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7章 这才登对嘛
  苏瑾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找到韩妙,既然她那么有钱,而且现在又开了美容店,总会顾及自己颜面,好歹也要捞点好处,找个垫背的。

  哪知韩妙那双眼睛像能透视一样,不仅能看穿她的身体,还能看进她的灵魂。

  只一句话就将她最后那丝伪装也剥的精光……

  苏瑾感觉自己完全绝望了,她是绝对不会把这个“私生子”生下来的。

  以前那些事可以说成是少不更事,被人骗了感情,多了几段恋爱经历而已。

  可是一旦未婚生子,那就是真正给自己人生烙上无法抹去的污迹。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没毕业,原本还想考研为自己镀镀金的,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在承受社会的家庭的舆论和压力,并且独自一人抚养孩子,赚钱之类。

  而现在要重新找个人来顶这个缸已经很不现实。

  现在胎儿已经两个多月大,不管是去是留,都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就在这时,可爱的手机发出愉悦的震动,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韦军。

  眉头一皱,他打电话干什么?莫非是来嘲笑奚落自己?亦或是还想着攀上韩妙的高枝而让自己把胎儿堕掉?

  她接起电话,那一头沉默了一下,传来疲惫而低沉的声音:“瑾,昨天……我我心情有些不好,太冲动了,我我不是……”

  对方才一开头,苏瑾心思通透,立马就听出对方语气不对,她哭诉道:“你不要管我,既然你不认自己的孩子那就算了,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是不是嘲笑我竟然会这么不知廉耻,还没结婚就随随便便跟一个男人上chuang……”

  韦军连连告饶:“瑾,你你不要激动,你你听我说,是是,昨天是我不对,我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你在哪儿?你千万不要干傻事啊,等我过来……”

  苏瑾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是她如果现在不借此好好拿捏对方一番,还真当她是挥之即来拂之即去的糟践货呢,于是哭着道:“你别过来,这件事是我自己犯贱,是我自作孽,我自己一个人就把它解决掉……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来了,等会就要到我的号码了……”

  “把它解决掉?”“号码?”难道她真的要去堕胎?!

  他焦急地叫着,“你别做傻事啊,在哪个医院?等我,等我过来……”

  且说苏瑾刚一挂断电话就火速打的往离自己出租屋最近医院赶去。

  她前脚刚到,韦军后脚就来了,直接上去抓着苏瑾的胳臂就往医院外面拖,两人一番揪扯,好不热闹。

  总之,经过这么一闹,韦军彻底将苏瑾腹中的孩子当成他自己的,为了对她负责,也不让腹中孩子背上“非婚生子”的名声,第二天两人就去领了结婚证。

  梓箐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自己只是轻轻拨动一下,全盘棋就活了,并且比自己预想中的进行的更完美。

  难怪两人会如此登对。

  一个星期后,韦军带苏瑾回老家。

  韦军他妈本名刘英文,长得人高马大,身宽体胖,往门口一站,直接将门挡死。

  她并没有到村口去迎接,而是在抱着手抬头挺胸地站在门口,等着“新人”给自己见礼。

  儿媳妇第一次见婆母,一般只是鞠躬问好就行,但是她不,她家的规矩更大,要两人给她行跪礼。

  苏瑾此时一见韦军老家竟是如此破败,偏偏他母亲还如此拿乔。反正现在证也领了,而且韦军对自己态度转变,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她很清楚,在婆媳关系中,只要男人向着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示弱的必要。

  最重要的是这才第一次见面呢,就像给自己立规矩,来下马威,若是以后生活在一起了,那不是得把旧社会那一套婆婆整治媳妇的一套拿出来对付自己?

  罢了,这样的婆婆伺候不起,她就不伺候了。

  直接对旁边的韦军说:“军,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么辛辛苦苦的跟你回老家,莫非是连门都不让我进了?”

  韦军想着他在离开z城时又瞒着苏瑾偷偷去其他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诊断都是——性障碍。

  所以此时对苏瑾肚子里的孩子是越发的看重。

  当然,他还有另一层意思,若是自己这个病迟迟不好,那么以后就很难找到新女朋友甚至是结婚,就太丢人了。若是让母亲知道自己这方面有问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他连忙上前打圆场,“瑾,那个……妈没别的意思,就就是我们这里的风俗,新媳妇第一次进门要要对父母行礼……”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苏瑾打断:“规矩?我看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吧?这还没进你家的门呢,就要给我脸色,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来过,这孩子爹不疼娘不爱,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我自己会处理……”

  一提到孩子,韦军立马焉了,便开始劝刘英文,“妈,你看……瑾还没进门呢,你这样吓着她了……”

  刘英文刚才可是把两人在那里卿卿我我的样子看了个实在,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长大了却分分钟被另一个女人夺走!现在竟然还帮着另一个女人来指责自己?!

  最关键是她为了显摆自己儿子多么能干,几乎将村里的人都叫来看新媳妇。此时她老脸哪里放的下来。

  顿时数落训斥韦军的不孝,“有了媳妇忘了娘”之类。

  韦军心中有鬼,是两边都不敢得罪,最后被逼的在院坝边上包头痛哭。

  邻居纷纷来劝,劝刘英文,说:“算了,孩子们还年轻,不知道我们老一辈的规矩,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越说越让刘英文心中气闷,本来是想让自己好好风光风光的,没成想,这新媳妇还没进门呢,儿子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让她这个当娘的多寒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