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8章 得寸进尺
  梓箐亲手拨动的棋子,又岂有不看热闹的道理。

  这边的闹剧很快就变成几段vcr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还真是没看错人,这苏瑾看起来乖乖巧巧的一个女子,还挺厉害的嘛。

  想原主当初给韦军提供了很多财物上的帮助,不仅在z城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还资助他在老家修了一栋漂亮的小洋楼,然后又办了一场婚礼。

  完全按照他们那里的“风俗”,跪着给婆婆敬媳妇茶,跪着给婆婆洗脚,然后做家务…

  为韦军和刘英文挣足了面子,好不风光,都是说韦军如何的能干,刘英文如何的教子有方。

  求传授经验,怎么把一个城里媳妇管教的如此乖顺服帖的?

  原主听了这些话,心中也不舒服,但是韦军却说,他们老家的人就是这样,嘴是长在人家身上的,随便他们说就是了,自己又不会少根汗毛。

  至于他妈,孝顺本来就是为人子为人媳的本份,你总不能让我背上不忠不孝的骂名吧。

  于是原主硬生生扛了下来,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容忍酿成了自己悲剧的开始。

  而后刘英文在乡邻的艳羡中跟他们一起回到z城。

  便直接将先前在农村的那一套用上了,每天要求原主做早饭,说话也不能大声了,要和颜悦色,否则就视为你对他妈不尊重,对丈夫的不敬重。

  既然成家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不能随便买衣服,化妆品,也不能去那些高档餐厅……

  这让原主很不习惯,当她跟韦军抱怨的时候,韦军就皱着眉头说:“妙妙,你还不知道我妈是什么样的人吗?她一直都在农村,过惯了节俭的日子,所以也看不得我们铺张浪费。你也是,既然现在有我们自己的家了,不能像以前那么浪,该有个妻子,媳妇的样子了……”

  一顿话训斥下来,让原主很是汗颜。果真是我过惯了娇娇小姐的日子吗?所以不懂得生活吗?

  最后刘英文索性以管家,澳门赌博网站:不要让韩妙大手大脚花钱为由,让韩妙把自己的银行卡也交给自己保管。

  原主刚开始当然不愿意,于是刘英文便在韦军面前说:这个媳妇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自己人老了,不中用了,所以她说的话连自己亲儿子都不听……

  韦军一听,自己怎能背上不孝的名声?于是对原主说:妈也是为了我们将来好,你的确花钱太大手大脚了,而且你现在肚子越来越大,做事也不方便,让我妈帮着我们管家我们也可以少操心啊。

  原主没有话说,想到自己连那么多都都投入到这个家里了,只要韦军对自己好就行了。于是便将银行卡给了刘英文。

  可是原主的退步并没有换来刘英文对这个二媳妇的认可,也没有换来丈夫的疼惜。她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好像就应该是那个样子,都变成天经地义的了,若是哪一天没有做到,那才是她的过错。

  后来,随着她怀孕,原主的身子越来越沉重,已经无法在保证家里伺候好韦军母子两的同时又兼顾上班,于是便决定辞职。

  其实原主性格是十分果决的,而且觉得辞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却没想到他妈见她第二天没去上班,就直接责问她,然后暴跳如雷:……你不上班哪里来的钱?你莫非就指望着我儿子一个人来养这一大家子吧?你知不知道我儿子一个人在外面有多辛苦……

  以前刘英文各种编排原主的不是,都是在一边横眉歪眼低声嘀咕数落,却从来没有如此大张旗鼓地斥骂。

  原主说:我现在身子很沉重,感觉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她的话还没说完,刘英文便恶狠狠地说:是,你是城里的娇娇小姐,就你精贵。像在我们农村,莫说是你现在才七八个月,就是快要生了,也要在地里干活,照样栽秧打谷照样犁田耕地……

  原主觉得无比委屈,本想在韦军这里找点安慰和支持的。

  却不料韦军一回来,他妈就嚷嚷开了,说这个媳妇太不像话,根本就不把她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自个儿不声不响就把工作辞了,自己说一句顶两句,简直说都说不得……后来说着说着,干脆就坐在地上捶胸拍腿地唱喏了起来。

  韦军连忙去拉他妈,“妈,你你快起来,别这样啊。是是,是我们不对,我这就跟妙妙说……”

  刘英文见儿子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于是变得更夸张,说“既然这个家里容不下我,我走,我回我的农村就是了,不在这里碍眼……”

  韦军怎会这个时候让自己母亲回去呢?当初可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将母亲高高兴兴接到城里享福来的。现在回去,那不明摆着是他们不孝顺,把老母亲气回去的么。

  “你为什么不声不响就把工作给辞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丈夫?你不是要一辈子都跟我aa制的吗?你莫非还想让我来养你吧?”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婆母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疯狂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丈夫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感觉自己有很多话堵在喉咙口,却梗在,说不出来。

  韦军折过身,扬手就给了韩妙一巴掌……

  韩妙顿时整个人脑袋里“嗡”的一声,懵了。

  她见丈夫在劝母亲,她也是好心的过来帮着搀扶母亲的,却不料,耳畔一阵疾风拂来,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痛,耳鸣眼花,身体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上…

  肚子传来突突的钝痛……

  她看着自己那么心爱的丈夫突然间变得好陌生,好可怕。她就那么愣怔地仰头看着他,看着他。

  渐渐的,视线变得模糊,思绪也变得混沌起来,隐约中还听到那母子两还在那里一唱一和“装,又在那里装吧……”

  一股透顶的凉意淹没了她所有意识。

  ……嘀嗒,嘀嗒。

  两滴晶莹的泪珠落在手中的平板上。

  梓箐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平淡无波地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揩掉脸上的泪痕。

  得寸进尺,不知好歹,说的不就是这样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