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6章 报应(新年快乐)
  不,不我不能变成一个废人!

  韦军双手犹如钳子一样紧紧抓着刘英文的胳臂:“妈,妈,我现在就要变成残废了,你还把那些钱留着干什么?你快去交钱,交钱啊,让医生马上给我做手术……我残废了谁来给你养老送终。你把那些钱留着干什么?那些钱还不是我寄给你的,现在正好拿来给我做手术啊……”

  韦军因为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整个人精神濒临崩溃,神智都有些错乱了,以至于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刘英文整个人也彻底懵了,天呐,自己那么帅气风流倜傥的,让她无比骄傲自豪的儿子,怎么说残废就残废了?而且医生说,即便按最保守的治疗,整套手术下来也要三四万才行。

  人残废了,还要三四万?!

  先前儿子娶媳妇甚至媳妇生孩子,虽说他们之间闹过矛盾,但是实际上她是一分钱都没给,连一个“红包”的意思都没有。可见她骨子里是多么的悭吝。

  好吧,现在事情落到自己儿子身上,她心中说不出的苦啊。

  听到儿子一声声的谴责自己,竟然说那些钱都是他寄给她的?他每个月就寄给她那么几千块,也就勉强够她的生活费而已,现在还好意思说正好还给他?

  她可是去咨询了法律的,子女小的时候,父母有抚养义务,可是父母老了就应该由子女尽赡养的义务。所以儿子给她钱是天经地义的。凭什么现在要自己拿出去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刘英文指着韦军:“你你竟然说出这么忤逆的话来,行行,你现在翅膀硬了……”她还在为对方那句不给她养老送终而耿耿于怀。

  可是韦军心中焦急的是自己的腿,若是真残废了,他无法想象自己那么光明的人生该怎样继续下去。

  两人就钱的问题,直接在医院里争执起来。

  韦军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已经折了一根腿了,难道你要让我再废一条腿吗……”

  刘英文顿时就愣住。她可是什么都见识过的,一下子就明白了儿子的弦外之音。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儿子的胯下……

  “这这不可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个消息太过震惊,刘英文感觉眼前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医院立马抢救,人倒是救回来了,却是因为受刺激过度引发脑溢血,压迫了脑神经,瘫痪了。

  且说苏瑾被韦军劈头盖脸毒打了一顿,加上她才刚刚做完手术,先前因为刘英文在医院里胡搅蛮缠,耽搁了很多时间,让她元气大伤,现在是更加虚弱了,却没想到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回到家,男人像一头怪物一样扑上来,劈头盖脸就把她狠揍了一顿。

  而且是那种完全不留余力的,要将她置于死地的那种。肚子上的伤口直接崩裂,把她痛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瑾醒来,发现房子里空空如野,而自己整个下腹传来麻木的疼痛和一阵阵腐肉的恶臭……

  也就是说她至少在这里躺尸两三天,没死还真是一个奇疾。

  苏瑾的心变得冰冷。挣扎着爬到房间,将自己藏在床底下的隔层里取出钱。他们把她的工资卡手机都藏了起来,幸好她留了一手,另外藏了一部分钱在一边。

  然后打120。

  到医院以后,医生护士用一种怜悯而悲哀的神情看着她,“……你啊,也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竟是连骂都懒得骂了。

  伤口撕裂,感染,又没有及时的治疗,已经波及子宫……所以。

  摘除,然后重新缝合伤口,她在医院里休息了一个星期,等能完全下地走路了才办了出院手续。

  苏瑾回到出租屋,将所有东西全部翻找一通,终于在厕所的马桶背后找到她的包。

  手机早已没电,当她刚把电充上,就开始疯狂震动起来。

  电话接通,是医院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语气非常不善。也是,这一家子老少都在他们医院里。

  一分钱没交,说不管吧,那些人铁定要说他们医院多么没人情味,只看钱之类。

  而他们根据韦军提供的电话,将所有能联系到的联系人打了个遍,不是说电话打错了就是说不认识这么个人。就连韦真和韦玲,以为又是刘英文的那招骗钱的,直接把电话拉黑。

  最后他们只能打苏瑾的电话。

  可是这几天一直都打不通。

  现在终于通了,对方的语气能好么。

  说道:你究竟是不是韦军的老婆,是不是你儿子的妈,是不是刘英文的媳妇,是的话就赶紧的把钱带来,交钱做手术……

  苏瑾忍着心中疑惑,问:前几天回老家,忘记带手机了,请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方没好气地应了一句:你来了不就知道了……

  苏瑾挂了电话,心中冷笑,“还让赶紧的去交钱?”呵,她是吃多了撑的么!

  她懒得理会,自己现在身体很是虚弱,需要尽可能多的休息,补充营养。果断的倒头大睡。

  过了一天,医院见还是没人来认这笔帐,再次给苏瑾打电话。

  苏瑾慢悠悠地问:“我就是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万一你们是骗子呢……”

  对方气的要死,然后把韦军,刘英文的情况说了出来。

  苏瑾哦了一声就挂断电话,然后放生大笑,报应,果真是有报应的啊。

  她并没有因为男人残废了而感觉天塌下来,也没有觉得婆母瘫痪很绝望,他们曾经那样对待自己,现在听到他们双双倒病床上,她比谁都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韦军是什么样的人,无能,自私且凉薄。

  虽然曾经一度她差点都被他帅气英俊的表象所迷惑,但是看他每次在面对自己与他妈之间的矛盾时,都装出一幅“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为什么要惹我妈不高兴,你身为二媳妇就是应该怎样怎样……”的表情时,澳门赌博网站:她就知道,这样的男人,只有你在完全满足了他所有物质条件和各种虚荣自尊的基础上,才会有人们表面上看起来的夫妻恩爱登对。

  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