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65章 撕开伪装
  梓箐挥挥手,“好了,简壬,我们之间数万年的恩怨已了,曾经我对你的痴情,倾尽所有给你买的灵酒,灵食,就当我自作自受,付出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干。所以,你现在已经找到你的挚爱,那你们就好好的爱吧,也不用到我面前秀来秀去的,在我眼里不过是两只畜生在发情而已,且去吧,不要在我门前污了我的眼。”

  灵酒,又是灵酒!

  畜生发情?

  简壬从来没想到过,这个女人原来是这般的小肚鸡肠的且粗俗不堪。自己不就是喝了一点她的酒嘛,至于口口声声地挂在嘴边么?!

  更何况那是她色诱自己,喂自己喝的……

  “玄女,你不要欺人太甚。”简壬强压心中怒火,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

  梓箐挑眉,啧啧两声,“哟呵,我不过是说你喝了我的灵酒吃了我的灵食,说出实事而已,怎么就欺你了?先前叫你喝酒的时候怎么没说我在欺你呢?”

  简壬气的差点爆炸,“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小肚鸡肠的女人,那好,以前我喝了你多少酒吃了你多少灵食我还你便是……”

  他话没说完,梓箐就连忙搭口,“我就是这样小肚鸡肠的女人又怎样。对了,这才是真男儿嘛。敢作敢当敢认,我今天若是不让你归还我的灵酒灵食,到时指不定又说我玄女不成全你的磊落形象。喏,这就是几万年来我为你兑换的灵酒灵食的清单……”扬手甩出一支卷轴。

  若是让梓箐自己去整理这几万年记忆,不知道要弄到何年月,还要有方。他一感应到梓箐这邪恶又龌龊的意念,就很快根据玄女的记忆将所有信息整理出来了。

  方只是默默地将信息传递给梓箐,什么都没有说。哎,没想到他堂堂宇宙魔方,曾经身为大宇宙之心的他,如今会沦落到跟别人计较一点点吃食的地步。

  真是太丢人了。也不知道原主那般高傲的性子会不会对箐这样的举动反感?

  很显然他多虑了,当推衍出此时玄女寄宿在主神空间的灵魂状态时,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梓箐却浑然不觉,根本就没有“面子不面子”的觉悟。她想的很简单,人都是相互的,你怎么对我我便怎么对你。

  既然别人都那般不在乎自己羞辱自己了,还留着面子干什么?难道你不计较这些,别人就会高看你一眼了?

  对于这种本就对自己那般凉薄与阴狠的人,梓箐也就没必要留啥口德了,什么难听的捡什么说。

  直抒胸臆,积蓄了数万年的委屈不甘和怨恨发泄出来后,顿觉轻松多了。

  梓箐才不在乎他们听了心中会不会难过,会不会难堪。她就是要激怒他们!

  原本以为会将这些人气的暴走,自己正好趁机教训他们一顿。

  原主的实力跟简壬不相上下,但是现在,自己不仅参悟了原主的阵法,再加上自己本体的手段,应该略微能占点上风。

  其实是梓箐很想找机会检测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

  至于其它小妖仙,直接实力碾轧,根本就不在梓箐的考虑范围内。

  梓箐已经准备好狠狠教训这些仗着有主角光环恣意践踏别人尊严的小杂毛了,可是这些人只是作出一副愤恨不平拔剑弩张的样子,口中“你你你”了几个字,最后竟是连一句“硬”话都没说出来。

  简壬伸手接住卷轴,紧紧拽在手里,连身体都在轻轻颤抖。

  白苏拧这眉头说道:“玄女姐姐,我明白你的心情,我知道你心里其实还爱着小黑哥哥的,但是你为了成全我们,所以你不愿意承认,这些我都懂我都知道,我们会一辈子感激你的大恩大德。现在小黑哥哥被人陷害,如果这次不能平定吞天兽之乱,就,就会被……不关你是恨我也好怨我也好,都冲着我来,不要为难……”

  简壬皱着眉头,“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她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以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哼,亏得我还信以为真,看来是我太天真了……”他的样子明明就是想让别人多说点煽情的。

  梓箐忍俊不禁,笑了,“我怎么听着你的话有些酸溜溜的呢,貌似我说我不再爱你,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付出对你好了,你还不愿意了?”

  她偏头看向白苏:“还有小狐妖,你也少在那里自以为是妄自揣度别人的意愿,我是不是有情有义的人也不稀罕你们来给我评判。你以为你捡到了宝,你自个儿好生珍惜就是,不要觉得别人会跟你争跟你抢。我玄女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再重申一次,从此以后,我玄女和简壬没有丁点关系!你们这些真爱爱在哪秀都不关我的事,但是不要在我家门口骚,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你你……”

  白苏又气又羞,小脸涨红,左右看看围在她身边的男人,若是平时,普通小妖小仙这么说的话,这些男人早就冲上去将对方一番海扁,然后她只需在一旁作娇弱状就行了。可是现在,自己被这个女人如此羞辱,他们竟是一个都不敢为她出头?!

  心中轻啐一口,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白苏白嫩嫩的手指着梓箐娇叱道:“你你真是太过分了,亏我当初还劝小黑哥哥不要辜负你的情意来着,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众人本就是为了拉玄女下水而来,却没想到高估了玄女对简壬的爱,或者说高看了简壬的魅力值。

  才一开场就触了霉头。尽管此番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放低身段,好话说尽,可对方却仍旧如此粗野蛮横,根本不给挑眉台阶下。

  看来只有搬出天帝之名了。

  简壬指着梓箐,微眯着眼睛:“玄女,莫非你忘了当年代你受过的兆尨,此番挑拨了吞天兽卷土而来,直攻天庭。口口声声说要找你,要报复自己几万年的痛苦。哼,你还敢说你们之间没干系吗?定是有你作为内应才会让其长驱直入攻入仙界的。我们这次前来便是奉了天帝之命,拿你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