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6章 各有乾坤
  其实一开始韦军对这些并不以为然,因为在他们村里都是这种现象。女儿一旦长大,在外面挣的钱都是要交给父母的。

  在表面的亲情下,他们一年到头盼着儿女过年回家,其实就是指望着子女能带多少钱回去。

  而他们那里看似只是农村,可已然攀比成风,一个年关几万随随便便就能花出去。

  现在想来,韦军突然有些羡慕那些同事有那样的父母了。

  是除了“钱”以外,真正关心着自己儿女的生活,为自己的儿女着想。

  韦军很是疲惫地说道:“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带个媳妇回来……”

  他妈一听,立马又高兴了。

  转过身,就到邻居家去窜门。

  闲聊两句,便装模作样说这个年要忙一些。

  邻居很识趣地递上话柄,“忙什么啊忙,还不是老样子么?”

  他妈就一幅埋怨的样子,“哎,你不知道,我那蛋子,竟然在外面不声不响就把婚给结了……哎哟,啧啧,真是儿大不由娘了,自个儿就把这么大的事情给办下来了。我这不还要回去给他俩收拾个房间出来么……”

  看似埋怨,实则脸上表情却是无比自豪,说着忙,却是在那里站着没挪脚。

  浑身上下都写着:你快来夸我儿子吧,快来羡慕我吧。瞧瞧,你们到处给儿子女儿张罗婚事,找不到女人,可是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女人自动黏上我儿子了。

  邻居果然很夸张的笑:哎哟,你家军军真是能干呢……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遍了,说:韦家大婶现在好享福咯,儿子那么有出息,在大公司上班,每个月都寄多少多少的钱回家,还不声不响的就把媳妇娶了……

  甚至有人打趣地说道:“你儿子这是孝顺你,专门给你找个媳妇来伺候你的……”

  韦军她妈就抱着手,挺着身子,一幅很是受用的样子。

  此事揭过不表,且说韦军这边终于把母亲的事情敷衍过去。

  转过头,他还来不及为自己究竟能不能“人道”的事情焦虑,便开始想着怎么把“媳妇”的事情搞定。

  他心里聪明着呢,所以跟母亲说的“媳妇”可不是他无的放矢,而是想到先前苏瑾来找自己的事情。

  他很清楚苏瑾对自己的崇拜,若不是自己先前因为韩妙,觉得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所以才没有答应苏瑾的“示爱”。

  而现在,很显然韩妙那里是没丁点希望了,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勉强让苏瑾这个备胎顶上。

  好吧,最关键的还是她竟然说她怀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不管自己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回事,先把这个女人安抚住再说。

  这次他打算将苏瑾领回老家,想着老家房子周围都是一幢幢亮闪闪的楼房,而他们家却还是低矮的土坯房,心里就有些后悔,还是应该把房子修一下,面子上才过得去……他一想着修房子的事,如果不是当时韩妙算计自己,家里房子早就修好了。

  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起来。

  心道:苏瑾不是说她看重的是他的人,并不在乎钱财家世背景的吗?但愿她是个表里如一的女人,不要像韩妙那个肤浅而物质的女人就好。

  ……苏瑾从梓箐店里哭着跑了,她顿时觉得自己前途一片晦暗。

  她从表姐的人生获得教训,不要跟那些穷男人浪费自己青春。他们说的好听,你陪我贫贱,我给你富贵。你都不能陪我奋斗陪我吃苦,凭什么要我在发达时候给你荣华富贵?

  所以表姐便一头扎进这句话里,在男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就差睡马路了……可是当男人真正富贵了,他便会找出各种借口嫌弃你,什么人老珠黄,与外界脱节,跟不上他前进步伐……等等。

  诸如种种。总之,既然男人都靠不住,何不趁着自己青春,直接找一个有钱的?即便当情人当小三也无所谓,只要有钱就行。

  可是她运气实在太背,倒是找了一个有钱的,可是那个大妇实在太凶悍,竟然直接带了一群人将她狠狠打了一顿,扬言,若是再敢去勾引她男人,就废了她……

  她心中恨毒了那个女人,自己没本事栓住男人,却找女人的麻烦。若是他不偷腥,他坐怀不乱,自己能得手吗?

  所以既然明着不敢,那就暗中勾引,让男人给她买东西,给钱…男人果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于是她计上心来,自己干脆怀孕,用孩子来威胁,让他跟她老婆离婚,如此自己便能坐享其成。

  她的主意是不错,可是对于有些男人而言,他找的就是一种刺激,仅仅是为了享受那年轻青春的身体。他有自己的原则,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情妇而破坏自己的家庭的。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当她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当场反目,唰地抽了一沓票子砸在她脸上,无比绝情地说道:“你识时务的话最好自己去把孩子做掉,否则我就告诉她,她会帮你人工流产……”

  苏瑾听到这种话,顿时遍体生寒,没想到竟然是他在背后纵容着他老婆打她!

  苏瑾也是个果断的人,捡了钱,第二天就去医院。

  可是医生告诉她,她体质有问题,若是流产的话,会伤害子宫,以后就很难怀上了。

  她感觉这个世界给她开了好大一个玩笑,怎么……自己才第一次怀孕就说不行了,而那些女人怀了流,流了怀,不还是好好的吗?

  她犹豫了。于是想到韦军,上次不是跟他那个吗?算来两者之间只相差了一个多月,而且胎儿有些会怀的久一点,超出一两周都是正常范围。这样算来,到时胎儿只会提前一两周生产,并没有太大影响。

  其实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就是一个自私又狭隘暴躁的伪君子,不过现在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就去找韦军摊牌。

  不料韦军当时正因为母亲的电话心中郁闷不已,正好把她当成了那个出气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