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20章 人心(很少幾朵花和氏璧)
  第2120章人心很少幾朵花和氏璧

  不过温亭昊的野心更大,他不仅要把整个基地吃下来,还要利用这批货把别人的钱榨干。请大家看最全!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资源合理利用”。

  当明白温亭昊的真实意图后,莫名的,梓箐觉得心潮澎湃。她想到一个词,以暴制暴,以黑吃黑。

  更何况,这个法则濒临崩溃的社会秩序,又哪里分得清黑白,不过是钱权交易而已。

  索性,这条道,她走定了。

  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要当一个老大,定然要维护各方面势力的利益,共赢,才能做的长久。可是他这样一来,可就不仅仅是损害别人利益这么简单,简直就是斩草除根,釜底抽薪,势必将自己推到众矢之的的位置。

  梓箐突然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温亭昊就像是对这句话期待已久,嘴角扬起一个笑意:“我还以为一直都不问我了呢。”见梓箐又偏过头去,顿觉有些讪讪,顿了顿补充道:“你会知道的。”

  罢了,问了等于没问。

  基地里守卫非常森严,可谓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全都是荷枪实弹的亡命之徒,动辄杀人,都不带眨下眼睛的。

  所以只有比他们更狠辣的手段和更强大的实力才行。

  两人配合默契,直接杀将进去。

  梓箐这时才真正见识到温亭昊的真正实力,迅捷如闪电,力量之强大,攻击手法之刁钻,没有几十年的修炼绝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还有那狠辣果决的心性,即便他是黑道老大,可是未免太决绝了点。

  可他明明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难道?他是重生的?穿越的?

  拿下基地后,将所有u品汇集起来,竟有几十吨!

  然后广发“英雄帖”,不来买的话就直接将其毁掉!

  众u枭大惊,没想到那个一向拐杖的昊老大竟然真的将文里吃下来了。那里可是全民勾结,外人根本打不进去。若是能吃下来,他们早就那么干了。

  下线频频催促,货源紧张,急需补充。所以无论如何,这批货还是要交易的。

  不过却的让他也吃点苦头,于是各方大佬们进行了几方会谈,商议,正好趁此机会把这个眼中钉干掉!

  他们如此大动作,机关不可能不知道,却没有丝毫动静。他们现在更愿意看他们狗咬狗,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利。同时还可以将黑道势力重新洗牌,纳入他们的掌控之中。

  温亭昊早就知道这些人的算盘,若是当面银货交易,很容易被对方端了。直接几颗火箭弹,饶是自己穿着金甲也逃不掉。

  索性来个记号式交易,就是约定在什么地方提货,然后网上转账。

  他们也想过直接拿了货就跑路,可是半天没到,就全军覆没。甚至连老大也被暗杀。hei帮中从来就不缺老大,一个挂了,后面还有排着队的要坐那个老大的位置了。于是新上任的老大为了手下一众小弟的生计,只得按照温亭昊的提议。提货,转账。

  几十吨货物陆续处理出去。可是让人们更心塞的是,温亭昊竟然会把他们出卖。

  将他们的藏货地点告诉当局。本来嘛,他们之间就是有交易的,可是你却赤果果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对方,他们是去抓呢还是不抓呢?

  结果是,他们将自己接到的消息告诉了hei帮,然后延迟时间去抓,让他们转移了再去。

  本来况老大利用上次茹梦之的事情,已经拿到地皮,可是最后与众人一番商议,他拿下来,再转手给温亭昊,不就便宜了那个眼中钉了么。索性,就向外公布,这块地,干脆zf主持,开发。

  根据x的发展形势,所以建成一个综合商业圈。然后分给承包商建设

  温亭昊扫了一眼新闻,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神情说不出的疲惫。

  经过这次事件,阿东的身份败露,竟是从一开始就是派出来的卧底,本想跟着他掩饰自己的身份,然后跟随一个老大,慢慢深入却没想到温亭昊异军突起,成为老大,而他则顺理成章成为温亭昊最铁的兄弟和左膀右臂。

  只不过他有他的使命。

  温亭昊没有为难他,而他的身份揭穿后自然无法在这里混下去,被秘密派往其他地方了。

  兜兜转转一圈,最后竟还是这样的结局。

  这是梓箐第一次看见温亭昊这种状态。希望计划落空,兄弟竟是卧底!

  的确,绞入了这样的漩涡,除非将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部铲除,否则是无法善了。

  可是她现在也是焦灼,这次事情闹大,黑白两道都对温亭昊展开围杀。她这个“地下情人”也不例外。

  她必须尽快赶回去,给何家二老安排一个安全所在。现在寄希望于自己的身份信息还没有曝光出去。

  其实梓箐多虑了,当初在夜总会被茹梦之拍到她和温亭昊在一起的照片后,茹梦之就已经用她的主角魅力,向主编申请成立了一个专栏,专门报道“黑老大地下情人的沉浮始末”,就像连载一样。然后兢兢业业一点点地深挖梓箐的底细。

  此时,茹梦之正在镜头前,将自己收集到梓箐跟那个黑帮老大的证据一一摆在何家两老面前。

  两老看着照片里的女儿,完全变了一个人样,抑制不住的悲伤痛哭。

  相视一眼,他们仍旧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何军怒不可遏,将父母手中的照片一把夺过来,狂躁地撕碎,然后狠狠砸在地上,再用脚狠狠的踩,“爸妈,人是会变的,何月已经不是你们心中那个乖女儿了。她现在已经堕落了,她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bi”

  “你给我住口”“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住院的钱都是她挣来的”

  “我宁愿去死也不用这些脏钱”

  一家人争吵起来,不可开交。

  茹梦之一边装模作样的劝架一边示意让摄影师将这些全部拍下来。

  梓箐总觉得这段时间心神不宁,就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她正要跟温亭昊辞行,便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月月啊,那个你你在外面还好吧?没有受委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