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4章 “再努力一把哟”
  韦军他妈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回去可就真的是猪狗不如啊。

  再加上韦军这段时间事业上又受人排挤,同事又对他另眼相看,心情烦闷的很。

  便趁机请了一个月的年假,说要回家陪病重的母亲。

  本来想跟韩妙结婚,那么这些所有烦心事就迎刃而解了,却不料她竟是那么的绝情和物质,现实的可怕。

  就在他无比烦闷地收拾行李时,苏瑾突然找上门来,竟然说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他轻嗤一声,说道:“我们就那天一次,你就说有了?你骗谁啊!”他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那天我们两个都喝的人事不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瑾气直跺脚,说:“那好,既然你不认,我这就去把孩子堕了,就当我一片痴心付了狗——”

  韦军扬手,啪地一声扇了苏瑾一个耳光,“你个臭不要脸的贱人,是你自己主动勾引我的,是你破坏了我和韩妙的婚事,现在竟然还敢骂我是狗,你怎么不去死——”

  终于找到一个情绪宣泄桶,把苏瑾打的个半死。

  苏瑾整个人都懵懵的,她不甘心,以为是韩妙还阴魂不散,从中捣鬼,于是便直接找到梓箐店里来。

  梓箐瞄了眼苏瑾,便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绝非外表和外界传言那般的清纯柔若的女子。

  不过看她脸颊浮肿,还隐隐显着的指印,眼眶红红,头发衣着都显得有些糟乱,不难想象出她不久前肯定遭遇了一场“情侣暴力”事件。

  想原主以前,即便为那个男人付出那么多,还不是说打就打。然后又粘上来各种道歉承认错误,于是他妈又跳出来指责做媳妇的干嘛就不能多体谅体谅丈夫。丈夫在外面挣钱是多么的辛苦,全家人的生计都指望他呢。又说他们村里哪个丈夫不打老婆的,那是没出息的孬种。

  原主是个死要面子的,别打了后,还要把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画上精致的妆容,将脸上的淤青掩去,还要装出一副平静温婉的样子。并照常去工作,照常跟同事们说笑,甚至在同事们说到自己丈夫如何如何时,还要顺便标榜一下自己也是被丈夫疼,婆婆爱的“幸福”女人……

  可是面前这个女人,却是毫不加掩饰,可见她的底线比原主浅多了,而且也并非像传闻中那样,对韦军爱的死去活来。

  顷刻间,梓箐心思电转,便将面前这个女人上下前后捋了个七七八八。

  梓箐平淡地问:“想要什么样的服务,那里是价目表。”潜台词是,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平民店,不是谁都能享受的起的。

  苏瑾下意识扫了一眼,心中便不由得一悸,上面最低的也是五万起价!心中不由得呸了一声,怎么不去抢啊!

  她抓着自己从地摊上买的pu包,往旁边沙发上一坐,说:“我这次是来跟你摊牌的。”

  梓箐抱着手,轻轻抵在柜台旁,问:“哦,说来听听。”看你有什么资本。

  苏瑾说道:“我知道你和他还藕断丝连,如果你想要这个男人,我愿意退出成全你们,但前提是……”她看了看梓箐,鼓足勇气,“你你必须给我三十万!”又连忙补充一句“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梓箐噗嗤一口就笑出来了,啧啧有声,摇着头,说道:“真是有趣,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烂货,你也好意思开口三十万,那是被我扔垃圾桶的,是你自己还当宝一样。”

  苏瑾一直以为韦军和韩妙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她引起的。原本看韦军不仅长得人高马大,帅气的很,而且事业又处在上升期,只要傍上这样的男人,比跟着那些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嫩头青强多了。

  最重要的是,她有前车之鉴,她的表姐便是跟着一个普通大学生,一毕业两人就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打拼,可是好不容易两人赚下一笔家底了,突然有一天她撞见正在“出差”的丈夫跟一个小女生搂在一起…表姐性格刚强,吵架,打架,然后又去找那个小女生摊牌,小女生说了:他们才是真爱,你一个人老珠黄的黄脸婆识趣的就自动让位。

  所以,她下定决心,自己不要步表姐的后尘,干脆直接找一个有钱的男人。

  好吧,她再次失策了……

  且说苏瑾现在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眼睛死死盯着梓箐,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而且还是在你们交往期间发生的,如果你不怕我嚷出去扫了你的面子,你……”

  梓箐视线下意识落在苏瑾的小腹上。

  以她阅人无数的经验判断,最多不超过三个月。

  她暗自掐算下时间……旋即便笑了。

  洁白的贝齿晃的苏瑾视线都有些花,她感觉刚才刹那间,对方那双眼睛就像是一束激光,将她整个人穿透了一般。顿时有些心虚。

  “你你笑什么?”

  梓箐抬步悠悠的走过去,优雅地落座,伸手很自然地搭上对方的手,而右手则轻轻扣上其脉搏。

  苏瑾回过神,下意识就要抽回手,而梓箐恰时放开了。

  苏瑾发现对方笑的更灿烂,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这让她愈发的有种不安的感觉。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如洪水猛兽可怕,双手撑在沙发上,身体不由得朝后蹭。

  梓箐淡漠地说道:“你……肚子里的孩子绝不可能是韦军的。”

  苏瑾如同遭受点击一般,身体一缩,“你你胡说,你……”

  梓箐不等她继续辩解,便下逐客令,“没空看你在这儿又要当biao子又要立牌坊的,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看在同为女人的份上,我先前没有找你算账,现在自然也不会戳穿你。”

  梓箐顿了顿,微微前探:“不过,既然你连这样的下贱手段都能想的出来,可见你真的是把他当作一根救命稻草了。既然如此,那就再努力一把哟,说不定就能功德圆满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