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33章 AA制
  而韦军给韩妙唯一的礼物,不过是在一个小饰品店里买的一条几百块的手链。

  用他的话来说,礼物不是看它有多么贵重,而是看送礼物的人的心意。

  那些只追求名牌金玉的女人就是物质,就是拜金,太肤浅了。

  因为经常都听他这么说,让原主潜意识的形成一种条件反射。

  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他口中的“拜金,肤浅的物质女人”一样,韩妙让自己变得更加独立,绝不用他一分钱。

  同时又为了达到对方口中的持家贤良的要求,主动将自己的给他,甚至为了顾及他的面子,还想出各种隐晦的方法去掩饰……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结婚后。

  梓箐心口传来阵阵钝痛,是那种伤彻骨髓后留下的印记。

  好不容易将散乱的思绪拉回来,却发现他们竟不知不觉地到了停车场,自己则刚好拉开车门,手还停在把手上,而韦军已经堂而皇之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梓箐回过神,心中不由得一阵后怕。刚才自己竟不知不觉被原主的记忆牵着走。所以让身体不由自主地顺着原剧情进行着事情。

  好险。还好只是普通的家长里短的小任务,若是那些分分钟关乎性命的剧情世界,这一会儿不知道错过多少重要事情了。

  梓箐不由得更加谨慎起来,即便只是一个小任务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梓箐发动车子,调侃道:“我们刚才可是说好的aa制呢,所以坐我的车也是要给车费的哦。”

  韦军脸色就有些挂不住。刚才一路上两人关系不是很融洽吗?怎么突然说变脸就变脸了?

  不就是坐个便车吗?用得着这么斤斤计较吗?女人啊,就是太现实太物质了。不过这样也好,aa制,他可不喜欢总喜欢缠着他买东买西的女人。

  他说:“没想到你还真是现实呢,好啊,你想要多少?”

  梓箐说:“从这里打的到餐厅大概三十的车费,虽然我的车子要比那些的士名贵的多,但是看在我们这么投缘的份上,仍旧收你三十算了。”

  韦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浊音,“呵,你不会这么缺钱吧,连这点也要收?我现在没带零钱,等会给你,行不?”尽管帅气的脸上还挂着笑意,可是最后两个字却像是从牙齿里迸出来一样,带着揶揄和轻蔑的味道。

  梓箐就像是没听出来,笑着应道:“这可是我应该得的,为什么不收?那等会从aa中扣除三十吧。”

  约会还没开始呢,两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尴尬起来。

  韦军扯开话题,问她平时的爱好。

  梓箐如实回应:逛街,购物。顺便还把原主喜欢的品牌也说了一通,无一不是中高端的消费。他有能力买,却没有买的钱。

  他看似年薪几十万,可是毕竟擢升为部门经理不久,而且家里一直催着要修房子,而且还有一个妹妹正在z城读大学。所以他赚的钱基本上全都寄回老家,以及供养妹妹学费和生活费了。

  他一直住的是公司给他租的公寓。在z城连自己的房子都没买下,更遑论车子以及那些奢侈品了。

  而在原剧情中,韩妙在得知他的真实家境后,更加看重他这个人的孝顺和顾家。想到,既然他对自己的家人都那么好,以后肯定也会对自己好的……

  实则不尽然,对你好的人就是对你好的,与他对他家人好不好并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

  除了在钱的问题上有些小小不愉快,不得不说韦军的确很有交际天赋,一路上气氛还算融洽。

  因为是第一次约会,自然不能草草了事,梓箐直接为自己点了几个招牌大餐。当侍应生问韦军需要什么的时候,他显得有些尴尬,最后想到,自己总不能在女人面前示弱吧,这可是第一次约会呢。

  于是一咬牙,“和她的一样。”

  梓箐对美食有着特殊的情怀,原主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再加之这里环境实在是太雅致了,梓箐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吃的心满意足。

  然后是结账,梓箐招来侍应生,把卡递给对方,轻柔地说道:“结我的这一份,留三十块,从他的帐上扣除。”见侍应生有些懵,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刚才他坐我的车,所以欠我三十的车资。”嘴角噙着得体的笑意,所以即便这样生硬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一点不觉得“无情”。

  而后,梓箐又顺手从坤包里抽出一张红票子放在结账单上,“这是小费。”

  说完,梓箐便回头平静微笑地望着韦军,后者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个钱包,抽出一张卡交给侍应生,“就按这位小姐说的办。”

  侍应生多看了韦军一眼,竟然坐女士的车,现在连一句客套的“主动帮女士买单”的话都没有,心中微微有些鄙夷。

  梓箐注意到,韦军接过票据和卡的时候,看到上面的价格,澳门赌博网站:脸肉不自觉地抽搐一下,心中轻嗤,前世原主给你买单了,还好意思处处张扬你们是aa制的?

  现在才是真正的aa制!

  还是刚才那句话,除了钱的问题,两人相处的很融洽。而且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第二天,韦军主动要求送他去公司,刚进办公室,同事们像是预限就安排好一样,齐齐围了过来,开始起哄。

  “喂,韦经理,你究竟什么时候看上我们‘单独一枝花’了?竟然还到电视节目上了。”

  “是啊是啊,传授点儿经验呗”

  “请客请客,这么大的事当然是要好好庆祝一下啊。”

  “对对,请客——”

  单独,就是单身的独立贵族。

  韦军朝梓箐投来“求救”的目光,“妙妙,他们叫我们请客呢……”

  人们一阵哄笑,“哟,都开始叫人家妙妙了?昨天晚上才看你们牵手下来,关系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亲密了?快快从实招来,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是不是…”

  梓箐接过韦军的话,提高了声音,笑着对他说道:“喏,他们是叫你请客,可不是叫我请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