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5章 大事——
  苏瑾捂着嘴,唔唔的哭着跑了。

  梓箐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先前还想着让这对狗男女自生自灭呢,她那么精贵的时间可没空跟这些贱人瞎耗,没想到这么快就送机会上门了。

  ……其实那种外表看起来越谦谦君子的人,内里的暴躁一旦爆发,打起人来是非常恐怖的。

  韦军刚才情急之中打了苏瑾,此时又觉得懊悔不已。他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一样,好像自己和她除了那次“酒后乱性”后,就再也没有那啥了……

  他先前还以为是因为韩妙事情让自己烦心,所以才对苏瑾提不起性趣来。现在细想起来,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

  韦军因为买的是第二天的火车票,于是这天晚上,他便去那间酒吧买醉。

  以前对那些身着暴露的,搔首弄姿的嗤之以鼻,觉得她们肮脏,下贱,只要有钱,什么人都能上。

  所以他宁愿玩大学生,也不愿招j。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几杯酒下肚,觉得体内又有一股原始力量在窜动。

  这种力量越来越强烈,那些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雪白的大腿,高耸的颤巍巍的胸部,让他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窜动的力量却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下腹,就像是想要酣畅淋漓地打一个喷嚏,却总是在快要喷出时消弭无形。

  不管心中如何的想,想,想,可是下面那条小虫依旧软塌塌的,没有丝毫反应。

  此时,他终于明白这段时间自己觉察的那种不对劲是什么了——他失去了性能力!

  这个念头让他犹如一盆凉水,从头凉到脚底。如丧考妣,哦不,这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

  男人的雄风,男人的风度气概……等等一切,可不都是指望着这条小虫虫的嘛。

  惊恐中,他再次将酒一饮而尽,然后拉了一个在舞池中疯狂扭动的女子,眼睛赤红,说:“一次,多少钱?”

  女子妖媚地将他上下瞄了一眼,“你这种帅哥的话,就便宜一点,一百吧。”

  韦军手紧紧抓着女子的手腕就朝最近一个包厢冲了过去。

  将女人一把推到沙发上,三两下拔下对方本就简陋的衣裳,上摸下抠。女子也手段老练地去掏摸他的。

  韦军也气踹如牛,浑身燥热躁动,无数股“原始”的力量在体内窜动,窜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力量就是无法汇聚到小腹,无法让他的命根子勃起。

  这个戏码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女人也发现有些不对劲,被对方粗暴的动作弄的有些饭了,一把推开韦军,“你究竟行不行啊。”

  韦军扬手“啪”地一声,甩了女子一个耳光,恶声恶气地说道:“td,老子给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儿,你个臭biao子!”

  女子久经这种场合,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可是这种真正“衣冠禽兽”的并不多。

  一巴掌回了过去,毫不示弱地回道:“不行就是不行,老娘还不伺候了呢。”轻蔑地道:“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儿的,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什么玩意儿嘛。”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韦军骄傲,敏感,又脆弱的小心灵。顿时如发疯一样把女子摁在沙发上,翻身骑了上去,手忙脚乱地解皮带,将那玩意儿掏出来往女子嘴里凑,一边叫嚣:“给我弄,弄出来,lz给你加钱。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臭biao子,不是别人给钱你们什么都愿意做吗?来,来给我吸出来,要多少给你多少……”

  女子辛苦套弄半天,嘴都弄酸了,那玩意儿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折腾的够呛,韦军却是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堕冰窖。也不管女子向他索要“劳务费”,抬脚踹了过去……

  女子叫来酒吧打手,“就是他,折腾了老娘几个小时,竟然不给钱就像跑,给我往死里打!”

  女子就是他们的摇钱树,此时便直接将韦军拖到外面巷道里,狠狠揍了一顿,将身上所有财物全部搜走。

  且说韦军现在这幅样子,肯定没办法回去了。身上被打的伤痕累累,满面乌紫,他没办法跟母亲交代。他知道母亲又是极好强极爱面子的,肯定会让她在村里人面前丢脸。

  他重新去买了一个两百多块的老年手机,然后给家里打电话:“……妈,那个,现在公司正派我出差,我两天回来……”

  话音未落,话筒另一头就传来他妈近乎怨毒的斥骂:“我不管你那么多,反正年前必须给我回来,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还有家里房子也必须要修,把钱也带回来……”

  韦军不由得觉得脑仁儿疼,很是无奈又疲惫地说道:“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我们就在z城买房子算了,我在z城有工作有事业,老家即便房子修起来了我也不会回去住的。而且你看城里做什么都方便……”

  他妈蛮横地打断他的话,“我不管,你现在长大了,翅膀变硬了,就飞了,就不管我这个妈了。我算是白养你了……”说着说着,她便哭诉起来,“哎哟,孩子他爸啊,你看到了吧,这就是那不孝子啊,现在他有本事了,就不管不顾他妈了…让我怎么活哦……”

  韦军觉得脑仁儿一阵阵的跳着痛,心中说不出的烦躁,他想说,他这几年挣的钱,几乎都寄回家里了。妹妹上大学,所有生活费学杂费,全都是他一个人承担。

  即便除去这些开销,算下来每个月给母亲的生活费也两千多,即便是在城里,这么多的钱也足够滋润的生活了。

  母亲在农村,家里还有地,物价相对还要低些,不管怎么算,这些钱都绰绰有余。

  可是每次母亲打电话来,仍旧三句话不离一个“钱”字?

  他听办公室有的同事说起自己的父母,每次打电话不是问儿子要钱,而是关心儿子生活怎么样啊,工作顺利不顺利啊,有没有交女朋友,缺不缺钱之类。把儿子寄给自己的钱全部存起来,说给他们娶媳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