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7章 彼此彼此
  苏瑾撑起自己无比疲累又虚弱的身体来到医院,护士恶声恶气地指责她这个妻子是怎么当的,这个媳妇是怎么做的,是怎么当妈的……

  苏瑾懒得管别人的闲言碎语,去缴费的时候,只打算将这一个多星期的床位费和日常照顾费用交了。

  医院不可置信,说,这两人病情十分严重,不抓紧救治就会有生命危险云云。

  而韦军也大喊大叫,他一定要治疗,不要当残废。

  所有护士医生都给苏瑾丢卫生球:这什么人啊,老公和婆婆病了,竟然还没事儿人一样平静,真是个冷漠而凉薄的女人!

  吃瓜群众也是在旁边指指点点:这个女人太要不得了,竟然这样对自己的丈夫和婆婆……顺便再感叹一下世风日下之类。

  护士拿出一幅正义凛然的表情说:“你难道不给他们治疗了吗?你老公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感染了败血症是会死的,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你婆婆的脑溢血也应该去做个详细检查,看看是保守治疗,还是做个血管搭桥……”

  苏瑾很不屑,“我们治不治疗关你p事……”

  护士门脸上挂不住,你一言我一语对她诘问声讨起来。

  最后说:“你要是故意不让他们治疗的话,你这就是谋杀……”

  苏瑾回以同样轻蔑的嘲讽:“哟呵,没想到你们医院都是这么善良这么仁慈的嘛。那好,你们善良,你们救死扶伤,你们去治疗啊。你们不治你们就是见死不救,就是一群只知道瞎比比的biao子!”

  最后吵的差点打起来。

  苏瑾撩开自己的衣服,一幅豁出去的无赖样,“打啊,正好,我身上这些伤都还找不到人买单呢,现在在你们医院出事,正好让媒体把你们这些伪君子都曝光……”

  众人直骂晦气,竟然遇到这样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真是把女人的脸都丢光了。

  苏瑾轻嗤,这些一个个嘴巴上说的冠冕堂皇的人,既然没经历过别人的痛苦,又有什么资格去置喙别人的决定?!

  闹腾一通,最后医院还是帮她把人送了回去。

  这种刻薄又自私的女人,她不交医药费住院费,即便把病人留在医院里,不是给医院找事儿嘛。

  索性推掉这个包袱算了。

  苏瑾抱着孩子,小家伙还没满月呢,就经历了这么多坎坷。大概也知道母亲此时的悲哀,只是乖觉地睡觉。

  ……梓箐看着侦探社最新传回来的消息。

  唏嘘不已,心情也有些沉重。

  相比之下,原主那样的人生那样的结局真的好出太多。

  如果让原主那样的性格来站在苏瑾的立场上,恐怕早就被韦军和刘英文给生吞活剥了。

  对于无情的人,只能无情,对不要脸的人,如果你顾及面子,分分钟就败下来。

  梓箐收回放在棋盘上的手,适可而止就行。

  苏瑾这样的遭遇是她应得的,可是她又是这样的坚强女子,这样的努力,所以,以后她获得的生活也是她应得的。

  ……

  苏瑾将两人从医院接回出租屋,将孩子的东西全部准备好,因为她接连做了两次大型手术,一直在吃消炎的药,不能奶孩子,而且她现在身体虚弱的风都能吹倒,也没有奶。

  所以是买的奶粉,以及熬浓浓的米粥给孩子吃。

  而后,苏瑾才来慢条斯理地处理韦军和刘英文的事情。

  她是将两人塞在一个房间里的,让韦军交出银行卡,这样才有钱给他买药,给他妈买药。

  韦军看着苏瑾,紧紧抓着苏瑾的手,痛哭流涕,表示对那天的冲动无比后悔,甚至说到动情之处,还狠狠扇了自己两耳光。

  这一幕如果落在原主眼里,肯定心一下子就软了。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既然人家都这么情真意切地忏悔了,不是还有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吗,对于绝大多数女人而言,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可是苏瑾不是韩妙,她承认自己一开始也是在利用韦军,可是如果韦军不从一开始就故意对她保持暧昧态度,不故意灌醉她,上了她,最后还装的一副“是你勾引了我”的样子,她也没有利用他的筹码啊。

  如果她真是一朵小白花的话,那可真就有苦自己吞了。

  所以,他玩弄她,她借他的名,他利用她遮掩自己不能人道的隐疾,这很公平。

  后来的生活也是,原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

  他妈却横空冒出来破坏了这种平衡,愣是要给她上一把“妇德”的枷锁,凭什么!

  苏瑾看见韦军这个样子,心,早已冰封起来而平静无波。她轻言细语地说道:“知道吗,那天你差点将我打死,或者说已经被打死了吧,不过大概是老天爷觉得我的罪孽还没有偿还清,所以又让我活过来了。拜你狠毒所赐,我的子宫没了,我的身体也留下永久的隐疾……”

  “瑾,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我只是……”韦军语无伦次地辩解。而苏瑾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看着他。

  等对方平静后,她再次说道:“所以,现在我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如果你不把自己的拿出来,那就只有饿死。”

  “我我的包里还有几百块,你先拿去给我们弄吃的,然后再送医院……”韦军说道。

  苏瑾:“那几百块我已经用来给宝宝买奶粉了。”

  “你——”韦军登时就要发作,想到自己现在动弹不得,只能忍耐下来。然后说道:“你去把卡拿来,我我把密码告诉你……不过”他紧接着说:“不过你必须把钱取回来交给我,你要用多少我给你多少,因为那是我的钱……”

  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期望掌控经济命脉而控制自己吗?

  苏瑾现在不想跟对方讨论这种深层次的问题。

  而后转向刘英文,她虽然中风了,但是神智仍然清醒。

  她看着苏瑾,又是期望又是忌惮,可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了。但凡有一丝丝办法,她早就蹦跶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