。

  这些傀儡都是炼天炉炼制的高级货,因为录入了一些意识和手段,以及外表与常人别无二致,所以普通人完全看不出丝毫破绽。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在他们录入的意识中,法则至上,没有任何人情可言。

  此时得到梓箐下达的指令,于是丢了几个最强劲的烟雾弹,冲进去将那些还不老实的用棍子揍到老实为止。

  然后把那些扰乱秩序的统统拎出来,召开了第一次基地大会。

  人们还没从刚才的暴动和基地最高管理者的雷厉手段中回过神,然后就听到那个一直带着黑色面具的最高执行者,要把那些人全部清理出基地。

  “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凭什么把我们丢到基地外面?”

  “是啊,外面有那些吃人的怪物,你们这样做不是让我们去送死吗?你们还称自己是幸存者基地呢……”

  傀儡执行者平淡的机械声音响起:“因为你们违反了基地的基本准则,抢劫,恫吓,威逼,暴力……所以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

  “准则?什么狗屁的规则。你算哪根葱,凭什么要听你的。再说抢劫又不是死罪,凭什么要判我们死刑!”中央的审判台上,一个黑瘦的精壮男子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几十个人,法不责众,于是理直气壮地开口叫道。

  有人开口,这些人纷纷附和。

  “不就是拿了个东西嘛,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吗?”

  “就是,你凭什么判定是我们抢劫而不是那些人自愿将东西给我们的?”一个高高壮壮的女人上前一步,指着傀儡执行者用尖利的声音叫嚷。身上的肉随着她每一个字都在颤抖。

  “就是,至于恫吓,威逼,更是无稽之谈,难道我们说句话就该死吗?我们就是这种说话风格,又怎样。”一个穿着花衬衫和紧身皮裤的男人接着说道。大概是前面已经有人打了头阵,貌似没有任何问题,于是形容变得越来越嚣张。

  紧接着,审判台上的人纷纷躁动起来,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四五十岁的女人,竟直直地朝那几个执勤者冲过去,用她们肥壮的身躯撞了过去,挥舞着尖利的爪子,又抓又掐。

  一边蛮横地攻击执勤者,一边还叫嚣道:“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以为你们基地就很了不起吗?啊,还威逼恫吓了呢,还抢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