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16章 潜藏的交易
  第2116章潜藏的交易

  为了延迟被发现的时间,梓箐将两具尸体拖进其中一个隔间,顺便用拖把把地上的血迹拖了一下,并将其抵在门上。

  推开窗户,夜风袭来,视线中整座城市尽收眼底,华灯璀璨。

  这里可是二十多层的高楼,让梓箐不由得怀念可以修炼仙术,可以御空飞行的自由。

  不过她现在武术已基本上和这幅身体融合,身上有细钢索飞爪等,应该能离开这个地方。

  虽然从现在看来,温亭昊并没有杀自己和为难自己家人,可是她从来就不喜欢把自己生命押在别人身上。只要离开他,就能掌握自己的人生主动权了。

  梓箐正打算从卫生间的窗户翻出去时,听到外面传来吵杂的脚步声和枪击的声音。

  枪击?心中不由得一紧,莫非他们谈崩了?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女人神情惊恐地朝这边跑来,直直冲开卫生间钻了进去。

  因为门上并没有安反锁装置,梓箐只用一根扫帚抵在门后,被这个疯狂的女人直接撞断。

  梓箐正爬在窗户口,就听茹梦之冲进来就抓起挂在胸前的相机朝她猛拍,一边拍还一边啊啊的大叫,“啊,你你要跳楼?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她好像已经忘了,刚才她自己还在这里杀了一个人呢。怎么突然间就变得那么善良起来了。

  紧接着,外面吵杂声传来,温亭昊以及那中年男人带着一众保镖冲了过来。

  “梦梦之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中年男人很是意外地看着茹梦之。

  茹梦之先发制人,咋咋呼呼起来:“我我自然是接到有人报告,说说这里有不正当交易。于是我就过来咯。果真如此,澳门赌博网站:现在都逼的客人要跳楼自杀了”

  当她说到“不正当交易”时,中年人脸肉不自然地抽搐一下,杀意不经意泄露出来,不过还是被他用一幅关切的神情掩盖了过去。

  “哎,真是胡闹,况叔叔的会所里怎会有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呢?是谁告诉你的,告诉况叔叔,况叔叔叫人把他好好修理一番,免得你再被欺骗了。”

  茹梦之撅着嘴,正要说出透露线索的人,却见几个保镖冲进卫生间,挨个,一下子就发现了里面的两具尸体。

  茹梦之又啊地跳起来,“啊,有死人了”一边叫嚷往后退,一边竟还不忘拿起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不得不说她这个记者当的还真是够敬业的。

  温亭昊视线落在梓箐身上,梓箐回望过去,尽管她并不在乎那啥“大嫂”的身份,可是她并不喜欢被人误会,正要解释一下。不知为什么,她竟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一丝失望的痛色。

  心道:这个行事凌厉狠辣的怪胎竟然也会有心底柔软的一面?

  况老大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对温亭昊说道:“昊老大,这就是你的好手下干的?!哼,看来我们之间的事情也需要再议议了。”

  转过头,立马换上一幅长辈的慈爱表情,对茹梦之说道:“梦之小姐,这完全就是一场意外。看在我和你父亲交情的份上,不要把这里的事情报道出去。把相机留下,我便不为难你了。欢子,送梦之小姐离开。”

  “我来这里就是要报道真相,要给民众一个交代,现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命案,你们不能剥夺民众知晓真相的权利。”茹梦之昂了昂下巴,言辞振振地说道。

  那个叫欢子的保镖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相机,熟练拆下上面的内存卡片。当着众人的面,将其用手指捏碎,丢进洗手池里,放水冲走。然后将相机还给了对方。

  就在他正要带茹梦之离开的时候,梓箐已经从窗户上跳下来,站到茹梦之面前,后者猛地捂住胸口做防御装,后退两步,问道:“你要干什么,不要杀我啊”一边说一边下意识朝厕所隔间里瞟两眼,那意思就是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了,也会对我不利。

  梓箐冷笑,“哼,杀你?别把每个人都看成和你一样,杀了人,还觉得别人的血弄脏了自己的手。话说,看你这一幅柔柔弱弱的样子,下手还挺重的嘛,难道不知道打晕人的力量和杀人的力量并没有分别吗?”

  梓箐不理会被戳穿的茹梦之一幅无辜的样子,继续说道:“我承认我是杀了人,可我是出于自卫。你们完全可以去检查她身上的伤和刀。倒是你,茹梦之小姐,刚才在这里杀了一个服务员,然后脱下对方的衣裳,再出去偷拍。现在却反倒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你在给谁装无辜装清纯啊。”

  说这些话的时候,梓箐视线余光不经意瞟了眼温亭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对方眼中的痛色消失,转而是一种惯有的云淡风轻。

  现场伙不是黑道老大就是杀手保镖,手段心性老练的很,一看那个被扒光的服务员尸体,以及茹梦之身上的衣裳,便一目了然。

  茹梦之脸一阵红一阵白,摆着双手急切地辩解道:“况叔叔,这这个女人她污蔑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只是想要向她借一下工作服嘛,可是她不仅不帮我,还要揭发我,呜呜”

  说着说着,茹梦之眼睛里就噙满泪水,一边哭着摇头一边朝后退,无比委屈的样子,“我也是出于自卫。再说,我我只是想要知道这里面的真相,我并没想过要杀她,只是用酒瓶轻轻敲了她一下,我真没想过要杀人的。哦,是了,一定是她先前晕倒,醒来就看到这个女人杀了人,才被这个女人灭口了的”

  梓箐冷哼一声,“记者不愧为记者,不是要真相吗?不是说一切都以事实为依据吗?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她身上有几处伤口,致命伤是什么,一查便知。把另一张内存卡片交出来!”

  茹梦之哇地哭出声,从胸口项链里扣出一张比指甲盖还小的卡片,砸给梓箐。然后哭着跑了。