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66章 你的真爱,我的不奉陪了
  梓箐看着简壬又换上那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禁不住哈哈大笑,是了,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呀。

  要让自己去出手对付吞天兽。

  哦错,应该是让她去牵制兆尨,从而搅乱天界,他们就好坐收渔利。不仅得了正义之名,还为自己捞得天大好处,真真打的一手好算盘。

  原剧情中,玄女虽然实力强大,奈何她一门心思的爱着简壬,被这些人当作棋子而不自知。

  玄女将吞天兽和兆尨一起封印了后,天界因为死伤天兵天将无数,许多中位神也相继陨落,许多职位空缺,功能部门缺失,法则运转失调,天界陷入大动荡。

  紧接着又传来上品仙园被破坏,几大天庭直辖的仙坊被洗劫。

  整个仙界的秩序陷入瘫痪。

  不知是谁挑了个头,说天帝管理不力,联名弹劾天帝……于是两方势力展开一场更加浩荡的战斗。

  这场仗一直持续了上千年,无数神仙陨落,下面无数凡人界更是精怪鬼魅频出,祸乱苍生,正所谓神仙打仗百信遭殃。

  而那个时候的玄女因为先前给白苏下了很多绊子,被简壬以及白苏的那些爱慕者们联手困在了清幽境内。

  玄女那时心如死灰,又被困住,更是无心理会外面的事,直到她最后想要结束这毫无意义的生命,把自己的任务传到了主神世界。

  梓箐通过宇宙魔方的推演,知晓后面发生的事情。才知道这所有一切都是一个局。

  从当初天庭建立之初就在酝酿的一个局。

  当初玄女因为深爱简壬而迁怒兆尨,而天帝真好趁机将兆尨安排到另一界执掌,如此方保平衡。然后顺了玄女的意,将其赐给了简壬,当然,他的本意是想让玄女作为内应监视简壬的,哪知这孩子太痴情太实诚了,愣是没理会到天帝的意。

  不过看在她还是个办实事的料,也就由她了。

  只不过后来发生暴乱,让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玄女竟然将兆尨连同吞天兽给封印了起来,让天帝一方阵脚大乱。那些伺机而动的人陡然爆发,不仅搅乱了整个天界,也想趁机干掉玄女,只不过她有阵法护体,一时间拿不下,这才让简壬使美人计,诱她进入清幽秘境的。

  如果说先前简壬不爱她,甚至嘲讽奚落她,她都可以忍受的话,那么这次,他竟然依仗玄女对他的爱将玄女诱骗进秘境,这才是玄女最后绝望的真正原因。

  苏霍扬起长剑指向梓箐,澳门赌博网站:怒喝:“你笑什么?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得等会打起来伤了和气……”

  梓箐扬手一巴掌挥了过去,苏霍的话音还未落下,身体就像纸片一样倒飞了出去。

  “不自量力的东西!唧唧歪歪的,真是聒噪。”梓箐丢下一句,便倏地拔地冲天飞起,往天庭方向激射而去。

  为了疏解胸中气闷,在这里耽搁的时间有些久。

  现在该发泄的发泄了,梓箐却是一刻都不想跟这些装模作样的,打着真爱,打着正义的旗帜的人撕。分分钟显得自己是多么狭隘自私。

  索性懒得理会,等他们自个儿好好地爱,她就不打扰他们的真爱和崇高了。

  原剧情中,玄女站错了队形,懵懵懂懂的就当了别人的枪使。

  这一次她懒得跟那些人唧唧歪歪,一副义薄云天正义凛然的样子,要是你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就是错误的十恶不赦的一样。

  当梓箐赶到天庭的时候,只见巍峨的九重天宫下方,冲出一头巨兽,将大殿前的广场冲破。

  探出布满尖牙的巨口,一张口便吞掉无数列阵的天兵天将。

  紧密的排阵被顷刻间破坏掉。

  无数法器打在它身上发出绚烂的火花光华,却连个印子都没留下。

  至于那些神仙们炼制的法宝,也只是对付普通凡人鬼魅小妖手到擒来,在这吞天兽面前却是毫无用处。

  丢到吞天兽面前,被对方像喝水一样,轻轻松松就吞吸进肚子里了。

  吞天兽跟小炉同出一宗,都是诞生于鸿蒙之中的至宝。能吸收天地万物为自己所用。

  不同的是小炉被人炼制成法器,能炼化万物,成为炼天炉。

  而吞天兽却是直接一点点地诞生出自己的生命,可以吞噬万物,是以称为吞天兽。

  这些有着仙神之体的天兵天将,体内本身拥有很多的能量,分分钟就被吞天兽吸入肚子,被独特的消化系统分解吸收,比它去坑半天的山石有用多了。

  还有那些法器宝物,都是被精心精炼过的,对于吞天兽而言也是不错的补品。

  是以吞天兽尝到了这般甜头,便扭动庞大的身躯,想要从下面的虚无之境中钻出来大吃特吃。

  天帝洞悉这厮的意图,心道,若是等这疯狂玩意儿钻出来,恐怕要把整个天界都要被它屠戮了。

  如此又岂能让其如愿,亲率天兵天将死守,不让它冲出来。

  兆尨变回本体,一只大鹏鸟,副翼展开遮天蔽日,翅膀扇动间正座宫殿如风雨中孤立的小树般。

  饶是如此,在庞大的吞天兽面前就相当于一只略微大点的小鸟。

  还好,他成功吸引了吞天兽的注意。

  天帝看出兆尨的意图,这是要把自己当作诱饵,将吞天兽引走。可是这洪荒巨兽可以吞天灭地,一旦被它盯上就很难脱身。

  心中大急,顾不得许多,连忙命人,“去,把玄女给我叫来——”临了又补充一句,“不管她提什么条件,只要把这吞天兽镇住,都行!”

  兆尨一边周旋,一边让周围结阵的天兵天将退开,听到天帝对传唤官的命令,本想冲过去将那传唤官拦下,可是自己一旦抽身,恐怕这吞天兽就会从虚无中挣出,更加难以应对。

  急得大喊:“不,不要叫她过来,这里我能搞定!”

  天帝见兆尨的样子,心中又气又急,怒其不争,正要训斥他几句,却听上空传来一声穿破云霄的大喊声:

  “我来了——”

  却见梓箐已经掠至天庭上空,凌空而立,神情威仪气势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