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24章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第2124章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可是胆子再肥,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指使和撑腰,他们也不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杀人放火。

  宇宙魔方悠悠转动,很轻易就将背后真相推衍出来,然后传递给梓箐。

  果不出梓箐所料,这次,竟然是真的有人在推动这一出剧情。跟他们说:zf正在打黑,那个黑老大包养的情人回来了,即便烧死了也是为zf分忧,大功一件。而且还可以得到宅基地,以后承包商征地,就可以分多少多少钱之类。

  那个人梓箐不看方的推衍,也能猜到是谁。

  茹梦之的老窝不在这,而且她的形象是正义和和平的天使,不可能会干出这种事。

  所以应该是姚静身后的势力!

  先前何月和姚静之间结下仇怨,后温亭昊坏了无数黑白道的利益,其中也包括姚静管爹以及她的黑道表哥的利益。

  奈何温亭昊派了人暗中监视他们,只要一动,就会被抓住把柄。

  所以他们便直接唆使这一家“无法无天”的精神病来对付何月。

  反正这一家人目光短浅,利令智昏。这家人生性冷血残暴,比那些混黑道的人有果而无不及,他们不当炮灰谁当。

  精神病一家人全家出动,不过他们也是精明,没有自己动手,而是在旁边指挥,让那个精神病证书的儿子做。

  如此一来,即便暴露,他们也可以推脱。大不了就说自己“管教不严”。

  梓箐心中杀意升腾,,从没有过一次,这么的痛恨“精神病”。

  前后门都被锁被堵,这个时候绝不能贸贸然把两位老人惊起,乱作一团,更难找到出路。

  梓箐听外面的动静,还在堆柴草泼汽油。

  脚尖点地,身体纵身一跃,跳到梁上,然后揭开瓦片。跳到外面。

  蒙蒙的月光下,精神病的父母正在院外指挥精神病泼汽油,“这边要泼,全都要泼上。”“把那捆麦秸杆抱过来堵上”

  看到的真相远比从宇宙魔方推衍中看到更让人愤恨和心寒。

  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这世上自有公道在,一而再的杀人放火,天容得了你,我也容不了!

  轻身跳到地面,身影如鬼魅一般掠到两人身后,银针陡然刺出,两具行将就木却包藏歹毒祸心的身体软绵绵倒下。

  梓箐一手拎了一个,疾步走到后院们,三两脚踢开堵在房门口的柴堆,拧开门,把这两个人丢了进去。

  这时,何家二老才听到动静,睡衣迷蒙地喊“谁啊。”

  何父摸摸索索的准备起床的声音。

  梓箐这才忙叫起两老,“爸,妈,快起来,有人要放火烧我们房子。”

  两人顿时大惊,一时间屋子里闹成一片。

  外面那精神病听到屋里的人醒了,想到先前父母交代的,要把这一家人都烧死在里面。

  立马划了火柴,刚一丢到浇了汽油的柴垛上,轰地燃起熊熊大火,顷刻间就将整间房子包了进去。

  精神病拍手吆喝。

  梓箐带着父母从房子里逃了出来。

  开始大喊救命,有人放火烧房子。

  人们纷纷从睡梦中惊醒,拿着瓢啊盆的就急急地赶来救火。

  梓箐只是暂时把那两人弄晕,很快就被周围灼热的气浪惊醒了,在里面大喊大叫救命。

  精神病虽然得病,却还认得自己父母,先前还拍手得意的叫嚷,此时就朝里面喊:“你们咋到里面去了?刚才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们”

  “救命,救命啊”

  火苗很快就吞噬他们的身体

  何家二老此时惊魂甫定,见自己家里什么时候有外人闯入,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救人要紧,连忙加入扑火的行列。

  看着在火中挣扎的两人,还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精神病,跳动的火苗

  一个更加阴狠的计划浮出脑海。

  不,不能让这两个杂碎就这么轻易死掉!太便宜他们了!

  梓箐喊道:“现在把火扑灭再救人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冲进火力才能把人救出来。”

  一边让人去准备湿被子湿毛巾,一边对那精神病说道:“你爸妈就要被烧死了,你难道不想救他们吗?”

  精神病朝着火的房子走近两步,被灼热的气流烤的惊叫一声,缩着就往后退,然后哇啦哇啦叫着跑远了。

  等人们把湿被子和毛巾拿出来,蒙上口鼻,披上湿被子,就冲进了火力

  将两人从里面拎了出来。

  差一点就烧糊了。

  看着两人胸口还在轻微跳动,不过这样的伤势肯定等不了救护车。

  罢了,谁叫自己一向那么的善良呢。

  从兜里拿出自己配置的强心丸,又顺手扎了针,确保他们不会立马死去。

  精神病的父母果真没死,不过已经烧成彻底的怪物,完全无法行动。只能让他们两个大儿子轮流照顾。

  既然能够纵容精神病为害相邻,甚至一度引以为傲,没人敢惹他们家几兄弟的。可想而知,他们本来就是那般的恣睢和冷漠的人,此时又怎会去照顾两个完全变成废人的丑八怪父母呢。于是像踢皮球一样,都不理。

  最后不过是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活生生被自己排泄物给淹没,长满蛆虫,悲惨、凄凉而死。

  至于这次纵火,把那个精神病抓来一问,真相大白。

  虽然他的话不足以成为证据,但是人们却已心知肚明,虽然不敢明着说,但是都知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老天爷开眼,总算是将这几个祸害收了去。

  这件事便就此不了了之。

  精神病没有父母的教唆和庇佑,变成真正的流浪者,与野狗抢食,最后连死在哪个旮旯也没人知道。或者人们压根儿就不想知道,包括他的两个哥哥。

  此是后话,且说何家这次被彻底烧个精光,两老痛哭一场,昏了几次,最后终于接受现实。

  梓箐将两老在县城宾馆安顿下来,便准备买房子的事情。

  至于火灾的后续事宜,因为先是有人挑拨,想将梓箐置于死地。

  此番事情败露,于是上层直接给当局施压。

  既然那两人是在何家出事的,便想将这顶杀人的帽子扣在何家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