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71章 触动
  如是大帝通晓古往今来天上地下,只略一掐算便知道是谁破坏了自己运筹数万年的局。

  不过是一只小小玄鸟,弹指间就能让它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静谧的空间漾过一圈涟漪,陡然间,原本端坐莲台的如是已然腾挪到结界边缘。

  伸手一抓,便撕裂开一个椭圆形的空间裂缝。

  而后双手呼呼地挽着手印,顷刻间就在裂缝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层层旋转着往中心收缩,就像一个人为的黑洞,将周围一切吞噬,然后碾成虚无。

  只是一眼便让人目眩,魂魄晃动起来。

  梓箐其实已经瞬移出去有一段距离了,可是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比那吞天兽的吞吸之力强大百倍不止。

  对付吞天兽她都需要预先结成阵法才能勉强抵抗一二,可是此时传来的力量太过突然而且刚猛,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梓箐心思何其敏锐,虽说这里是虚空,可是对于那些真正统领整个剧情世界的大能者而言,就相当于在人家家门口一样。

  而自己就在对方家门口把别人的看家狗打死了,别人不找自己算账才怪。

  只是一个念头,梓箐就非常识趣地,像乌龟一样,直接往自己农场空间里缩。

  好汉不吃眼前亏,明知不敌,她才不会往对方枪口上撞。

  如是感应到前方目标陡然消失,神情一凌,旋即眼睛微眯,嘴角浮出一丝冷笑。

  真是冤家路窄啊,在这里都能遇到她!

  如此正好,那就在他的中心世界上将她干掉,相信那个人不管和他达成了怎样的同盟,都会因为这个女人而告吹吧?!

  思及此,他猛地折过身,看着身后摇曳的无数灵台烛火,袍袖拂过,所有烛火噗噗噗地,尽皆熄灭。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乏人才,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他想要培养多少的喽啰都可以。

  恰好,他一点都不缺时间,这只是他的一个小小分身。

  这里时间流速是1:1000,所以他只需要几十年时间就可以为自己培养一大群修炼几万年的“高级炮灰”。

  当然,为了好听,那白痴竟然还给他们取了那么好听拉风的称呼——神,仙。

  呵,实际上不过是有些神通的精怪而已。而那些精怪当神仙当的久了,连他们自己都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将那些普通凡人看作蝼蚁,而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甚至还想让整个世界都围绕着延续他们的寿元,真是可笑。

  一开始他便告诉苍,不能把这些人惯着了,你即便给许诺他们永恒的生命,他们也绝不会感恩你,相反,还会滋生他们的贪婪和惰性。

  他们绝不会帮你去那些千万小世界里帮你维护平衡,他们只会拉拢自己的势力……

  小世界中每一次瘟疫,每一次战争,都会有无数的怨气怨灵产生,都是对法则平衡的颠簸。既然建立了信仰系统,可是当这些大的灾难降临的时候,被封为神,誉为仙的神祗们又在哪里?又怎样为这些苍生蝼蚁避免了灾祸?

  可是苍却不信,他觉得法则之下,所有人都是平等。

  事实证明,他只是稍稍对那些神仙们“点拨”一下,就纷纷想要颠覆正统。

  兆尨从虚空中遁出,刷地抽出长戟,斜刺刺地劈砍下来,将如是的吞噬漩涡直接砍成两半,阵法顷刻间湮灭。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真的是你在捣鬼,交出玄女,否则今天不能善了!”兆尨唰地从裂缝中冲入源极之中。

  这里就像是是另一边的镜像,受到九重天世界的繁荣而繁荣。

  但是如果这里衰落了,却会影响到九重天世界的稳定。

  先前苍便是让兆尨来镇守这里,沿用和推行九重天的秩序,让整个世界维持平衡。

  如是身形一动,便已避开兆尨的刚猛进攻,说道:“玄女?莫非你以为她现在还是你认识的那个玄女?”

  兆尨身形猛地顿住,眼睛微眯,语气中带着一丝丝不可察的叹息:“看来你也终于剥开了自己的伪装,你也不是原来的如是了啊,如此正好……”

  如是听了顿觉不妥,转念间,心中更是惊骇不已,他连忙封印自己的灵海,只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被兆尨手中飞出的大钟陡地罩住。

  ……

  且说苍在所有神仙的灵海中都种下了苍梧之印,然后让自己先前培养的天神将他们收到苍山之巅,也就是原先苍梧枯化而成的山峰上。

  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企图颠覆自己法则正统的人,但也绝不愿冤枉任何一个忠诚于自己的人。所以其中的细节还需要时间来慢慢梳理。

  天庭被毁,意味着天界的法则缺失一块,与之相应的,对于下面的一个凡人世界而言则是了不得的倾天大祸——天破了。

  法则缺失,无数精怪尽数出动,搅得山河不宁,生灵涂炭……

  所以他必须尽快将其弥补起来。

  天界发生如此大事,还有绝大部分神仙此时才珊珊赶来。

  他们看着原本天庭位置被吞天兽搅出一个大动,意味着原本都是用缜密的法则布局的天界有了破绽。

  他们神情焦急而惶恐,彼此望着交谈着,一幅“这可怎么办”的样子,却是没有一个主动上前修补。

  就在苍要命令这些尸位素餐的神仙,每人出一份力,让他们拿出自己的材料来修补天界时。

  这些神仙一个个纷纷摇头晃脑,一个说:“我职位低下,哪有天材地宝。”

  一个说“我不过一个掌管人间姻缘的小神,清水衙门,也没有值钱之物。”

  又一个说“我掌管人间轮回,也是职业繁忙,没有宝物傍身。”

  又是这样彼此推诿。

  一遇到事情就各种哭穷哭弱,可是平时呢,掌管姻缘的随便牵线,还让其他人也网入其中,白白多出那些痴男怨女。

  掌管生死轮回的更是霸道,好人命不长,坏人活千年……

  要说那些芸芸众生的凡人,还信仰他们干什么呢?

  不知不觉中,天帝心中有所触动,总觉得有一些超越他以前“常识”的东西在识海中蠢蠢欲动。

  可是却因为有一层难以言喻的膜所阻挡,让他无法完全窥其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