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35章 闺蜜
  原主的人生之所以失败,便是因为她投入的太深,将自己整个身、心、财,全部陷进去了。

  而且她又是那么骄傲的人,她不容许别人说她是跟那些普通肤浅女人一样的物质女人。

  这是她的原则,也是她的软肋,而韦军却正好以此来刺激她。

  韩妙做的太过决绝,没有给自己留任何余地,所以到最后才会变得那么的无助和艰难。

  其实所谓的肤浅,物质,不过是某些本来就没出息,内心极度的自卑,却又极度爱面子的男人对女人的精神桎梏而已。或者是女人对女人的嫉妒和恶意贬低。

  就像是以前旧社会男人说女人缠小脚才好看,于是女人就去缠。

  有些女人对此论调不屑一顾,因为她们就看的很透彻。

  只有养不起女人,养不起家的男人,才会那么多唧唧歪歪。

  在外面没本事,便想在家里找存在感找威风,立规矩。

  真正疼爱女朋友老婆的男人,那就是会拼命挣钱,用自己所有力量给妻儿最好的生活。

  可是有些女人就吃这一套,就像原主,她生怕别人用“物质”“肤浅”这些词语来形容她。

  为了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她只能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最后干脆把自己给走丢了……

  所以,梓箐现在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保持自我,不要盲目地为了一句“不要当一个拜金的肤浅的物质女人”,而将自己的钱财白白拱手让人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不过,既然自己领了这个任务,既然来了,总的做点事情吧。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一身的技能本事,不用的话也太浪废了。这个普通剧情世界又不能修炼仙术,索性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干点让自己开心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她进入任务世界的两个星期后,她突然提交辞呈。

  上司兼闺蜜的许勤顿时愕然,指着桌上的辞职信,问:“妙妙,你你这是干什么?”她有一大堆话堵在喉咙。

  梓箐不等她发问,就说:“你先不要激动,让我慢慢跟你解释。”

  许勤拉过她直接摁到旁边沙发上坐下,“你今天若是不说清楚,休想离开这儿。”

  梓箐笑笑,做投降状,“首先,这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在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其次,我也记得上次你告诉我的,你父亲要把你调往总部,所以你要举荐我当总管。”

  许勤急了,“那是为了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冬天快要来了,要准备冬眠……”

  梓箐噗嗤一口笑出来,随口应道:“我的生命可不是来冬眠的。”

  “我打算干一番自己的事业,这里或许对于一般人便是他们一生的奋斗,但是我还想要一个更广阔的空间才行。”

  梓箐说的很郑重,许勤最后默默点头,“不管以后怎样,你有任何事情,尽管找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梓箐重重点头。心中不由得有些苦涩。

  其实原主这么好的人缘不是没有关系的,抛开她那近乎偏执的“男女平等”的论调,其实她本人是一个非常开朗爽快的人,而且家境富裕,有着良好的教育和修养。

  不过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骄傲和不愿被人看到的丑恶。原主在跟韦军交往的时候,一边叫嚷着aa制,可是另一边却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钱去补贴他家里,这让许勤十分困惑。

  而原主的解释却是:男人嘛,都是爱面子的,他心里都是明白的。

  许勤:心里明白?心里明白有个p用啊,你看你现在,投了那么多进去,他给你买了什么?我听说你父母还要给他准备几百万的礼金,是吗?

  原主:我又不是为了他的钱才跟他在一起的。

  许勤气结:我不是说你是为了他的钱,而是,你你……

  两人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后来原主说要专心待产而辞掉工作时,许勤又跟她吵了一架,两人关系彻底闹僵。以至于后来原主在那么糟糕的境地,却始终不愿意去面对昔日好友以及求助。而许勤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也没有主动去看望原主,其实就是全对方的面子。若是见了,以她对原主的了解,只会让对方更难堪。只是在看到原主想要在哪里工作,自己去给上层领导搭句话,给她安排个相对轻松工资又高的工作……

  ……梓箐现在看到许勤这幅紧张自己的样子,心中很温暖,得朋友如此,夫复何求啊。

  梓箐突然说道:“以后你的美容养身我包下了,终身免费哦。”

  许勤嘴巴呈o型,指着梓箐:“你不会是想去美容店当美容小妹吧,你……”

  梓箐抓着对方的手握进怀里,“是啊,我想去体验生活。反正你也说了,有你在背后给我撑着,大不了就回来咯。”

  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按照规矩,辞呈应该提前一个月交。公司会用这一个月找人来替代,以及工作交接等等。

  所以梓箐一边如常上班,一边开始准备自己“美容事业”。其实她已经用这两个星期将z城的情况和行情摸了个透彻,开美容院,赚头更大。而且她有“美人膏”不怕没客人上门。

  剩下就是物色店面位置,装修,各种材料,器具,以及药材的购买,货源等等,都需要考虑。

  当然,还有各种营业执照。因为有一定人脉关系,倒不会费多大神。

  至于钱的问题,当初韩家二老毫不犹豫就将积蓄拿出来给女儿置办家业,可见对其多么的宠爱纵容,只要不是拿去乱花,他们都是全力支持。

  韦军和梓箐虽然在同一个公司,却不在一个部门,所以是第二天才得知她要离职的消息。

  还没等到下班,就给梓箐打电话,到公司楼下咖啡厅谈谈。语气闷闷的,就像压抑着一头洪水猛兽般。

  梓箐说道:“莫非你要请我喝咖啡?哦我差点忘了,我们说好要一直都aa制的。不过我喝不惯楼下的咖啡呢,要不去街角咖啡厅吧。”

  韦军有些犹疑的,闷闷应道:“好!”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对方说出这个地名,他就条件反射地去数兜里的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