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2章 你变了……
  “去去,干什么干什么呀,没想到你这么大劲,都弄痛我了。”回过神,许勤一把将梓箐推开,抓过抱枕,将身体扭到一边。

  憋着嘴,轻蔑地说道:“不不,这叫争取,争取懂不懂?现在男人哪一个不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就没有不偷腥的猫,没有偷只是没有足够的条件和诱惑而已。”

  “你好像很有经验似的。”梓箐打趣。

  “不,我我的意思是说,你想找的不就是那样的男人吗?高大帅气的,年轻有为的,又能给你独立空间的男人?”许勤瘪嘴。

  梓箐突然问道:“那你呢?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许勤偏了偏头,像是想到什么甜美的事情,说道:“我啊,当然是要疼我爱我宠我,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并且还要将银行卡给我保管的人啦。”

  梓箐由衷地说道:“看样子你好像已经找到了,恭喜哦。”

  许勤脸红到脖子,先是说自己可能下个月父亲就要让她回去了,又说那个男人已经向她求婚,房子车子全写在她名下,只等登记和酒宴了。

  梓箐愣了愣,下意识回道:“这么快?”

  “是啊,可是他说”许勤嗫嚅了好一会,脸憋的通红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有些秘事,即便连闺蜜也是有些难以启齿滴。

  好一会,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正色道:“喂,妙妙,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有些不一样了。”

  梓箐轻描淡写的样子:“呵,是么。”

  可不是么,她依旧是崇尚独立和自由的女子,只不过比原主多了一些理性,不会被别人套路住而已。

  许勤撅嘴说道:“以前你不是最讨厌那种把女人当宠物的男人吗?每次我说起你就会给我上一堆男女平等的大道理,怎么现在”

  以前原主没少奚落许勤她们这种只是享受男人付出的女人,说她们的寄生虫

  梓箐笑道:“只有因为喜欢和爱才会生出想要宠溺之心,如果连最基本的宠护都没有,说明还谈不上真正的喜欢,或者说,喜欢的程度并没有达到让对方为你付出的程度。而如果没有真正的付出,便不会懂得真正的珍惜。”

  许勤摸摸脑袋,“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

  “很简单啊,喜欢,就会情不自禁用自己力所能及的能力去给予对方,去满足对方的喜好,逗对方开心”

  “不不,我的意思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说不要用男人的东西吗?要完全的独立自主,这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吗?”

  梓箐刮了一下对方鼻子,道:“还揪着我以前说的话不放呢,我现在改了还不行吗?”

  许勤嘻嘻地笑,“行行。哦对了,那个韦军怎么办?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他是一对儿的。其实在我看来嘛,那个韦军除了给人有些爱面子,假正经外,其实也挺不错的。你看啊,现在才三十出头,就事业有成,听说他的业绩不错,说不定年底又要升职,到时年薪百万,而且又那么高大帅气,可是金领中的精英哦。你要是一出手的话,那个苏瑾铁定不是你的对手,韦军就会乖乖匍匐在你石榴裙下。”

  梓箐不想说那些“抢”的大道理,而是轻嗤一声,满不在乎地说道:“她要是有那个本事,拿去便是。我韩妙有钱有房有车,生活无忧衣食无愁,怕什么。都说了那样的男人我韩妙不稀罕的,你要是在提,以后就不要到我这里来了。”

  “去去,”

  “你明年就三十了,看你人老珠黄还有谁要你好好,我不说不说了。”过了一会,许勤想起什么,又说道:“哦,对了,昨天我听他们部门的人说,那个苏瑾好像还在一家饭馆里打工呢。我们公司的实习工资跟好多小公司的正式员工一样高,她怎么还要去兼职啊,搞不懂。”

  梓箐眉梢微不可察轻扬,呵,没想到两人发展挺快的嘛。

  韦军听到梓箐辞职又开了个美容院的消息,又颠颠的跑来,质问:“韩妙,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辞职不跟我商量,现在开美容院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说,你究竟想怎样啊?”

  梓箐神情却是十分平静,说道:“貌似我们现在已经没任何关系了,我凭什么要跟你商量?再说,我又没有从你那里拿一分钱,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韦军指着梓箐,手指戳了戳,“你,你”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可是就这么走了着实不甘心啊,他在这个女人身上投入了那么多钱。甚至为了让她高兴,买了二十多万的项链,让母亲连家里的房子都修不成了。

  为了陪她吃一顿饭,自己连吃一个月的馒头泡面。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狠心,这么恶毒呢。

  现在说分手就分手,那自己付出那么多不都成泡影吗?

  情急中,他冲进店里,“不,不,你想玩了我就一脚蹬掉,没门儿。必须给我个说法”

  梓箐直接拿电话,拨了110。

  他看见梓箐的动作,不可置信,扑上来就抓梓箐的手机,“韩妙,你在干什么?”

  梓箐就那么冷眼看着他,最后他手指指着梓箐点了点,“好,韩妙,你好样儿的,我告诉你,你别后悔”

  梓箐淡漠应道:“那天你冲进我办公室说我是烂渣渣,我们关系就已经彻底完结,你几次三番的骚扰,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没有对你怎样,却不料你这样的人不仅没钱没本事,还如此不知趣,那我就只好报警咯。”

  韦军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就跳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气得不行。

  “是,是我是没钱,你终于说出这句话来了。你就是个嫌贫爱富的女人,你和那些肤浅的物质女人有什么两样?”

  “哼,什么不需要物质基础的真正爱情,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就是个虚伪的口是心非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把我以前送你的东西还我,我就算是给乞丐扔垃圾桶也不会给你这样肮胀龌龊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