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1章 各怀鬼胎
  可是每当苏瑾有那方面的暗示,韦军双手抓着对方肩膀,扳过来与自己对视,用很深情很认真地语气说道:“现在你和孩子的身体才是最重要,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这话从他帅气而性感的嘴里说出来,尽管苏瑾心中有些不相信,可仍旧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只有韦军自己心里清楚,每当看到苏瑾故意穿上性感内衣,喷上某些能让人冲动的香水,故意跟他挨挨擦擦时,他心中的挣扎和惶恐。

  关键是他的心理和性取向都完全没有问题,他内心有非常渴望非常渴望的冲动,可是那种乱窜的力量就是无法汇聚到小腹,无法让那玩意儿站起来。

  而且算起来除了那次跟苏瑾酒后嘿咻嘿咻,已经近近一年没有开荤了。

  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渴望是多么的强烈,却又无法发泄出来,该是何等的焦灼呀。

  惶恐的是,万一对方现在知道自己不举的事实,肯定会跟自己闹掰。以对方的性格,肯定会把自己唯一的孩子引产…他可不能让韦家绝后呀。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稳住对方,只要把孩子生下来了,有孩子吊着她,即便知道了事情真相,她也蹦跶不起来了。

  其实回z城后,韦军又去好几家医院检查了,结果和先前一样,性障碍。

  不仅如此,他还去了另外几家夜总会,找小姐给他服务,可仍旧没让那小家伙有丝丝重振雄风的迹象。

  身体和心理都没问题,那问题就应该出在前列腺的神经丛上。

  人体感受外界刺激,并且通过大脑运算,再作用到神经中枢,经过神经丛去控制肢体反应。

  只可惜那里的神经丛实在是太复杂了,而且几乎肉眼不可见,更遑论怎么去修复了。

  就连韦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失去性能力的。只知道自己最后一次是跟苏瑾,莫非是她给自己动了什么手脚?

  可是细想又不可能,她不会笨到自己把男人弄“废”了,明知道会当寡妇还要嫁给对方吧?而且她每次挑逗自己的时候完全不似作伪。

  韦军在担心自己的事情败露,而苏瑾此时又如何不担心对方看出她肚子与正常月份有些不一样。

  因为要比那一次完一两个月,所以她每天拼命地补充营养,饶是如此,肚子看上去仍旧比正常月份小一点。而且每次产检她都是一个人去,然后立马把报告单毁掉。就是不让对方知道胎儿的真正月份。

  两人虽然各怀鬼胎,也不觉得活得累,反而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和谐。

  ……

  梓箐在这半年时间内已经完全打开了市场,钱滚钱,将所有盈利再次投入,在z城开了三家连锁店。

  而且美容行业有的是资深美容师,梓箐的手法算不上老道,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她的美人膏精华液,都是她自己独创的。

  所以她正式从“亲自动手”中退了出来,建立一个小型手工作坊,专门制作美人膏和精华液供给自己店内所需。

  名气一打开了,那些明星大腕也纷纷前来要求服务,对于这些人,收费自然又是另一个层次……唔,要对得起她们的身价才行啊。

  说她日进斗金,财源滚滚也不为过。

  现在,梓箐正打算再次扩展连锁店,采取加盟模式,将自己的美人坊扩展到临近的几座城市,统一的经营理念。她提供材料,收取费用。

  梓箐对这些细节上的打理并不热心,所以直接交给专门的公司来处理,不仅效率,还细致稳妥的多。

  事业蒸蒸日上,而且每天接触到更多更光鲜的群体,让她也逐渐跻身了“上流社会”,甚至有很多晚会什么的都邀请她前去。

  这些大型的很有名气的宴会,对于普通人而言,有这样一张入场券是无比的荣幸。

  去里面认识更多大腕,为自己增加见识,以及钓个kai什么的。

  而这些梓箐都不需要,她不会以被邀请觉得荣幸,而是在朝着别人以能请到她而感到荣幸。

  她有这个时间更喜欢去看看星星,想,在夜空的另一边,是否有人也在如她这般的仰望。

  梓箐拜托了几家侦探社,对韦军和苏瑾进行全方位的“关心”,并每天送上一些信息。

  看见他们那么用心良苦地彼此算计着对方,梓箐觉得心里安慰多了。

  ……

  对于韦军和苏瑾两人而言,就算是这样自欺欺人的平静也没有持续多久,就得知刘英文竟然将家里所有东西全部买了,拎着包到z城来的消息。

  韦军觉得是一个头两个大,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工资也就勉强够两人房租水电气网以及两人生活费。如果再来一个人,而且是大手大脚花惯了钱的母亲,那才真是真正的头疼。

  刘英文来的第一天,家里就发生一场世界大战。

  她要苏瑾将工资卡交给她保管。

  苏瑾又不是原主,那会那么笨,明知道这个婆婆不好伺候还把自己以后的生存命脉交到对方手里?

  其实韦军心中也在想,这几个月家里大大小小的开支都是用他的钱,苏瑾既然自己在上班,也应该承担家庭开支才对。

  他因为理亏心虚,所以不敢说,此时母亲来了,提起这一茬,于是他就在旁边和稀泥。

  “瑾,妈也是为了我们好,你就不要那么强势了嘛。就听我妈一次,行吗?”

  苏瑾气极而笑,先前还以为这个男人转性了呢,没想到都是假的。也不管了,到时只要把孩子生下来,该咋过就咋过。

  “韦军,你一个大男人家,不会是想让我现在一个大肚婆来赚钱养家吧?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那天要是说你没这个能力养我们娘两,你早说啊……”

  这是韦军的软肋,他最怕别人说他不行,说他用女人的钱。

  他很是无奈又疲惫的样子:“瑾,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这不是我妈在那里说嘛。既然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的就是你的。与其把钱分散开放,还不如放一起,有什么事情也好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