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9章 终于遇到对手了哇……
  刘英文端坐上位,就等着对方给自己跪着敬媳妇茶,却听苏瑾说:“我们那里可没跪着敬茶的规矩,也没跪着给别人洗脚的例子,我连我自己的爸妈都没洗过脚,凭什么……”

  这句话就说的有些过了,韦军眉头紧锁,干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呵斥:“瑾,别乱说话,怎么说也是我妈啊。”

  苏瑾现在越发觉得对方是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才这么紧张自己,想着先前他对自己的玩弄和无情,此时不是拿乔的最好机会么。

  苏瑾偏过头说道:“哼,是是,现在我一个弱女子跟着你到这里,就连你也欺负我,别人如此糟践我你也不护着我,我我跟着你还有什么意思,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我我走就是了……”

  韦军顿时急了,在自己还没解决自己的身体问题前,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留住的。当然,有孩子作为条件,就能把她栓在自己身边,如此,就能帮自己掩饰自己的“难言之隐”。

  思及此,他连忙上前拉住苏瑾,温言相劝,“瑾,不要这样好不好……既然你不喜欢这么,我们就不做了。我妈也是个通情达理,很好说话的人,你好好跟我妈说说,用得着动不动就说走吗?”

  苏瑾来劲儿了,“什么,这些莫名堂的规矩都是你们在那里红口白牙说的,为什么要我去给你妈解释?要解释也是你去,他是你妈,既然你觉得你妈那么通情达理那么讲道理,那你就去说啊……”

  苏瑾在单亲家庭长大,大多数时候都是寄宿在舅舅家,跟表姐一起,把表姐当作自己的亲姐姐。而表姐也对她是无话不谈,自然也说到了她婚姻中的不幸,很大程度便是因为她一步步忍让,最后让到连自己都没有退路了……

  最后表姐说:以后不管你找了个什么样的男子,不管你心中是如何的爱,也不管他口上对你说的多好听,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不需要去听别人说的那些“贤良淑德”,你只需要做到“彼此相安”即可。

  因为你和婆婆之间的唯一纽带就是你的丈夫,她的儿子,仅此而已。那些所谓的“尊老爱幼”,不是说因为是老人长辈就可以原谅包容她所有错误,也不是因为她是丈夫的母亲,就必须完全无条件遵从。

  若是你一开始就这么做了,那么以后做,便是你的本份,便是理所当然。所以一开始就要保持自己的独立和尊严……

  苏瑾一开始想不明白,可是后来遇到的男人多了,她也心动过,也想要全身心的付出过。可是正如表姐所说,男人的真心与“他没钱就会对你好”,没有半毛钱关系。也是她自己用自己血的教训总结出来的。

  韦军当然是想苏瑾对自己母亲恭顺一点,听话一点,乖巧一点,可是没想到她竟是这么不懂事…谁叫自己现在是有苦难言,也只能先安抚自己母亲了。

  可是刘英文是什么样的人,性格十分强硬而泼辣,而且人高马大。没想到自己的儿子非但不帮自己给媳妇立规矩,反而还帮着外人来欺负自己。顿时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

  于是原本很喜庆的年,很欢乐的一家人团聚,硬生生变成了婆媳争夺大战。

  刘英文一通哭天嚎地,一声声地哭唱:“有了媳妇忘了娘,挨千刀的,忘恩负义……”

  ……在原剧情中,韦军是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因为原主是真的爱他,真的想要跟他过一辈子,所以哪怕他只是轻轻皱下眉头,就会心疼,就会开始各种自我检讨,然后努力做的更好……

  刘英文不仅没有立成威,反而让媳妇压了一头,哪里气的过。于是便问韦军要钱。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韦军正为钱的事一个头两个大。

  原剧情中,原主就把这些事情帮他应付过去了,他竟然还说两人是经济独立的,是aa制的,让原主付出了还没落个好字。

  韦军说:“我以前不是给你寄了那么多钱回来吗?怎么现在又说没钱了?”

  刘英文顿时更来气,嘴唇哆嗦半天,才鼓着眼睛瞪着韦军,说道:“怎么,你现在是不想管我这个老婆子的生活了?我告诉你,我也是知道法律的,你必须赡养我,必须给我钱,否则我就去告你——”

  一句话,将韦军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心中震惊的是一向对自己那么“疼爱呵护”的母亲竟然会说出要告他的话来;心中失望的是,没想到自己在母亲的心中,竟然就只是一个为她赚钱的工具……想着以前打电话,兜兜转转都是要钱,钱。

  韦军有气无力地应道:“我哪里又说过不赡养你了,可可是我我们结婚,实在是没钱啊……”不是因为结婚才没钱,而是实在没钱,只不过找个借口,让自己面子上过得去点。

  刘英文看看韦军,又看看一旁在那里玩自己手指的媳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朝韦军扑过去,又是抓头发,又是掐肉,还用嘴咬……“你这个挨千刀的哟,竟然把钱拿去这么糟蹋了,为了一个外人就来这么欺负我这个老太婆,老天啊,这就是我养的孝子……”

  字字诛心。

  这个家是没办法呆下去了,大年初一,韦军和苏瑾就拎包离开。

  刘英文追到院坝边上,朝着两人又是哭嚎半天……说儿子不孝,说儿子不成材,把钱全给那个败家娘们给糟蹋了…

  当刘英文静下来,才发现这个年女儿竟然没回来。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儿子现在有了媳妇忘了娘,女儿也不管她这个老娘,真是白养了。

  给女儿韦真打电话,韦真本来想说自己在做兼职,话到嘴边变成了:课业繁重,回不了家。

  韦真现在正在读大三,打算考研。

  她其实看问题比其他人都透彻,从当初父母对待小妹的态度就知道,他们其实就把子女当作让自己财名双收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