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19章 共愤
  第2119章共愤

  梓箐紧走几步上前,扬起手,啪啪啪扇了茹梦之几个耳光。

  “去n的自由,侵犯别人的人身权利还好意思谈新闻自由。lz就是打了你又怎样?别以为有一个隐形官爹就了不起,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茹梦之被打的花容失色,一手捂着脸颊,一手指着梓箐,“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我有个当官的父亲又怎样,可是我从来就没依靠过他什么,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奋斗。”

  “呵,好一个我的奋斗!”梓箐轻嗤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呵,就凭一个小小记者你就能买的起这一身名牌?还有你身上喷的香水,有些人一年的工资都不够买一克。是,你可以说那都是你那个当小三的母亲给你的。你也不用你高才生的脑袋好好想想,你母亲高中辍学就去酒店当服务员,结果就服务到你男人了,那个男人给她买车买房。你以为一个女人没有工作,这几十年所有奢侈生活都是天上掉的吗?说白了,还是你并不想承认的爹在供养你们母女。”

  其实梓箐本来不想跟这些举着各种“自由”的媒体人打交道,只要被盯上,就如附骨之蛆一样。

  打算直接从小门离开,毕竟明天就要开始行动,她还要去做一些准备,没心情跟这个女人在这里纠缠。至少此时此地,并不适合解决前世恩怨。

  可是当听茹梦之说到“这一切都是我的奋斗”时,她实在忍不住停下脚步呛了两句。

  茹梦之身体轻轻颤抖,突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好可怕,她是怎么知道她们家庭秘辛的?

  “你你血口喷人”

  梓箐扬了扬下巴:“你想想,你的娇蛮任性闯了多少祸?你真的以为别人是看在你长的漂亮你魅力过人才没有让你人间蒸发吗?错了,是因为你那个你并不承认的管爹,是他在罩着你。你还好意思说都是自己的奋斗?啃老不可耻,可耻的是啃老而不自知。抛开你爹那些钱究竟是怎么来的,单凭他供养你如此优渥的生活,至少你应该对其抱着感恩之心。”

  原主的记忆中,何月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段去报复姚静等人,可是世上哪有不漏风的墙。不知怎么的,被茹梦之逮住,便对那些时间进行“跟踪”报道,最后所有证据都指向是何月干的,然后又深挖出事件根源。

  在报纸上连载,说何月是一个何等可怜更可恶的人。她人生不幸,却让更多人跟她一样的不幸。姚静等人虽然在学生时代对她存有偏见,但是都是孩子,可她却如此记仇,还用那么恶毒的手段去报复如此种种。

  偏偏那个时候,原主哥哥何军接受了茹梦之几次采访,被对方的正义和美貌所吸引,也觉得自己妹妹做的有点过分

  这些记忆,让梓箐对这个女人无比厌恶。

  所有错误都可以用少不更事当借口?都可以被原谅?那么被她们迫害的人呢?她们的人生该从何得到公道?哦,敢情人家因此记仇了,便是人家太小肚鸡肠太心胸狭隘了,便是人家不对了?

  梓箐轻蔑的道:“哦,我忘了,你是一个多么善良,自力更生而且自强自立的女子,想必你并不会因为别人扇了你几个耳光而嫉恨在心吧?”

  茹梦之被梓箐打懵了,骂晕了,愣怔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望着梓箐背影哭着喊道:“何月,我不会放过你的”

  梓箐懒得管,“不会放过我,我好怕怕哦。”

  阿东扒开人群,挡在梓箐面前,看似劝架护着梓箐,实际上是怕梓箐再伤害到这个娇娇女。

  梓箐视线淡淡从阿东背影上扫过,她差点忘了,这些记者来的如此突然及时,难道都是他搞的鬼?

  她突然想到温亭昊宁愿让自己这个“新手”也不愿让阿东陪着,莫非他早就嗅出这一场钱权交易中,阿东也掺了一脚?

  梓箐和温亭昊坐在一辆普通出租车上,辗转几趟,终于甩掉各路眼线。

  三天后,到达一个边境小镇。

  做了简单的补给后继续向边境出发。

  梓箐一直跟着温亭昊的步伐,两人一路沉默。

  她尽可能保存自己的体力,也幸好自己这段时间锻炼和调理,勉强跟的上。

  就在她以为他们就这样两条腿走到文里,跟那些u枭谈判时,两人来到一座沙丘上,他举目眺望,确定了方位,然后对身后梓箐说道:“就在这等我。”然后跳下沙丘,往另一个沙丘跑去。

  之间他在沙丘周围抖了抖,黄沙便扑簌簌话落,露出一个黄布大包。他扯着一端,猛地一拉,一辆彪悍越野跃入视线。

  梓箐一看这车便是经过改装的,足以应付戈壁环境。

  两人绕着戈壁转了一圈,终于越过边境线,然后在林中停了车,用树枝做好伪装。

  梓箐终于明白,他提前一天,而且故意走人迹罕至的路线,便是要绕到对方的后方,知己知彼。

  心中不由得疑惑,这不像是来谈判的,他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他想

  梓箐猜的没错,温亭昊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这次两方大佬的会谈早在半年前就议定好的,并把一切计划好,就是想借助这次会谈干掉他,将整个南岸地区的地下势力重新整合。

  原因很简单,他太不听话了,阻扰了太多人的财路。

  以前那些黑吃黑,假公济私,劫富济贫的小打小闹就不说了,顶天就是几百千万的勾当。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块地皮,在x市寸土寸金的地方,价值数十亿。若是再建一个商业圈,就是一个聚宝盆,摇钱树。

  可是他倒好,竟然会去听从民众意愿,要建一个大型中央公园!

  他以为他是谁?那么大仁大义!

  你那么有钱,那行,你要假公济私,你拿自个的钱出来建福利机构不就行了么,凭什么要损害别人的利益呢?

  而且这块地皮的从购买、规划、建设以及最后的承包等等,每个环节周围,早已围满了等着分而食之的人。又岂容他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来坏了他们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