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4章 闹剧
  其中一个民警见病床上的人已经昏迷过去,生命垂危,如果让这两人再这么继续闹腾下去的话,恐怕会出人命的,而且还是一尸两命。

  再加上这两个老婆子也太具有攻击性了,便用电棍将两人击晕。

  于是周围围观的吃瓜群众立马风向转变,开始为这两位老人鸣不平。

  瓜众1:这两位老人的做法是有些不讲理,可是你们也不能用这么暴力的手段去对付她们啊。

  瓜众2:看她们年龄都那么大了,还被电击,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得尊老爱幼。

  瓜众3:这就是暴力执法,自以为披着一层皮就可以为所欲为,唉,真是世风日下哦。

  瓜众4:这两位老人为什么那么坚持要让那个女人自己生孩子?其他人都没这样,却偏偏对这个女人这样?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里面定有隐情,说不定是医院搞的鬼……

  就像是说那些被狗咬了的人,为什么狗没咬别人偏偏咬你?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狗祖宗的事情了。

  这句话引起周围一片附议,深以为然,肯定是医院为了赚钱……

  医院也是有苦难言,此是后话。

  好在终于给苏瑾做了手术。

  不过因为羊水破的早,又打了麻药,还耽搁了那么久,孩子被取出来的时候已经全身乌紫,生命体征十分弱,只能立马送进保温箱抢救…

  苏瑾也是元气大伤,整整两天后才慢慢苏醒。

  身体说不出的沉重和疲累。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真是作孽,竟然遇上这样的人家……”

  苏瑾努力骗过头,朝声音来源看去,是一个护士,正在给她做常规检查,一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苏瑾感觉喉咙干涩的厉害,“护士妹妹,请请给我一杯水吧。”

  护士其实也很忙的,每隔两个小时就需要检查很多病床,不过看她实在可怜,便去自己的护士站用纸杯倒了水来。

  苏瑾左右看看,问:“请问你们看到我的包了吗?”

  护士说:“没看到,你做完手术那两个老太婆就把你的东西全部拿走了。”

  苏瑾感觉心底一片冰凉。

  又说:“我能借一下你的电话吗?”

  她明白自己身体很虚弱,澳门赌博网站:既然对方能做到那个份上,还把自己东西收了。那就根本不可能指望她们能来照顾自己。

  所以她是打给自己先定的月嫂公司打电话,可是电话那一头刚接通,听到她是某某,立马惶恐地叫起来:“哎哟,我拜托你以后不要打来了,你们家那档子事我伺候不来,你去找别人吧……”

  ……

  “……那个挨千刀的哟,我说了让她自己生吧,她就是娇贵的很,硬是要剖腹。啧啧,这一刀下去就是两万多啊,我儿子那么辛苦挣的钱可不是给她这么糟蹋的。现在医院竟然说还要交钱?这这不是要把我们给逼死么……”

  刘英文捶胸顿足,就差像那天在医院里一样醒来后在地上嚎啕耍泼了。

  “竟然还想请月嫂?真是想得美,若不是我在这儿,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出去呢。”

  “再说了,明明我这个当婆婆的就在这里,她去请个月嫂来,那不明摆着在打我脸,说我没照顾媳妇么?”

  她姐姐小声道:“算了英文,你不是已经将那个月嫂遣走了,还把先前的订金给要回来了吗?就不要跟那些小辈们置气了,他们不懂的过日子,你在这里把关还怕他们乱来吗?以前大侄子不是给你寄了很多吗?你不会是真的全用完了吧?”

  对方话音还没落下,刘英文顿时就像炸毛的鸡,“我的姐姐哟,你怎么现在还帮着那个外人说话呢?那是我儿子给我赡养费,现在就算我不拿出来,难道他还能把我赶出去住大街,不管我了?我就直接去告他——”

  “那……医院里的那个你怎么办?”韦军姨朝门外方向努努嘴,“我看军军那天只是去了医院一趟,然后就说出差急匆匆的离开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若是真有什么好歹,以他先前对你和那女人的态度,恐怕他会……”

  说到这些,刘英文心中就像烧着一团火,“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哼,你还怕她死了不成?给了那么多钱,我就不信医院能把人在那里饿死渴死不成!”

  “那……孩子怎么办?总要把孩子接回来吧。”

  刘英文此时脸色才稍微缓和一点,带着一丝得色,“那可是我的亲亲大孙子,当然是要接回来的。我们下午就去吧……”

  还好孩子抢救过来,现在一切正常,两人去医院把孩子抱走,愣是没去管苏瑾。

  护士过来让苏瑾打电话叫自己亲人来把医院的帐结了,并把孩子的事情给她说了。

  苏瑾心中又是悲凉又是嘲讽。

  她突然想到韦军,于是问道:“……我丈夫来过吗?”

  “你晕倒后就给你丈夫打电话了,你刚手术完,他就来了,因为你和孩子都生命垂危,所以让他签了字,然后住院费都没交就走了……”

  “签字?”苏瑾心中一突,身体一顿,旋即又松懈下来,软软地躺回了床上。

  难怪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原来,原来他肯定是看到了孩子的孕周……

  心讨,看来他终究是发现了啊……

  可是既然发现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为什么……为什么他妈却那么紧张孩子,把孩子接走了,却把自己留在这里?

  唯一解释就是,他并没有把真相告诉他妈!

  为什么?

  点点记忆浮上脑海,想着每次自己想找他“办事”,他都推推拖拖……莫非是他身体有问题?!

  苏瑾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笑自己,也笑那个自卑又自私的男人。

  自己在算计别人的同时,别人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当作一件遮羞工具?

  苏瑾感觉遍体生寒,自己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她们会闹到医院里;

  没算到她们会那么疯狂和蛮横;

  没算到她们竟然会将自己请的月嫂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