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75章 我是来收账滴
  且不说自己现在这一巴掌下去,可以直接将她拍死。

  而是如果自己真的跟这样“单纯又善良”的人较真了,岂不是分分钟显得自己是多么的邪恶了么?

  当然,邪恶与不邪恶只是相对而言,梓箐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

  但是如此一来,不就间接承认自己就是拆散她和简壬这对苦命鸳鸯的恶毒女人,承认自己就是在背后出谋划策让她嫁给老牛精的罪魁祸首了吗?

  她不介意自己当个邪恶的人,但是“拆散有情人”这个罪名她却万万不想背的。

  梓箐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跟女人去抢同一个男人。

  她的价值可不是体现在自己是不是比另一个女人对男人更有“用”,更有魅力。

  所以不管白苏是想找人来给她背“背信弃约,水性杨花”的锅,还是想在简壬面前证明点什么,她梓箐都不会如了她的愿。

  梓箐淡淡扫了白苏一眼,折过身朝简壬走去。

  简壬比他们实力都高,所以他其实在梓箐刚来一会就发现了。

  简壬又灌了一口酒,自嘲地说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梓箐淡淡的应道:“关我p事,我是来要帐的。”

  言毕,唰地甩出一张卷轴清单,和那天在星辰宫丢给他的一模一样。

  简壬微眯了眼睛看着梓箐,“你是来真的?”

  梓箐轻嗤:“莫非你以为你的魅力大到可以白吃白喝女人的了?”字字带刺句句带血,极尽讽刺奚落只能事。

  “你”简壬蓦地坐直身体,怒目而视。

  梓箐挑眉轻扫一眼,却浑不在意。她实力比他强,难道还怕他瞪自己不成。

  当然,她是来收账的,又不是来打架。

  她这人一向都是讲道理,怎么能说动手就动手呢

  “你”简壬脸涨的通红,身体悬空,被紧紧抵在石壁上。

  身上的神力竟然被禁锢住,让他毫无反手之力,双手双脚在空中胡乱抓着蹬着。

  “哎哟,刚才一不小心没想到竟把你抵在石壁上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有没有伤到你?要不要紧啊”梓箐倏地收回手,挥挥宽大的袍袖,一幅非常愧疚的样子,连连道歉,一幅很有耐心很温和地问道:“哦,对了,你刚才说的你,你什么啊”

  如果说上次在星辰宫外就让他颜面扫尽,那么此刻,真是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

  “嗯”虽然神情和声音都依旧的温和,可是她微微上扬的尾音,仍旧让简壬,以及阴魂不散紧随而来的白逸白苏一滞。

  顿时,整个空间都想被果冻凝固起来一样,让人窒息。

  可是白苏刚才是想来找人给自己背锅的,看着梓箐来找简壬,于是便气呼呼地跟了过来,一路走一路说

  梓箐没理会她,这会儿一个不留神,白苏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洞天福地中变得异常突兀和刺耳:“你这个贱人,当初不是你自个儿心甘情愿把东西给小黑哥哥的吗,送出去的东西就是泼出去的水,凭什么说收回来就收回来啊!”

  梓箐蓦地偏过头,白苏下的一愣,本能地后退数步,招牌动作地双手交叉状护在自己胸口,“你,你”

  梓箐说道:“放心,我这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打女人的,除非是对我的人身造成绝对性的伤害,当然以你,再修炼十万年也没这个资格,你也修炼不了十万年,所以我是不会因为你骂我诋毁我两句就打你的。这个世上对我不满的人多了去了,骂我的人肯定也不在少数,我总不会把那些人拎出来全部揍一顿吧。而你,只是恰好让我听到了而已。”

  “至于泼出去的水能不能收回来的问题,那就看自己的本事了。对于你,那肯定是覆水难收,而我,连倾天海水都能收,更何况这么一点帐,岂有收不回来之理!”

  梓箐不理会白苏此刻的震惊和惶恐,她的耐心也是很有限的呢。

  偏过头看向简壬,“简壬,你说是这么个理吧。”

  简壬深深看了梓箐一眼,然后闭上双眼,神情无比痛苦和失望的样子,良久,睁开眼,带着决绝和轻蔑:“呵,其实你,也不过如此嘛。既然你要拿回去,我给你便是。”

  须臾,一个乾坤锦囊朝梓箐直直飞来。

  梓箐伸手轻轻抓住,神识扫过,面色一喜,道:“甚好,如此,我们便两不相欠了。哦对了,希望刚才我没有打扰到你们的情深意长。”

  说完,身形一动,直接施展神通,原地消失。

  这,这就完了

  三人愣怔原地,面面相觑,最后竟是相对无言。

  戏,也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散场吧。

  当老牛精还只是一头小牛的时候,便经常到槐树精所在,受对方庇护。

  而后双双修炼有成,很顺理成章的结成夫妻。

  可是这岁月悠长,再美丽的容颜再多变的情趣,也会有看厌和乏味的一天。而且每当想要另结新欢时,理由都是杠杠的,足足的,比如“没感情了”“没共同语言了”“她不理解,管的太严,没自由,没空间,没情趣”

  于是老牛精看上这只到处释放骚气的小狐狸,便想娶她为妻。

  妖精的世界,能者为尊,只要有本事,自己能养多少女人就可以娶多少。

  可是这槐树精一听,顿时气炸了,对老牛精苦苦相劝,说:“那白苏已经是简壬的人,当初他们生生世世结缘的传说,你还是他们的见证人,她怎么会心甘情愿嫁给你呢?而且简壬现在虽然没封上神位,可他也有中等神的实力,若是”

  老牛精粗暴地一掌拂开纤弱的槐树精,“你给我走开,白苏,我是娶定了。”

  缓了缓口气道:“他父亲白逸已经给我交了底,白苏对那个简壬就是逢场作戏,当初就是看他是神榜上的人才故意布下生生世世的局,现在他不在神榜上,而且听说还跟天帝有过结呢,白苏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没能在新神榜上签下契约。哼,你以为他们还会跟着趟这浑水吗?我娶她,是在帮他们狐族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