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84章 末日,寄生世界【2】
  除了中途穿越位面的时间,梓箐进入剧情世界时,意识完全处在无比清晰的状态。

  因为就是她自己的本体,所以不需要灵魂与原主身体的磨合,也没有任何不适。

  只是……

  自己背上这个大大的又脏又破的口袋是个什么玩意儿?

  抑制住要立马将背上负累甩出去的冲动,而是立马打开自己的属性值面板。

  立马,一个立体的三维图像呈现在识海中。

  那个外形枯瘦佝偻,一头苍白糟乱头发,满脸褶子沟壑的老太婆就是她现在的身份的样子?

  梓箐意识立马转移到旁边的属性值介绍。

  看清楚那些数字一个不差时,梓箐才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除了外貌看起来有些些那个……属性值什么的都没差,她就是她本人。

  梓箐刚才略一停顿下,立马换来身后人的不满,推了推她背上的大口袋,不耐烦地叫嚷,“你这个死老太婆要走就走快点,真是,这么大年纪了还在这里折腾个啥……”

  梓箐低头哈腰地哦哦着让到一边,“对不起啊对不起……”

  心里却嘀咕,这些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啊,让你们争、让你们抢,我老太婆还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呢。

  梓箐装作不堪重负的样子,将背上的大口袋放在地上。瞥了一眼这个庞然大物,这系统君也真是够贴心的啊,为了符合梓箐现在拾荒老太的身份,所以特意给她准备了这个大大的蛇皮口袋,用绳子系着,下面的两个口袋角也用绳子拴着,做成一个简易的背包背在身上。

  口袋又大又沉,好吧,对于她这个看起来像个干瘦的营养不良的老太婆的确很沉重,实际上梓箐现在的体能已经达到中级,只差一点就进入高级,相对与普通人而言,说力大无穷也不为过,再来十个这样的袋子也能轻松拎起。

  她这不是为了配合自己的外貌嘛,所以她的高级演技很自然而然地表现出自己现在最合理的状态。

  身后的人没有丝毫迟疑地绕过梓箐,紧跟着前面的队伍,没有人理会她这个“死老太婆”,甚至在经过的时候还会将那很碍事的口袋踢了两脚,顺便嫌恶地挖两眼,咕隆几句。

  刚一进入任务,梓箐并没有立马放开自己的神识,而是将精神力全面撑开,站在旁边,澳门赌博网站:借休息之机观察周围情况。

  因为从剧情介绍中,除了对整个世界的格局有了大致介绍,但是对寄生兽真正的能力却一无所知。

  以梓箐的揣度,这些寄生兽既然能够穿越星际,并毫无声息地就将整个人类星球占领,恐怕并不是仅仅夺舍人类身体这么简单,定然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本领。

  如今敌我的实力高下悬殊未明,若是贸贸然的释放神识,被对方感应到,然后列为“重点”关注对象,岂不是自找麻烦。

  根据剧情切入的规则,只要玩家没有特殊要求要提前时间的,一般都会在事发两个时辰前作为任务切入点。

  所以,至少在这一段时间内是相对安全的。

  梓箐一边警惕,一边观察外面情况。

  同时将自己的信息再次确认一遍。

  身体属性值及技能都没什么变化,农场空间也能正常使用……既然自己能使用随身空间,说明这个剧情世界的法则允许,说明这些寄生兽也有这类似的神通。

  思及此,梓箐不由得更加谨慎起来。

  众人是沿着公路走的,入眼一片苍凉之景。

  偶尔几辆汽车横七竖八地卸在路上,或是撞在一堆,或是歪在路边,变形的车身,翘起的引擎盖,被日晒雨淋蒙上厚厚一层尘土。

  没有血迹,也没有普通末世的腐尸和骷髅,除了地上偶尔散落的人类衣服鞋袜等物,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其余的,什么都没留下。

  举目远眺,原本是一片片沃野良田,也因为半年没有人工打理,庄稼早已被茂盛的杂草淹没,看上去郁郁葱葱,却更显凄惶。

  梓箐从剧情介绍得知,当初“流星”坠落距离现在半年不到,而原本繁忙和充满生机的世界就变成如此苍夷死寂。

  他们这一队逃难的幸存者竟有二十多人,或背或拎或拉着包裹行李箱等等,神情惶恐而戒备,可是又彼此推推搡搡挤挤挨挨地,从这片车祸的废墟中小心穿插而过。

  一眼看去,竟是男女老少都有。从他们的着装和神态举止,梓箐大致可以看出他们原本所从事的工作和身份。

  商人,公务员,白领,闲散游民,以及学生。

  最前面是一个穿着西装皮鞋的中年男人开路,旁边跟着他亦步亦趋的女人搂着微微隆起的肚子。

  紧随的几个人大概是一家子,扶老携幼,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微微有些发福,浑身上下散发着成功男人的气息,一个面容苍黄的妇人,背上背着个大背包,怀里还很是吃力地抱着两三岁的孩子,两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因为保养得当穿着得体,反正看起来比梓箐这个糟老太婆年轻滋润的多。

  再后是五个三四十岁的男子,身形相对矮小而精瘦,一脸阴骛的精明。

  接着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一个穿着及踝长裙,长发披肩,画着清纯淡妆,另一个则是衬衣牛仔裤运动鞋,脸皮微黑,身形略矮略胖。看得出衬衣女队那长裙很是照顾,将两人的包都背在自己身上,还要扶着对方,以及随时安抚对方那脆弱而娇气的抱怨。

  梓箐刚一停下,后面几人越过她朝前走去。一个身形单薄,一条腿有些瘸的眼镜男,一个大腹便便,一脸上位者戾气的……眼镜男。

  然后是一个装束干练的中年妇女,背着背包,一手紧紧牵着一个十来岁女孩,走到梓箐旁边,踯躅了下,看她神情是很想跟梓箐说点什么安慰或者鼓励的话之类。

  这时,后面紧跟着的女人推搡她一下,很是不耐烦地叫嚷道:“磨蹭个啥啊,你要看不惯、你真善良你把人家背走啊。切,真是的,没那个本事装什么好人,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