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3章 极品啊……
  就好像自己不顺着他母亲的意思,自己就是一个多么恶毒的媳妇,多么不孝顺一样。

  完了他总会在后面跟一句“你怎么这样的人啊,她是我妈,你都容不了?”一听到这样的话,就让苏瑾心塞不已。

  若只是因为对方是“老人”自己就应该尊重应该孝顺,那这世上千万老人,自己当圣母也孝顺不过来啊。

  再说了,这世上事都讲个因果,讲个相互。

  是因为他是自己丈夫,她是他妈,所以自己才会去尊重,但前提也是她同样也把自己看作她儿子的媳妇。

  若是对方本来就觉得媳妇就理所应当是她的佣人,那就大错特错了。那么,她又凭什么要去尊重一个把自己当佣人的人?

  就好像孝顺公婆是天经地义,若不然就是违反伦常,十恶不赦,受人唾弃。

  然而这并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尊重是相互的,是建立在两个人是婚姻关系和彼此真诚相爱相对的份上,不仅仅只是要媳妇孝顺公婆,女婿也应该同等孝顺岳父岳母才是。

  实际上,人们只是看重前者,至于后者,女婿能够“甜甜”喊一声“爸妈”就算是他们做到的极限……

  苏瑾也是豁出去了,“……她是你妈,要尽孝道的是你,不是我。随便你怎么说我都行,我就是这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她到这里来,是怎么对我的,难道你都没看到吗?我现在还是孕妇,就各种给我小鞋穿,以后带孩子了还怎样拿捏我都说不定呢。”

  韦军又是那种很疲惫很疲惫的样子,“不要这样嘛,我妈不是那样的人。那你就看在她是我妈的份上,你就不能多忍让一点吗……”

  大概因为气的很了,肚子传来一阵一阵的痛。

  苏瑾看了很多孕产方面的书,知道这就是动了胎气,幸好她先前就做了充足的准备,此时只需要直接给医院打电话就行,对方就会开救护车把她接到医院去。

  韦军突然接到电话,说公司有事,要他去参加一个应酬。

  苏瑾就说:“你人不去,那就把银行卡给我……”

  “银行卡?”一提到关于钱的问题,韦军就像是屁股上着了火一样,“你不是自己有工资吗?我知道这几个月你都是用我的钱,你的钱肯定是存起来了……”

  苏瑾那个气啊,“韦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是你老婆,我在给你生孩子,你不去陪我生产就算了,好歹你要把费用交了啊……”

  韦军有些气弱,嗫嚅着说:“是你在生孩子,我,我我又帮不上什么忙……”

  不管苏瑾怎么说,韦军都不肯把自己的卡交给她。

  苏瑾激动之下,肚子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同时裤腿上一热……羊水破了,脑袋传来一阵眩晕,差点晕倒在地,连忙扶住桌沿。“你你好凉薄……”

  正好救护车来了,赶紧抬上车子,因为她是有预约的,立即准备手术…

  梓箐听到私家侦探社传回来的消息,轻嗤一声,跟原剧情中如出一辙啊。

  没想到苏瑾还是一个心性这么谨慎老练的女人,想着原剧情中她在原主婚姻存续期间,跟韦军勾搭成奸,最后还坐享自己的财富。若是就让她这么“顺顺利利”地生活,简直太对不起任务者称号了。

  且说刘英文在苏瑾这里吃不通,心情憋闷,便到自己的姐姐那里去散心。

  她姐姐也是个狠角色,听到侄媳妇这样不听话,开始数落起来。于是刘英文便让姐姐去给自己壮壮声威。

  于是便一起返回z城,到家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刘英文说,“大概是是去上班了,等晚上回来再好好收拾她……”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是陌生号码,她连忙接通,“什么,剖腹产,要家属签字?什么医院,好好,我我马上来!”

  刘英文一边骂骂咧咧“败家子”“娇贵”之类的话,一边拉着姐姐就打的,直往医院里赶。

  事实上现在医院手术都是嫡亲的人签字,也就是必须要有血缘关系才行,即便是丈夫也不行,如果没有,那就自己做主。

  再说,先前苏瑾就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所以医院根本不可能给她们打电话让她们去签字。

  没错哒,还是梓箐干滴。

  看他们每天过日子就像间谍打仗一样,原主积淀在身体中的怨念就会消除一分。

  当刘英文两姐妹赶去的时候,苏瑾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

  刘英文嗷地叫了一声,两人就像两头发狂的野猪,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长长的獠牙,雄赳赳气昂昂地撩开一众护士护工,直往手术室冲了进去。

  然后蛮横地将病床给拉了出来,说:“不准剖腹产,不准手术,让她自己生……”

  所有医生和护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弄的懵了,他们倒是见过有些尖酸的婆婆,可是却没见过这么……凶悍的。

  纷纷前去劝阻,说现在麻药已经打了,而且孕妇羊水已经破了耗下去的话母子都有危险。

  她们却根本不管不顾,说打麻药也能弄醒,就让她自己生……

  苏瑾虽然打了麻药,虽然很虚弱,但是意识仍旧清醒,见周围的护士跟那两个老女人吵作一团,她用尽全身力气对旁边的医生和护士说:“拜拜托,打打……110,请请给我做手术。”

  可是吵嚷的实在太厉害了,两个老女人死死把病床把住,甚至干脆坐到上面去。

  护士上去推她下去,她就嚷嚷“医院打人了,医院要打死人了”

  于是引来更多人围观,直到把整条通道堵的水泄不通。

  苏瑾的话直接淹没在这一片嘈杂中。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带着满腔的怨恨和不甘,最后意识沉入一片迷蒙中。

  还是有头脑清醒的人,见这两个老女人实在凶悍破烂难缠,根本说不通,还动不得。

  于是打电话报警。

  很快来了两个民警,可是面对这两个蛮横的老女人,他们上去劝阻,脸也被抓花了,还被咬了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