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23章 又是那个精神病
  第2123章又是那个精神病

  何军对这个正直的善良的漂亮的,明明有一个牛掰的管爹,却又自强自立的女记者一见钟情。

  茹梦之又怎会看上一个二十五六岁却一事无成一无是处的乡巴佬呢,不过她并没有将对方对她的情意戳破,反而装作清纯一无所知的样子,表现的十分i昧,让何军更加无法自拔,甘愿成为她的忠实追随者和炮灰。

  最后,他们打着正义的,要铲除黑恶势力的旗帜,由他做茹梦之的内应,去打探何月和温亭昊的消息。

  何月当时哪里知道这些,她只以为哥哥是因为自己才进入黑道,心中只有深深的愧疚,没有半点设防。

  何军每次来看她,或者打电话,两兄妹谈话中,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动向告诉了对方。而她的动向又直接关系到整个帮派的计划。

  所以何月一步步落入对方设下的圈套。而茹梦之也正是因为对何月和温亭昊的行动了如指掌,让温亭昊的计划一次次落空。

  而唯一知道具体部署的只有何月,渐渐的对何月心生怀疑,茹梦之借着一次契机,趁虚而入

  何父道:“这段时间来村子里的人很多,有些说我们这里要搞旅游开发,有的说要建度假山庄,要规划,要征地,所以到处在那些外面打工的人都回来了,原来大家都不愿种的荒地,现在抢破了头的争。加上你这档子事,跟我们田地临近的人家竟是直接把我们的田地给分占了。”

  没想到这一两个月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人为财死,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那些人想把地占去,那就占去吧,几亩地还不至于让自己变穷,他们也不可能就能变得多富。

  何母抹泪道:“幸好你姑姑和叔婶他们还帮着说点话,让我们不要去跟他们争,他们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他们是因为嫉妒我们”

  姑姑道:“大嫂说的啥话呢,都是一家人。”她偏头看向梓箐,“我看小侄女就不是那样的人”

  何父埋头,抹了一把脸,“都是我们没用,说那些干什么”

  梓箐不由得感慨,没想到至亲的兄妹还抵不上亲戚之间的信任。

  不管怎么说,只要父母亲人对自己信任,她就没什么好失望感慨的。

  可是另一方面,梓箐不得不站在真正关心和信任自己的亲人角度上想,每天都听到别人在那里闲言碎语,用有色眼镜看人,光是想想那样的日子就心塞的很。既然这个地方已经被茹梦之搞臭,那就离开这里,给两老在城市里买一套房子,请保姆保镖照顾,比在这个旮旯里憋仄受人各种非议冷眼好的多。

  梓箐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三人都沉默,现在房子被烧了,只剩这两间勉强放两张床,现在是夏天还好,若是到了秋冬绵雨,根本就没办法住人。

  先前梓箐陆续寄的几十万,除了医药费营养费生活费,剩下的本来打算修房子,可是又遇上记者团采访,那何军就像是入了魔一样听信他们的话,把钱拿去招待,以及给他们买东西等等,还说人家是城里人,不能太寒碜了。所以剩下的钱也被他败光。

  可是如果真像何月说的那般,给他们在城里买房子,那将是一笔多大的费用啊。自己没出息,还连累儿女跟着受苦,想到这里,两位朴实的老人心里就更加难过。

  梓箐说道:“爸妈,姑姑,你们不要担心。你们用自己所有力量养育了我,现在是我报答你们的时候了。也正好让你们看看我的生活,没有辜负你们的信任和维护。”

  有钱什么都好说。每次任务,温亭昊都结算了雇佣费用,都是生死一线的营生,费用定然不少。梓箐以前没敢寄太多,其实就是担心这些事情,结果还是发生了。

  现在天色已晚,梓箐打算在家里和母亲凑合住一晚,明天一早到县城。

  母女俩躺着闲聊。梓箐挑挑拣拣说了自己做的事,反正不是伤天害理。让何母心中很是安慰,情绪平缓下来,渐渐沉睡了过去。

  凉风习习,虫鸣悠悠,原主的残念在这虽然破败却温馨的家中获得巨大慰籍。而且这段时间梓箐亡命奔波,折腾的够呛,此时精神放松下来,不由得睡意袭来。

  半睡半醒间,梓箐隐约觉得外面传来柴草拖动的西索声。完全是下意识的,一个激灵,便完全清醒了过来,睡意顿消。

  本就和衣而眠,梓箐轻手轻脚起身下床,还没推开门,就嗅到一股刺鼻的汽油味从门缝中透了过来。

  不好,有人要偷袭!

  她试着开门,却发现竟被锁上了。连忙跑到侧门,推了一下,也被柴草堆堵住。

  隐约中,梓箐听到有人低声的呵斥指挥,“这边,这边也浇上汽油”

  心中一动,竟然又是那个精神病!

  或者那个精神病的确有些智障或者人格障碍,所以凭他一个人是无法完成一场周密的祸害计划,而是有人在背后教唆指使!

  梓箐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家人便是依仗有一个精神病儿子,在村里横行无忌。看谁不顺眼,或者感觉别人热到他们了,就唆使精神病儿子去打人砍人,上门泼粪或者放火之类。

  精神病打人,被打了就打了,他是不会负任何法律责任的。

  即便被抓了关起来,可国家总不可能一直养一个闲人吧。在里面所有康复和生活费福利费都不是免费的,家里人脖子一横,没钱。最后还不是就放出来。

  所以人们对这家人恨之入骨,避之不及,偏偏又无可奈何。

  上次差点把何家二老烧死在家里,好像是说,何月家的房子当了他们家的风水之类。

  而这次,便是赤果果的为了他家的宅基地。因为他们觉得何家养了一个伤风败俗的女儿,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那些人已经把他们的田地分剥光了,就剩宅基地。再加上上次精神病儿子犯了那么大的时,也不过是到局子里吃几天免费“皇粮”,这不,又送了回来。反倒让他们胆子变得更肥。

  瞧,我是精神病,我杀人放火都不犯法,法律不仅不能制裁我,还要保护我呢,多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