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21章 亲疏(happyhecatd和氏璧)
  第2121章亲疏hppyhe和氏璧

  何母言辞闪烁,语气中带着疲惫。

  梓箐隐隐觉得不安,连忙追问,“妈,是家里出啥事了吗?”

  她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那家精神病,难道那个证书精神病这么快就被放出来,又来祸害别人了?

  何母说道:“月月啊,我们都知道你在外面很忙很辛苦你你可不可以回来一趟啊,我我们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一下”

  梓箐知道两老秉性敦厚,母亲说了那么多,最终目的却是让她回去问点事情。究竟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在电话中问,却要让自己回去,当面问?

  想来自己整个暑假都在外面疲于奔命,游走在刀尖上。家里遭受那么大的劫难,也没能陪在两老身边,现在温亭昊这里的事情也告一段落,自己也应该回去看看了。

  于是向温亭昊辞行:“马上要开学了,家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必须回去一趟。”

  温亭昊嗯了一声,“你去吧。若是有事,有人会帮你的。”顿了顿,补充一句:“大不了一切重新开始就是。”

  梓箐并不在乎对方说什么,可是当她回到家里后才知道对方后面那一句“重新开始”是什么意思了,也才知道,这些事件,若不是他暗中派人保护何家,或许家里又是另一个样子。那些对手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此是后话。

  不过对于此时的梓箐而言,两人近两个月的相处,数次“出生入死”的合作,也仅仅是让两人之间的生分淡了一些。

  梓箐略作收拾,便准备坐飞机回家。

  就在这时,保姆说有个记者要给她做个专访。

  梓箐毫不犹豫地拒绝。

  保姆犹犹豫豫的,递给她一张光碟,迟疑地说:“她说,你看了这个就会改变主意的。”

  梓箐将光碟放进碟机:摇晃的镜头中,几个人吵闹打作一团梓箐怒不可遏,走到窗户边,撩开窗帘,往大门处一看,只见那茹梦之也正看向她,扬了扬手中的碟子,笑得很是灿烂:“何小姐,这可是我的独家专访,你知道,现在的人就是喜欢看故事背后的真相,简直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呢。”

  梓箐眼睛微眯,视线扫过别墅周围,有几辆陌生的车辆,以及状若无意游荡的人。竟是有备而来。

  她不由得想到电话中何母的疲惫和忐忑,竟然都是这个女人搞出来的!

  冷笑了一声,山高水长,总有一天要让她得到报应!

  梓箐唰地拉上窗帘,懒得说也懒得这个时候跟她较劲,还是先回家去看看两位老人怎么样了。

  既然这女人去老家做了专访,定然也在那里引起轩然大波。人言可畏,恐怕此时两老实在有些扛不住了才不得已打的电话。

  一路不停歇,下了飞机就直接打了个长途的士,直到村口。

  暑假两个月时间她前前后后往家里汇了几十万,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何军和两老的恢复情况。有钱就是好,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护理,何军半个月前就出院,何父何母伤势也完全稳定,一个星期前回到家里。

  水泥路到村口就没了,梓箐刚下车,就觉察气氛有些异样。

  以前乡亲们看到她都会亲热的打招呼,甚至是主动站在垭口喊何家,说他们女儿回来了。于是两个老人就急急的跑来帮她拿行李什么的。在原主的初中时代记忆中便是如此场景。

  可是现在,她发现大家都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窃窃私语“啧啧,还好意思回来啊?”“听说被一个啥老板包养了”“还真是看不出来了,以前多腼腆的,竟是这个样子”

  深谙人情世故的她立马就猜到这些人带着探寻和鄙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试想,一个还在读书的女娃子,凭啥别人一个壮劳力一年也就赚个万把块钱,她却一下子就给家里寄了几十万?肯定是不学好,干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下贱事。

  梓箐原本还准备了一些零碎糖果小吃等等,因为村口总会聚集一些村中小孩子和叔婶相邻。当初家中突发大火,也承蒙相邻搭手,也算聊表谢意。

  可是见这些人都用这种眼神看着她,还用那种阴阳怪气地说在外面干啥事挣那么多钱,要不给他们也介绍个工作之类。

  含混打个招呼,便急急往家里赶。

  远远的,看到掩映在林中的灰黑瓦片,透着几分凄清之感。梓箐心中不由得隐隐担忧,此刻,终于有些明白临行前温亭昊说的“大不了一切重新开始”的含义了。

  刚走到院外,就听到屋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何军带着正义凛然的怒斥,父亲剧烈的咳嗽,母亲殷殷规劝压抑的哭泣声。

  听他们声音,梓箐心中竟然第一个念头是:他们身体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鬼使神差的,她没有立马推门进去,而是站在院门口。

  “我不管,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出去,我可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骂,靠自己妹妹卖的钱过日子,我还算是个男人吗?”是何军的声音。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传来。

  “放屁,不许你这么说自己的妹妹。现在都是道听途说,她可是全国的文科状元,她怎么可能去干那些事!”

  何母哭泣着,疲惫地说道:“是啊,我也不相信你妹妹是那样的人,你不能随便听别人说一句就相信啊,这几个月来家里接连发生那么多事情,要不是你妹妹,我们”

  何军怒气冲冲地嚷嚷,“不是我不相信她。可是现在你们让我怎么相信?你们难道没听到吗没看到吗?所有人都在说,所有人都在背后戳我们脊梁骨,说我们是靠她在外面赚的脏钱来养我们的。让我无比恶心,要是当初知道她是用这种脏钱付的医药费,我死也不要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你们谁也不要拦我!”

  梓箐刚才回来就引起村里人注意,有好事者跟随而来,看她站在门口,于是他们也在不远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有怜悯的有同情的,也有鄙夷和讽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