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50章 养儿防老
  以前哥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韦真就跟他说过,不要把钱全部寄给妈。虽然是农村,但是她花钱比谁都厉害,是无度那种。

  想以前,他爸还在的时候,在外面当包工头,每年挣个几十万是很轻松的事情,可是家里房子仍旧那样,而她自己买衣服买保健品……而她爸爸在工地上出事后,她妈竟然说出不让她读书了的话来,要她去打工赚钱来养家……

  当时要不是哥哥已经出来工作,并且说他来养家并供她读书,恐怕她高中没毕业就出去给人洗盘子了……

  她很清楚自己母亲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听说过年哥哥要带媳妇回去,肯定会出现很尴尬的事,自己索性懒得去凑活。正合适自己也找点工作。毕竟以后哥哥自己要成一家人,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给自己钱了。

  果真,她听母亲电话中带着哭腔的埋怨,就知道这个年他们过的并不愉快。

  刘英文说:“现在你哥有媳妇不管我了,一个老婆子,走不动跳不动,还经常病着,我的日子可咋办哟……”

  韦真知道对方下一句就是让她不要读书了,出去工作算了。

  果真,刘英文说了半天,最后还是说道:“真真,你现在也长大了,你可不能像你哥那样当个无情无义的人啊。反正你现在大学也读了,就出来工作吧,妈帮你管着工资,要不然每个月寄个两三千也行……”

  韦真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深吸一口气,说道:“……妈,我我这里信号不太好,你说的什么我没听清。哦同学找我上自习去了,下次再聊啊……”

  挂断电话,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心里说不出的沉重,她想,自己真的是那个忤逆不孝的人吗?

  刘英文唉声叹气,到自己养女那里去。养女韦玲小学没毕业就让她出去工作了,每个月赚的钱都交给她。

  后来嫁给邻村一个青年,对她还不错。

  韦玲一直都记着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所以以前把所有工资交给他们没有丝毫怨言,后来养父死后,哥哥姐姐也不在家,她便经常过来,或是将煲好的烫拎过来,或是拿些补品之类。可是渐渐的,母亲对这一切都不满足,而是对她说:“你给我这些都没用,还不如直接给我钱算了。”

  韦玲一根筋,回去跟丈夫商量,母亲老了,父亲又不在,不如给她买养老保险,这样以后都有保障。他们家里虽然家境一般,但是丈夫为人很踏实诚恳,想了想,应了,好不容易凑了十来万出来。

  刘英文一听说要拿这个去交给国家,说什么也不同意。说,钱还是要揣在自己兜里,你们就把这钱直接给我算了。

  两人于是把钱给她……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用的,没过多久,又在两人面前哭穷,说家里要修房子,他们也应该出一份力。

  韦玲始终没有把“自己是嫁出去”的这句话说出来。先前竭尽所有凑那么多钱出来,就连生孩子都过的十分困窘,刘英文只送了两百块钱!韦玲的心便有些淡了,现在对方又说要钱,便答应的没先前那么顺溜了。

  可是刘英文却是隔三差五的到养女家里来,来就各种聊,最后就落到钱字上面…

  最后两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差点就把整个家卖了,给了刘英文两万……

  不过这关系也算是弄生分了。

  这次,刘英文再次找来,亲家母便直接说:“他们出去打工了……”

  刘英文说些“儿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人老了不中用了,儿女都不管自己了”之类的话。亲家母却是懒得理,自己做自己的事。刘英文说了一阵没趣,悻悻离开。

  且说韦军和苏瑾两人回到z城,请的假才用去两个星期,想到自己现在的困境,于是向公司申请提前恢复上班。

  可是公司却说,他们已经找到人工作了,如果他要继续上班的话,可能工作就会有所变动。并且还要等上面的通知安排。

  这一等就是两个星期,然后传来消息,说现在公司里的确没有什么空缺,就让他去当办公室主任的助理。

  其实就是给别人符印治疗,传传文件的打杂的。

  韦军不可置信,自己可是人才,是精英,怎么去干那些打杂的事情呢?

  对方的话却是很强硬,你爱做不做,如果不做的话后面还有人排着队的想要这份工作呢。

  韦军一时之间打击太多,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时拂袖离去。

  如此他的工作真的丢了,那套公司租的公寓自然也不能住了。

  两人只能搬出去租了一室一厅的房子。

  不管韦军如何拮据,没钱,苏瑾始终没有开口说自己拿钱出来贴补。其实她这几年也是有些积蓄的。

  苏瑾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子,她知道不能将一个男人逼的太死,否则只能物极必反。所以她主动去找了一份工作,不至于让自己饿肚子。

  不过她却没有像原主那样将钱给韦军用,也没有把好吃的一个劲买回家。

  韦军没有经济来源,老婆的又不给他用,因为先前苏瑾就说了,男人养老婆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凭什么女人又要怀孕生产带孩子照顾家务了还要自己去赚钱?

  因为对方先就用这句话把他堵死,所以也就不能用对付原主那一套“aa制”“女人要经济独立”来对苏瑾。

  韦军形象气质很不错,而且高学历,又有在大公司的工作经历,很快就在一家小公司里找了一份总经理助理的职位,工资一个月五六千,虽然比以前一个月几万相差太远,但节约点用,一个月也勉强能应付过去。

  原本以为这样过下去也不错,苏瑾见韦军变得踏实下来,不管他内心对自己怎么看法,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只要老老实实为这个家就行。

  不过苏瑾发现一个问题,貌似两人结婚后这几个月,他一次都没有碰她。

  她去问过医生,其实只要过了前面三个月的危险期,做的时候不要太剧烈了,都是可以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