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41章 剪不断
  就这么平静地过了两天,韦军再也耐不住了,他以为自己用这个方法可以激起韩妙心中的妒意,只要她来找他,他就有办法让她乖乖的。

  却没想到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慌了。

  现在自己经济正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因为家中没钱修房子,母亲便说房子实在太破烂,住不下去了,要到城市里来跟他一起生活。

  问题是他现在住的还是公司给他们租的公寓呢,一套二,住两人,他妈来住的地方都没有。

  便几次推脱,不过看来也抗不了多久了。

  其实在原剧情中,此时韦军和韩妙两人已经“双宿双栖”,住的是韩妙的家里,他母亲来了也住里面。而且平常也都是韩妙主动买单,所以他根本就没为钱的事情愁过。

  然后他便以各种“不方便”,觉得“寄人篱下”为由,要自己买房子,也才有了后来韩妙用自己的积蓄帮他垫了父母要求的一百万彩礼,而将父母返的三百万礼金系数给了韦军,买了一套房子写在他母亲名下……

  这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梓箐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到韦军站在台阶外面深情地凝望着她,形容有些憔悴。

  梓箐就像是没看到一样,视线掠过,直接往停车场走去。

  韦军连忙跟了上来,要拉梓箐的手臂,梓箐反手推开,“妙妙,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你别这样好不好,大庭广众之下让人看到多不好。”

  韦军又欺身上来抱梓箐,他人高马大,一般的推搡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小情侣之间的调qing,“妙妙,你别闹了行吗?我知道,那次是我不对,我不该喝那么多的酒。可是你知道那天你那么说我,真的让我很失望很难过。我便多喝了两杯,可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主动勾引我。我我已经说了我有女朋友她还那样子,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们和好好不好……”

  梓箐心中很是郁闷,至始至终都是你丫的在胡搅蛮缠,怎么反倒让你如此为难了。

  若是普通女子,这种时候不管你说什么、辩解什么,他都会理解为“你在闹”“你不对”“你在跟他赌气”

  梓箐见他现在不仅说自己在“闹”,还把自己裤腰带松了的责任推到一个小姑娘身上,说是因为人家勾引了他他才“情不自禁那啥那啥”的?

  md,自己有那个心做却没那个胆认!

  尽管是苏瑾自己的确是犯贱,可梓箐心中仍旧为她感到不值。

  一时又挣不脱这个男人的纠缠,梓箐心中火起,抡起一手肘就朝对方小腹顶了过去。

  银针迅速刺入,再收回。

  韦军“嗷”的一声弓下身体,痛苦而怨毒地看向梓箐:“你你……”

  梓箐却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扬长而去。

  她明白自己刺下去那一针的威力。其实人体构造真的很奇妙,可是梓箐在无数次的救和自救中,早已深谙此道。

  她用手肘那一击自然是为了挡开对方的骚扰,但真正目的是要掩饰她的针。

  终于消停了。

  他虽然会跟梓箐打电话,说求原谅、求复合、求给他一次机会之类,甚至还会买一朵玫瑰花守在大楼下。也引起很大轰动。

  不管怎样,他却始终不敢再距离梓箐太近。

  ……接下来的时间,梓箐每天仍旧按部就班地工作,直到拿到了公司的合约解除文件。办理完手续,请客散伙饭,同事都显得依依不舍。

  这边工作刚刚结束,梓箐的美容店就正式开张了。

  同事们都来庆贺,梓箐依照先前的承诺,送他们每人一个疗程的针对性美容。

  做了两次后,发现效果确实杠杠的。自然而然就传开了。

  又加上梓箐直接走的高端路线。想要让自己变得漂亮,那自然的付出一定代价才行。

  所以才两个月就变得顾客盈门,赚的比原主工作几年还多。

  这天,梓箐为许勤做完保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许勤想到现在公司里还在传韩妙和韦军以及那个苏瑾之间的事,她也算是看明白了,那个男人除了长得好看一点,真的不乍样。

  可是如果真这样放手的话,真的很不甘心啊,想自己闺蜜哪点比那个大学生差了。论学历,是名牌大学研究生,论身材样貌,美丽气质,论家庭背景收入,哪一样都比她强,论修养,也是进退有度……

  “妙妙,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上次你去参加那啥相亲节目,弄得全国都知道你被他牵下台了,而且公司里也吵的沸沸扬扬,说你们都要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前段时间又是给你送玫瑰花,又是等下班……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前脚刚离开公司后他就和苏瑾正式搞上了,还出双入对呢……”

  梓箐正儿八经地打断她的话,“嘘,温柔,含蓄,知道么。什么搞不搞的,多难听啊。”

  许勤被梓箐这云淡风轻的样子气的,拿起旁边沙发上的枕头就给梓箐砸来,“你你怎么就不长点心啊。虽说韦军这样做是有点那个,可可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就是这样的嘛。他那么年轻有为,又高大帅气的男人,身边自然是不乏女人像苍蝇一样围着,排着队,挤破了头想上,你既然已经钓上了就要好好珍惜啊,不要被别人抢走了,再怎么说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个女人啊!”

  梓箐将所有用具收拾起来扔进垃圾桶,她店里凡是给客人用的毛巾等等全是一次性,用了就丢。

  回过身,轻轻拿下对方装模作样打她的枕头,笑着道:“嘻嘻,排着队挤破头的想上,那就让她们上呗,你真觉得那样的男人值得我出手去抢么?还真是抬举了他呢。”

  不等对方发飙,梓箐就欺身而上,直接将对方推到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对方脑袋两侧,压低了声音说:“需要去‘抢’的叫东西,不是爱情。”

  许勤愣愣怔怔地看着梓箐,刹那间只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心跳突然加快,脸不由自主地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