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5章 崩溃
  苏瑾感觉这一切就像是中彩票一样,偏偏还是自己挤破头钻营得来的。

  当韦军看到报告上孩子的孕周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这几个月来,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哪一样不是花的他的钱?!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帮别人养孩子!

  护士竟然还让他去交住院费医药费…他差点就爆粗口。

  交钱?交p的钱,他甚至都没有去病房看还没清醒过来的苏瑾,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在医院里爆发出来。

  那样的话,他一直苦苦维护的自己阳光俊朗的形象就会崩塌,而那些好事者一定会问为什么会对一个刚刚生产的女人大打出手,恐怕很快就把这件丑事传扬出去了……

  韦军直接折身就走。

  不,他还不能把这件事情捅出去,因为到现在,仍旧没找到治愈他“隐疾”的办法。

  若是让母亲知道的话,恐怕会崩溃……还有同事,还有……那些一张张表面善意实则内心阴险的嘴脸,他们一个个都等着看自己笑话。

  别以为他没听到,他们都在背后嚼舌根子,说自己长得帅有屁用,没钱没本事,配不上美容大亨的韩妙,被别人甩了。

  若是现在再让他们知道,自己老婆生的儿子不是自己的种,还不知道他们怎么嘲笑自己呢。没本事,连自己被戴上绿帽子都不知道,还傻戳戳地给别的男人养儿子……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在酒吧里买醉,被混混掏光身上的钱物……却只有几十块,直骂晦气,看起来穿的人魔狗样,却是个穷鬼,一气之下,将他狠狠揍了一顿。

  三天后,他又冷又饿,不得不回到出租屋,便看到自己母亲和大姨正围着那个孩子高兴地逗弄。

  见他回来了,还兴奋地说:“军军,快来看,我的乖孙子多乖啊……”

  “是啊,跟军军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大姨在帮腔。

  这让刘英文心中非常受用。

  韦军看着那一团小小的带着红惺惺的东西,顿觉无比恶心,脑袋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苏瑾和其他男人那啥那啥时的场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清纯的女人,竟然是一个荡妇!

  心中窝囊的很,眼中冒着熊熊妒火,差点就想冲上去直接将那个肮脏龌龊的“结晶”扔到地上,踩死!

  刘英文没听到韦军的回应,回过神,才发现韦军身上衣裳又脏又烂,头发糟乱,脸上一块块的乌青,走路还一蹶一拐的……“军军,你这是怎么了……”

  韦军感觉喉头有东西堵着,上下不得,最后只说道:“我我这两天去出差,路上遇到一个碰瓷儿的……”

  刘英文两姐妹开始声讨那些碰瓷儿的,并说要去报警。

  韦军拦住她们,借口自己很累,洗漱一番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头痛哭。

  ……原剧情中,韩妙为韦军付出时还要顾及他的自尊心。

  为他生育女儿,他们却不把她当人看,还以“女人也要独立”为由去方难一个月母子,以“媳妇就是应该孝顺”来挟制她的思想。

  最后却还因为韩妙生的是女儿,而他妈想要一个孙子,听信一个神婆的胡言乱语,不惜将薰薰害死——

  想来,当初刘英文能做出那样的事,若是没有韦军在暗中纵容,她也不敢。

  所谓知子莫若母,儿子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她就明白儿子的心意。

  所以,她是因为看到儿子对这个女人的嫌弃,对薰薰的漠然,才会做出那般下作手段的!

  ……梓箐看着侦探社递回来的最新信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还是太善良了呀。

  想原主当初在医院里可是被活生生折腾了近三十个小时,最后才不得已剖腹产的,而后又因为医疗和营养没跟上,让原主元气大伤,一直都没复原。

  这次,她其实也很想让那两个老虔婆在医院里使劲儿折腾的,最后却还是忍不住让人打电话报警。

  毕竟当时护士医生和那两个老婆子抓扯着,苏瑾又陷入昏迷,那些吃瓜的群众看热闹都来不及,戴着“怜悯”的面具,实则唯恐不闹出点啥事儿才能平息他们的八卦好事之心。

  没有谁会想到去打电话报警滴。

  至于韦军,她当然不会找混混去整他,那太掉价了。不过却是在他们踢打的腿上稍稍动了下手脚而已。

  ……

  苏瑾最后还是回到出租屋,被韦军揪着头发摁在地上扇耳光,又打又歇斯底里地吼叫,状若癫狂。

  刘英文觉得心中解气多了,想到以前儿子那么维护这个女人真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孩子生下来了,自然也没啥好顾及的。可见在儿子心中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人。

  眼看着把苏瑾打的鼻青脸肿,昏死过去,她才假惺惺过来劝,“唉,夫妻间有什么矛盾,吵吵就行了,我说你这背时孩子,怎么能打人呢。还要让她奶孩子呢……”

  刘英文感觉心中无比憋闷,却怎么也不能说出口,最后吼道:“你懂什么——”然后跑了出去。

  刚下楼梯的时候,大概是刚才骑在那个贱人身上打太久,腿都蹲麻了的缘故,此时突然运动,感觉腿上一软,整个人咕噜噜地滚了下去。

  送到医院,一通检查下来,医生神色怪异地看着韦军,说:“你的腿骨骨头已经坏死,现在推荐两种治疗方法,一是保守治疗,清除坏事组织,不过也只是保留腿的样子,不能用力,而且一旦感染就会危及生命。二是直接截肢,这样以后就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韦军整个人如堕冰窖,怎怎么会这样?!

  他只是记得那天晚上他被几个混混打了一顿,有人踢了他的腿,而且回到家里全身疼痛,心力交瘁,完全没注意到有什么,却没想到会变得这么严重。

  他无法想象自己残废后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最严重的后果,死亡,身体更是因为这无与伦比的恐惧而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